閉嘴,讓我當騎士!

雷文写手。

宿桑

帕梦|牢笼

*不知道算不算ooc(反正高桥大大都已经(小声的
*囚禁梗
*各种放飞自我
*总之就是慎入

他失去了对时间的概念。

第二次被帕拉德强制带走的宝生永梦,这一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并不在上一回遇到古纳法德的地方。
而如今的状况,他大概也明白了,恐怕他是被帕拉德私自囚禁起来,不只是不让人类方的飞彩他们找到,恐怕连敌方的Bugster们也不知道帕拉德把他带到了这个地方。

“你是我的东西哦。”

孩子气而残忍的单方面宣告,令人匪夷所思的,最天真的笑容却出现在了一个恶魔身上。
帕拉德带着残酷意味的简单陈述句,奠定了宝生永梦现在生活的基调。

——如同宠物一般的被帕拉德给圈养了起来,几乎被剥夺了所有人类的自由权利。

但与他悲惨处境相反的,是略显豪华的、宝生永梦如今的「居所」。

房间的面积大概有二十平米,里面的设备也很齐全,沙发、茶几之类的基本设施都有。一旁的小圆桌上是杂七杂八的游戏机和游戏光盘,而靠着墙的书架上则是帕拉德放上的漫画书和游戏公式书。如果愿意玩的话,甚至连他一直在找的绝版游戏都罗列整齐的摆在房间墙角。

帕拉德就像是小孩子一样,把他能想到的最好的东西,都放到了宝生永梦的面前。

如果不是身为囚徒的话,这对爱好游戏的宝生永梦来说,也是过去他曾向往过的理想生活。

——但无论如何都不是现在的模样。

——自己大概已经不在城市里了。
宝生永梦能够清醒的意识到这一点。

不仅听不到有其他人活动的声音,就算是经过车辆的声音也很稀少,按照常理来推测的话,如今或许他正在远离城市的某处郊外。

所以如今,日复一日的,宝生永梦只能见到带着虚假笑容面具的帕拉德。

——想要逃走。
——一定要逃走。
宝生永梦深藏在内心的祈望愈演愈烈。

第一次的逃跑并不成功,在他费尽心思打开的门后,是对他露出冰冷表情的帕拉德。如今想起来也真是可笑,居然以为能从帕拉德那里能偷到钥匙。

他像是被套上枷锁的猎物,明明另一头牵制住锁链的就是捕获他的猎人,他却还是妄想逃脱如今的不能改变的局面。

而第二次近乎成功的尝试,更是让宝生永梦带上了如今一直束缚住他的刑具。

——黑色的狗链拴住了他的脖颈,右手被黑色的锁链锁住,连行动范围都被限制在了床的周围,活动最远的距离也不过是到厕所。

帕拉德,似乎真的因为生气而开始把他当做玩具对待。

宝生永梦没有时间概念。

从排风扇里隐约透出的光线只能让永梦大概知道现在是白天还是晚上。
时间越来越长,因为总要在黑暗里等很久才会有新的光出现。
时间也越来越短,因为本就微弱的光线,总是在他还没抓住的时候就消失殆尽。

白天和黑夜对永梦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
——反正每一天都是一成不变的。
到底在这个狭窄漆黑的房间呆了多久,这个问题如今也已经不会困扰他了。

每次醒来的时候,宝生永梦都会看见帕拉德,如果不是在一旁开着静音模式玩游戏的话,就是在单纯的看着他睡觉的样子。
最开始还会因此而感到有些害羞,而如今却已经习惯了。事实上,如今的拘禁生活,他有大半的时间都是和帕拉德一起渡过的。

永梦明白帕拉德相当在意——或者说喜欢自己。
仿佛永远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多过分的事,总是露出最天真的一面,向被他带上了枷锁的自己撒娇,不分时宜的要自己陪他玩各种游戏。明明如今房间里的游戏也玩过了大半,但帕拉德却完全没有腻味的意思,反而和自己待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长。

宝生永梦能感受到帕拉德从内心涌起的满足和愉快,但他也正因此而感到恐惧——帕拉德的越发满足,正是在提醒他再也无法回到过去。

无数次想要去询问,自己外面的伙伴怎么样额,外面的时间到底如何了——
但到最后永梦也没有问出口,因为明白即使问了也不会有答复。
毕竟他现在只是一介囚徒。

或许是接连好几次被帕拉德附身的原因,但更多的可能是这段时间自己的消极饮食,永梦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开始变得越来越差,而因此引起的,他醒着的时间也变得越来越短。

这一点自然帕拉德也发现了。
帕拉德非常了解人类,人类是一种极其脆弱的生物,不同于bugster,bugster不需要进食,不需要休息,更不需要睡眠,而人类相反,人类太柔弱了,所以他们什么都需要。
如今的永梦,如果不采取一些措施的话,恐怕很快就会患上人类的疾病。

——而这是帕拉德不允许的。

帕拉德一直注视着永梦,所以他对这名人类男性的喜好了若指掌。如今,他除了一日三餐外,常常还会带一些起来的零嘴小吃回来,大多都是他在人类论坛上看到,再按照永梦口味推测选择的食物。

——但现在看来都不是宝生永梦喜欢的。

——不,他或许讨厌的是囚禁他的自己给他的食物吧?
帕拉德再一次强行给宝生永梦喂食的时候突然明白了。
——但是,即便如此,他也是不会放手的。
此时他的脸上,仍旧是残酷而黑暗的笑颜。

“我想吃海鲜锅。”
身体已经虚弱到一定程度的宝生永梦,某日突然对帕拉德说到。

“好。”
帕拉德放下游戏机,他对此而感到意外,因为他印象中的永梦并不喜欢海鲜,他甚至没有永梦吃过海鲜的记忆,虽然永梦现在的身体还不适合吃这种过于刺激的食品,但只要他愿意开始吃东西,那么就是一件好事。
并且,一直对他抗拒无比的永梦,头一次对他提出要求,他是绝对不会拒绝的。

但帕拉德不会知道,永梦也不会告诉他的是,在被bugster病毒感染之前,他就发现自己对海鲜有严重的过敏反应。自然,在之后的生活里,他从来没有吃过海鲜,但也没有对别人说过这件事,所以帕拉德是不知道他的这个小秘密的。

实际上,在一起生活了数日,帕拉德总是会满足他的各种需求,几乎不会拒绝他的任何要求。
——当然,除了放他离开这一件事。

不过当帕拉德真的把海鲜锅连锅都一起带回来的时候,宝生永梦,从「入住」这里开始计算,看着面前身材高大的卷发男性,头一次发出了笑声。
——这人到底怎么做到的才会让店员同意他把锅也一起带回来啊?

分不清昼夜,不过永梦打算把这顿饭当做自己晚安前的食物。

“帕拉德喜欢吃海鲜吗?”
永梦帮着帕拉德把茶几上的游戏机挪走,把海鲜锅放在了上面。

“bugster不需要进食。”帕拉德在一旁盘腿坐下,显然对海鲜锅不感兴趣,“比起食物还是游戏机更好。”

“但是的确很好吃哦。”永梦把筷子递给帕拉德,像是诱导发现新事物而不敢接近的小朋友,“这个世界除了游戏之外还有很多有趣的事情的,今天你可以尝试一下这个哦。”

略显青涩的青年,对帕拉德如此说到,眼睛晶亮亮的注视着他,像是某种惹人心颤的小动物。

“……”帕拉德放下游戏机,宝生永梦真的是很奇妙的一种生物,总是能够轻易的打动他,“那我不客气了。”

结果出乎永梦意外的,一大锅的海鲜锅居然被两个人就解决完了,根本猜想不到,原本对食物不感兴趣的帕拉德,居然成为了消灭海鲜锅的主力。

——果然还是个孩子啊,帕拉德。
宝生永梦心情莫名的略微轻松起来。
“帕拉德,谢谢你。”
他对着bugster,如此真诚的感谢到。

帕拉德几乎是有些惊喜的看着他,连耳尖都在永梦的注视下开始微微染红。

永梦不知道帕拉德到底想了些什么,不过这一局游戏,他想要抢先退场了。

帕拉德发现变故是在半夜,宝生永梦用自己证明了海鲜严重过敏的人反应到底会有多强烈。

皮肤上全是红色的小疙瘩,呼吸道水肿,但却不停的因为反胃而呕吐出胃里的食物残渣,尽管永梦尽量避免吐在床上,但床单难免还是因此而弄脏了。

浑身冷汗,因为痛苦而不停的在床上翻滚,这就是帕拉德回来后看到的画面。

帕拉德身为bugster,但与身为医生的宝生永梦共享记忆的他,自然也有着医学常识,有着如此强烈的过敏反应,到底会带来什么,他也是知道的。

动作粗暴的抓住宝生永梦的衣领,帕拉德像搬弄破旧的玩具一样把他拖到了盥洗室,按照记忆里永梦做医生时清洗手指的方式清洗完自己的手指。

“你的命运只能由我来决定。”
帕拉德凑近永梦的耳畔,不带有任何表情或情感,只是在一字一句清晰的陈述事实。
紧接着帕拉德捏住人类的下颚,力度大到简直要留下淤青,然后将另一只手的手指伸入他的口腔,压迫抠弄着他的舌根,逼他不得不吐出堵住喉咙的残渣。
“我会好好清理干净。”
“不要忘记了你为什么会活到现在。”

呼吸道和喉咙被帕拉德用最粗暴但也最有效的方式清理干净,宝生永梦头一次怨恨起了自己医生的身份。
在被拖回卧室后,帕拉德以bugster的方式消失但瞬间后又重新回来,不同的是,这次他手上多了白色的塑料袋。

“吃下去,M。”
高大的bugster如此命令。

“……我不要。”
呼吸仍旧显得痛苦,永梦艰难的从声带里挤出字句。

“吃下去。”
帕拉德再次命令,但这次他没有给永梦回答的时间,bugster再次牵制住还留有手指瘀痕的永梦的下颚,将白色的药片丢进自己的嘴里,干脆的封住了面前人类的嘴。

“唔——!!”
宝生永梦几乎是惊愕的,拼命的推开高大的青年,但人类的力量无论如何都是远不及bugster的,更别说在这种他身体还非常虚弱的状态下。

帕拉德把永梦想要闭上嘴的动作制止,从齿缝间把被唾液溶得形状模糊的药片送入,推开人类黏腻的舌头,逼得他不得不吞下去。

但帕拉德没有在达成自己的目的后就简单的退出来,他像是一个发现新大陆的冒险家,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一般侵占着宝生永梦的口腔,逼着他的舌头不得不同自己一起起舞,贪婪的攻占发掘着每一寸的土地。

帕拉德完成了一个不完整的吻。
这是他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事情。
bugster应该是没有心的,但此刻,帕拉德的本无作用的心脏却以前所未有强烈气势的跳动起来,彰显着它的存在感。

“咳咳……哈……咳……”
宝生永梦喘息着,在他和帕拉德之间牵起了一条银丝。

“啧……好苦。”
帕拉德瘪了瘪嘴,他向来不需要进食,如果要吃东西也是小孩子口味,虽然接吻的感觉很奇妙,但没有糖衣的药片的确让他也有些不满。

“永梦,你的表情很有趣哦。”
他看着人类涨红的脸,露出愉快而轻松的表情。
——如果不愿意吃药的话,那么他倒是很愿意帮他喂下去。

帕拉德,此刻还没有完全意识到自己行为举动的含义,但却从心底明白了一件事。
——自己大概再也不会让宝生永梦脱离自己的视野了。

但这件事还是让帕拉德对永梦采取了惩罚措施。
脖颈和锁住右手的锁链都收到了很短,如今的活动范围只剩下床,其他东西也都放到了他拿不到的地方。
而帕拉德只是在他进食或者需要排泄的时候才会出现,但也根本不会同他交流。
也就是,在对他使用冷暴力。

宝生永梦,也开始发现自己的异常,他对着帕拉德产生心理依赖,这并不是好迹象。虽然领域不同,但学过医的他姑且也了解一些这方面的知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但在惩罚的第四天出现了转机。

缓慢旋转的排风扇被永梦随手丢过去的数据线卡住了,一只灰绿色的小鸟却从那里飞了进来。

昏暗的光线下,小鸟落在床边,永梦只是小心翼翼的看着这位入侵者,希望它能再多呆一会儿。

——————————————

宝生永梦背着他有了秘密。

看着逐渐恢复生气,眼睛也不总是追随着他的宝生永梦,帕拉德虽然表面上没有显露,但内心他却焦躁不已。
宝生永梦是他一直注视着的人类,因为无时无刻不在看着他,所以帕拉德才无法忍受他有自己不知道的秘密。

——明明如今的他已经完全只能在自己的掌心起舞了。

帕拉德不知道自己的心情叫做独占欲。
他没有真实的驯养过宠物的经历,毕竟游戏机里的养成游戏再好玩,也和现实是不一样的,更不必说宝生永梦本就是一个不容易受控制的人类。

“你是我的东西。”
从到这里的第一天苏醒开始,他就给他灌输着这种观念。

宝生永梦就像是一头美丽而强大的幼龙,虽然缺乏很多东西,却足以让他的内心沸腾不已。

明明从一开始陪伴在他身边的就是自己,但这些后来的人,凭什么和自己争夺宝物?
——这样的宝生永梦只会是他的。

散发着黄色昏暗柔光的壁灯下,宝生永梦蜷缩成一团,以仿佛在母亲羊水里的婴儿姿势陷入了睡眠。

黑色的锁链与他越来越白的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
——但这不是我的错。
——全都是因为你想逃走。
——明明给了你第一次的机会,为什么还要忤逆我呢?

帕拉德轻轻的拉过宝生永梦的右手,帮他解开了枷锁的束缚。
因为想要挣脱的欲望,让宝生永梦的右手手腕留下了不少的伤痕,原本印记已经褪去了很多,但就是这两天,却又重新开始大量的出现。

你在背着我做些什么呢?永梦?

帕拉德慢慢舔舐着人类手腕的伤口,把铁锈味道都吞噬殆尽。
帕拉德,正如狩猎的狮子,慢慢的享受着自己的猎物。

相比从前,宝生永梦的脸已经有些凹陷下去,基本上看不出原本婴儿肥的痕迹了。

帕拉德略有些不满的用指腹蹭了蹭宝生永梦的脸颊,后者或许终于感觉到了痒,便抽回自己的手,躲开了帕拉德的动作。

帕拉德不满的躺下抱住了宝生永梦。
像是小孩子一般置气的把人类完全抱在了自己怀里,对于身材高大的帕拉德来说这并不是一个让他为难的姿势,更别说永梦现在比起当初身形还要小了一圈。

宝生永梦并没有被帕拉德弄醒,或许是因为身体比以前虚弱得多,永梦更加嗜睡的同时,警觉性也下降了很多——可以说,除了内心,再也看不出任何强者的味道了

——但我是不会放手的哦。
帕拉德在内心默念。
——因为我们如果不在一起玩,那么就没有意义了。

所以更加的无法忍受,宝生永梦再次有了他自己的秘密。

如今开始渐渐恢复生气。
——他是找到了我之外的精神支柱吗?

“这是不允许的哦。”
帕拉德靠近永梦的耳畔小声吐息。
“你只能看着我。”

非常顺利的,在第三天的时候逮住了不速之客。

那是一只灰绿色的麻雀,圆滚滚的身躯从排风扇缝隙的笨拙的钻过来,甚至还头重脚轻的摔了一跤。

但宝生永梦却因此而露出笑容。

宝生永梦张开手心,示意它啄食自己掌心的面包屑,显然一人一鸟这样的交往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而宝生永梦在这个房间里背着他露出温柔无比的表情也不是第一次了。

——那或许是他一辈子也不会对自己露出的姿态。
嫉妒的火焰在帕拉德的心底熊熊燃烧起来。
——明明已经排除了所有的人类,连自己的bugster同伴也不允许他们来触碰你,为什么你连那种弱小的鸟都能包容,却不能稍微喜欢我一点呢?
——为什么那种表情要对着别人露出呢?

阴暗而粘稠的情感暗自滋生,仇恨的种子在心脏里悄然发芽。

“永梦,我有礼物给你。”
帕拉德的笑脸,是这几天永梦看到的最灿烂的一次。
他手里的东西罩着黑布,永梦分辨不出这所谓的礼物到底是什么。

不过如今他也并不在意,他担心的是为什么今天过了时间,那只小鸟为什么还不来。

“喂,永梦别忽视我啊。”帕拉德不满的嘟嚷,“这一次的礼物你肯定会很喜欢的。”

帕拉德扯开了黑布,脸上全然是恶意。

那是一个造型精致而又狭小的鸟笼,里面也有了住户——只是一只长相普通、一点都不名贵的灰绿色小麻雀,或许是重新见到了光,它才半生不死的躺在那里偶尔发出一点咕噜声。

“M,喜欢吗?”

声音卡在喉咙里,宝生永梦发不出半点声音。

帕拉德贴近了宝生永梦的耳畔。

“你现在有两个选择。”

他顿了顿。

“第一,这只鸟有些闹腾,所以我可以折断它的双翼后再养在笼子里,这样就好饲养很多了。”

帕拉德轻笑着。

“第二,请你,去给它一个自由,可以吗?”

从心底仿佛被黑暗所笼罩。

毒蛇吐着蛇信子对他展露着友好。

“你会选择,哪一条呢?”

Fin.

————————————————————————————————————————————————

终于肝完了!
这个应该说是复健作了吧ww真的太久没有写过东西了!这次复健真的超出我意料的长啊wwww

exaid剧情真的超精彩!!顺带一说其实我最开始吃的明明是镜梦<
结果现在怎么帕梦这么美味???
只能自割大腿肉了。

帕能吃其实是我参考的演员梗,因为帕拉德役的翔真同学真的很能吃嘛>因为要长身体u

翔真同学真的超级高啊!我总觉得他比最开始几集还要高了!(大概是我错觉

顺带过敏反应之类的如果严重的话不要学本文帕帕!千万要去医院!!(明明文里是你在瞎扯(

总之感谢食用!!

评论(5)
热度(118)

© 宿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