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嘴,讓我當騎士!

雷文写手。

宿桑

龙兔>融合

#CP为evol龙兔
#一击脱离的没良心短篇
#欧欧西故事发展,时间线在evolt附身龙我后,战兔与幻德合作前。
#ABO背景板设定,A龙O兔。
#天雷ooc预警,ooc到黏牙。

这具身体并不完全是他的东西,Evolt清楚这一点,但至少现在已经是了,与万丈龙我融合是正确的选择,作为他的一部分,他回归本体是迟早的事情。

但只是在一瞬,他稍微有点后悔。
作为优越的外星种族的他,并没有这种算得上累赘落后的生殖机制。
过去附身在石动惣一身上,作为这名宇航员生存、遇见葛城巧时,他的确感受到了一种地球人所谓的「命运之番」的感觉,这种冲动与石动惣一无关,而是他自身产生的欲望。

万丈龙我正式登上舞台的时候一切都明了了

葛城巧,或者说如今的桐生战兔是伪装成β的Ω,而另一个他就屈服并沉迷于这种古老而落后的生殖机制里。

「命运之番」,命运所注定α和Ω。
事实上,这对他的计划有利,所以他并没有制止两人自然的亲近与结合的苗头。

一切都还在掌握之中。

对他来说其实有些难以置信,人类这种算得上落后愚蠢的种族居然能够创造出这种算得上高度繁荣的文明。
人类本来就十分脆弱,而作为其中生殖担当者的Ω——桐生战兔,不仅发明了Rider System,更作为其使用者,在第一线与怪物展开战斗。

危险扳机的使用对其使用者本身有一定损坏,不只是破坏理智,最直接反映到身体上,会导致其生理周期的紊乱。
过往使用危险扳机的战斗中,被他强制解除了骑士装甲的桐生战兔进入了发情期——或者说,还在战斗中的时候,就已经进入了,一直拖着那样软弱的身体与他继续着战斗。

多么的……可笑。

顺理成章的,为了避免最糟糕的事态发生,另一个他对青年进行了暂时标记,接下来也更合理的——本来就是命运之番,结合与标记是最合理之事了。

——当时他的心情是什么?

………………哈。

附身到万丈龙我身体上,这具身体的使用者与他本为同一人,自然他使用起来也是高度契合,但凡事都有双面——这样导致的后果,也让他加倍焦躁。

桐生战兔,那个并非传统意义上的Ω,发情期临近了。
作为他的番,万丈龙我……或者说如今的Evolt,被身体、被本能逼迫着——想要去见到、接触、深入自己的伴侣,想要随身陪伴在自己的伴侣身边——

事实上,他也那样做了。

潘多拉巨塔内。

“Evolt——”

他的Ω被他丢在泥地上,衣角因为动作向上卷起,翻露出白皙的肚皮,但无论是作为科学家还是他的Ω而言,桐生战兔的体魄已经十分不错了。

——是最适合被他抱的Ω。
Evolt露出些许危险的神色。

像一只真正的兔子一样,双手被缚在后、被迫仰躺着的桐生战兔胸膛一定幅度地起伏着,以警惕而复杂的目光紧盯占据万丈龙我身体的Evolt。

而后者只是回应以笑容。
——啊啦,会露出这种表情也不奇怪。
不只是现在的模样是桐生战兔的番的万丈龙我,过去的他,也是作为这家伙有好感的石动惣一而生存着的。

“你想要什么?我这里已经没有你想要的东西了。”
即使被绳索束缚双腕,明明是作为囚徒一方,但青年的脸上却是不显丝毫的胆怯。

Evolt陷入了短暂的回忆,从以前起就是这样,有着恶魔科学家之称的青年,不管是作为「葛城巧」还是「桐生战兔」,始终都在为了他人、为了人类而战——只可惜,这样的人不能完全为他所用。

“我想要什么呢——”
就这样从回忆中脱离,用满是笑意的表情回应,Evolt故意用上这具躯体主人本来的声线——

“……龙我。”
在一瞬被迷惑,战兔低喃出声。

Evolt立刻捕捉到这一点。
或者说,他本身也是万丈龙我,对自己的Ω呼唤思念自己这一点,他感受倒了异常的雀跃,身体里也的确有一个声音,让他爱护自己的伴侣——但更多的,却是全然的恶意呢喃着。

想要看着这张脸沾满泪水和痛苦,流露出复杂的思念。
那该是,多么美妙又令人愉快的场面啊。

压抑下自己明显异常的兴奋和颤栗——或许当时在融合前,他就应该首先将万丈龙我部分的记忆消除掉才对,不然如今他也不会这么受那家伙的影响了。

Evolt半蹲下来,靠近青年,他伸手抚摸上青年后颈的结,身下的人立刻激烈挣扎起来。的确,作为他的番而言,触碰战兔的标记对后者来说是件过度刺激的动作,更多的——桐生战兔此刻抗拒着他,并不愿接纳作为敌人和番双重意味的他。

「——战兔」

呼唤着。

万丈龙我(Evolt)呼唤着。

为什么?
为什么他的Ω要抛弃他?
一瞬间感到不解,但接下来便被愤怒和悲伤所充斥。

“战兔、战兔,战兔,战兔——”
呢喃细语,不断呼唤青年的名字,棕发的青年只是轻轻抚摸着桐生战兔的后颈,收紧自己搂住的胳膊。

“龙我——?怎么回事?”

“战兔——”
只是迟疑了片刻,被本能和潜意识所趋使,万丈龙我将自己埋入青年的颈窝,后颈的腺体散发着属于桐生战兔的信息素味道,如同花茶一般的清香——还有点其他的东西。

毫不犹豫地咬住青年的后颈,尖锐的虎牙嵌入皮肉,信息素和血液一齐涌入他的体内。
青年剧烈挣扎起来,但这种反抗的力度和幅度太小,万丈龙我很轻松就制止了他的抗争,将自己的信息素持续注入青年体内——他需要提前战兔已经岌岌可危的发情期。

“猿渡一海。”
松开嘴,万丈龙我用舌尖卷过唇边的血珠。
桐生战兔身上传来淡淡的信息素味道,属于其他的α,自己的伴侣身上有其他人的味道,这或许只是在无意中沾染上的,但这一点足以让现在意识模糊的万丈龙我近乎癫狂。

“嘶——冷静一点——”
被牢牢钳制,战兔第一次这么困扰这肌肉笨蛋的肌肉和力气。
被注入熟悉的信息素、番的气息在体内蔓延流转,桐生战兔的身体开始发热发软,让他痛恨的熟悉热流逐渐涌上来,直直冲击他的大脑。

“啊,真麻烦啊。”
施与身体的力气一松,战兔抬头,棕发青年的神情又恢复成那种令人可恨的游刃有余。

“Evolt——”

“抱歉、抱歉,刚才不小心错了频道。”这样说着俏皮话,但Evolt的动作却是一点也没停下,接着万丈龙我没做完的步骤继续操作。

“你要做什么——放开——”

“这一点做不到呢,毕竟,我现在是你的番呢。”

听到这种话,桐生战兔终于明白自己那点隐隐约约的糟糕预感会成为现实——

绝对不要。
绝对要避免。

即使这样想着,却无法制止入侵者的动作。
即使Evolt说过他与龙我是同一人,但战兔并不肯定这一点,那个筋肉笨蛋,与Evolt这个满脑子阴谋诡计、想要毁灭世界的恶魔完全不同——这一点,他再明白不过了。

即使眼前是万丈龙我的姿态,但他无法接受、亦无法忍耐这具躯体里存在其他人。

“稍微听话一点哦。”
露出战兔所熟悉的表情,但这种神态大多都出自于以往被附身的石动惣一,与万丈龙我气质不符。

同样苦恼的还有Evolt。
无可驳辩,他受到了来自万丈龙我思想的影响——要完成融合,他必须接受这一点。
现在万丈龙我只是沉睡在这具躯体深处,他们两人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互相融合——真正融合后,到底会变成什么样,Evolt也无法拿定。

只是当初一个愚蠢的失误,居然就变成了今日这幅难缠的样子。

“滚开!”
来势汹汹的热潮蚕食着理智,战兔抬腿踢向Evolt小腹,或许是没有预料到他还有余力反抗,他重重的踢击了Evolt。

“坏孩子,要给点惩罚才行呢。”
预料之外,Evolt的确没有想到已经进入发情期的桐生战兔还留有气力来进行攻击——

接下青年的下一击,Evolt笑着按下青年不安分的动作。

但果然,这才是他看着这么久、所中意的人类,具备着绝佳的反抗精神。
——小瞧他的话,吃亏的只会是自己。

Evolt附身压下。

♢♢

Evolt,或者说万丈龙我。
此刻沉默地注视着自己的伴侣。

青年被汗湿的肌肤与黏腻的头发粘在一起,他伸出手指拨开青年的额发。指尖顺着额头往下滑行,从鼻梁滑向鼻尖,再便是柔软的唇瓣。
轻轻按压下唇尖,恶作剧般的探入青年口中。

——时间也差不多了,那群人再蠢也会找到这里了。

后颈的标记被他再次覆盖,的确他之前稍微有些失去理智了——嘛,也是正常的,作为地球人的一部分被他同样彻底接纳,事情会变成那样也不奇怪。

指尖再往下。

青年白皙的皮肤好似映衬着光芒,但柔软的肢体各处都留着算得上糟糕的斑驳青红印记。

——说起来,忘记做避孕措施了。

敲了敲脑袋,万丈龙我才意识到这几天他缺乏了要命的一个步骤,在发情期肆无忌惮,但凡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这是百分百的怀孕率。

——嘛也没关系了。

“……龙我?”
意识朦胧,桐生战兔醒过来,疲倦不堪的身体无法使他的大脑立刻运转起来。

熟悉的身影声音与记忆重合。

“再休息一下。”把青年按回床上,龙我转身,“之后再起来吃点东西。”

将要闭眼重新陷入昏沉的瞬间——
“——这里是哪里?”

重新运转。
仅需要一个契机,战兔意识清晰过来。
对了,寄宿在这具躯体内的,是欺骗他一年之久的来自外星的恶魔。
……以及,这几天以来的羞辱。

周围是模式的环境,分明已经不在潘多拉巨塔内了。纯白色的、好似实验室一样的地方,看不出任何标志,战兔无法判断这到底是哪里。

注视缓缓转过身来的Evolt,战兔出现了短暂的错愕,那分明是万丈龙我的神情。

“是我啊,战兔。”

“……万丈?”
无法判定真实,但现在像只大型犬一样蹭过来撒娇的,分明就是那个筋肉笨蛋。

“……笨蛋。”
不了解其中缘由,但战兔由衷的高兴与疑惑。
“你怎么做到的?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Evolt那混蛋呢?这里又是哪里?”

单手搂住战兔的腰,停顿了片刻,万丈龙我点点头,像是做好决定一般,面对面的注视战兔。
“对了,不告诉也不行,毕竟现在已经这样了。”

注意到恋人的表情,像是猜测到什么,战兔有些难以置信的摇头,“开玩笑……的吧”

他捂住双耳。
万丈龙我脸上浮现出Evolt独有的傲慢与游刃有余的同时,又掺杂入了这躯体主人的神情气质。

的确就是那样了。

——————————————————
几周前搞的雷文,总之写完了。
总之请原谅(???

评论(6)
热度(89)

© 宿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