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嘴,讓我當騎士!

雷文写手。

宿桑

律茂/多出来的部分-下

*原作剧情的任意延伸妄想和操作。
*把教主拎到了平行世界,也就是说,采用了教主在脑内世界渡过半年的设定=无超能力的教主。
*大写的OOC,老实说对于one老师的作品下手……我真的有负罪感和惭愧感……尤其是看到教主越发正义的气质……
*结果我还是写了诶嘿☆
*CP为影山律×影山茂夫


天际展露微光的时候,影山律也没有丝毫的睡意。他今晚躺在了如今是客房、原本属于那个世界的哥哥的房间的地方――他需要在这里理清自己的思维。虽然这样明显不利于他明天的日常活动,但影山律如今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事实上,过于庞大的记忆一齐灌入大脑,他当时还能在哥哥面前维持算得上正常的表情就已经值得自我称赞了。

而谈到记忆,他现在也开始清楚另外一件事。
在这里的影山茂夫,的确是和他毫无血缘关系的陌生人,他自己也的确不可能会有一个兄弟。

而几乎颠覆他目前常识和认知的记忆,恐怕是属于影山茂夫原本世界的自己的记忆。

——完全是多出来的东西。

但影山律并不想要把它判定为不必要的东西。
「影山律」是无法把自己最尊敬、最喜欢的哥哥放在一旁不管的。而继承了多余记忆的影山律,自然也无法当做没有收到这份礼物一样继续平凡的生活下去。

尤其是明白了这一位影山茂夫是自己世界是基石这一事实。

“……唉。”

影山律从房间内汲取不到丝毫属于自己兄长的气息——自然也不可能汲取到,因为这个世界的他从未拥有过,所以他只能略有些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都是另一个世界影山律的错。

连少年自己也没有预料到的事情,各式各样记忆涌入的一瞬,看着记忆中对他毫无防备显露各种姿态的影山茂夫,从心底里翻涌出来的第一种情感,居然会是嫉妒。

凭什么另一个世界的自己能有一个这么好的哥哥?凭什么自己就只能独自一人在这种无聊世界孤孤单单的过下去?

前所未有的强烈嫉妒充盈着影山律的心,连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怨毒想法也跟着他运转的大脑一齐跑出来。

“……哥哥。”

——好可爱啊哥哥。

声音嘶哑到让他自己吃惊,影山律抱紧枕头压抑住自己奇怪的想法,下意识却又开始回想回家前哥哥的模样和动作。

——不……我到底在想什么啊……

另一个世界的影山律影响到他太多了,影山律虽然厌恶这种不受自己掌控的感觉,但同时也满足与多出来记忆所带来的充盈感,以及他从未有过的奇妙情感。

——爱。

另一个世界的影山律,居然背德的喜欢上了自己的兄长。

即使并非自己产生的,但那种黏腻浑浊而又阴暗无比的情感,另一个影山律始终藏匿的秘密,还是清晰刻印在了他的脑海中。而另一个影山律的黑暗面和可怕的想法——也完完整整的留给了他。

虽然不认为自己是什么标准的好人,但也不认为自己会有多坏的影山律,第一次对自己的人格认知产生了动摇。

不得不承认的是,在见识到明明拥有强大力量却还是有着小动物一样可爱表现的影山茂夫之后,他也被稍微打动了一些。这些情感,不依靠另一个影山律,他姑且还是知道哪些是自己产生的东西。

“哥哥啊……”
影山律舔了舔干燥的嘴唇,黏腻的水声却先一步在黑暗中响起。

———————————————————

虽然一夜未眠,但即使是次日放学的时候,影山律也保持着清醒、或者说兴奋的状态。
午休的时候他就叫哥哥在学校外的公园空地等他,这样一来他也就可以和哥哥一起回哥哥现在的住所——甚至他考虑了更多。在今早出门的时候,他就告诉妈妈今晚自己可能在同学家里留宿。
虽然他自己和哥哥并不是很熟,现在的态度也显得过分积极了一点,但影山律还是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因为哥哥是没理由拒绝影山律的请求的。

在内心暗自维持着愉快的影山律,来到空地的时候,意料之外的场景却呈现在了他眼前。

“茂夫?!你在做什么啊?”
哥哥二字差点脱口而出,影山律暗地里深呼吸,尽量让自己的思维回归冷静。

“……律?”
影山茂夫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茫然,但更加奇怪的却是他的姿势——他弓着背趴在地面上,黑色的制度上还清晰可见被人用脚踩踢过后的泥沙脚印。

“怎么了?!”
怒火中烧或许就是此刻影山律最好的形容,他一把拉起影山茂夫,意识到自己的动作过于粗暴后,他又像是抱歉一样的放松了自己的动作,“发生什么了?”

这一次他的口吻轻柔了很多。

或许是一瞬间的错觉,影山茂夫觉得自己的弟弟重新出现在他的面前,但意识到可能性为零后,他沉默着从影山律手中抽出自己的手腕,蹲下将自己一直护着的小动物小心翼翼的抱了起来。
“是猫哦,被附近的人欺负了。”

“……这样吗。”
影山律帮着把少年的衣物整理感觉弄整齐,然后才开始打量影山茂夫怀里的东西。

蜷缩在少年怀里的时间一只姜黄色的幼猫,湿漉漉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影山律,喉咙里偶尔也发出微弱的叫声,而从它不自然折起的左腿来看,或许是被人为的弄骨折了。

“我知道附近的宠物医院。”影山律从影山茂夫怀里抱出猫,“总之,去医院应该就没问题了。”

“……嗯。”

在医院内,影山茂夫看着兽医的眼睛也湿漉漉的。
“它的腿能治好吗?”

“受伤比较严重。”兽医没好气的看了他一样,“看来也不是你干的,但是作为主人,你起码要看好这么小的家伙啊。”

“抱歉……”
影山茂夫低下了头,但影山律知道这只是一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野猫而已。

——不过接下来就不是了。

影山律坐在宠物医院的塑料长凳上,开始考虑更多的东西。

虽然这样想有些抱歉,但这只猫还是治不好更好。因为在这只猫治疗完毕后,哥哥恐怕就会带它回家,而作为旁观者也出了力的自己,肯定是有资格到哥哥家里看这种猫的,也就顺其自然的可以经常去看哥哥。

当然,影山律也考虑过了兄弟相认的办法,不过这样的想法出来的一瞬,就被他抛弃了。

首先,自己的父母或许就不会相信。
而影山茂夫在这个世界只是个普通人——甚至比起一般人都还要脆弱,容易受伤,也没有朋友和亲人,这样的哥哥,正需要他的保护才行。

以及,最本质的,其实是他的私心。
——想要彻底独占哥哥。
这是那一个世界的影山律做不到的事情。
这里的影山律和影山茂夫不仅不存在任何关系,同时哥哥身边也没有那些奇怪的家伙。单纯是这样,恐怕就足以让那个影山律感到嫉妒。
而接下来,他会同哥哥建立关系,之后想要怎么发展,也完全是他自己的事情,与他人无关。

“茂夫。”影山律突然开口。

“怎么了?”影山茂夫则用茫然的表情回应。

“手,给我看看,应该受伤了吧?”影山律非常自然的提出要求。

“……嗯…嗯。”几乎算得上受宠若惊,但影山茂夫由于带着迟疑,他迟迟没有伸出自己的手。

影山律也不等他的肯定回答,径直的拉过少年就往洗手台的方向走。

“……律?”

影山茂夫小声喊着影山律的名字,并不知道影山律到底要做些什么,但后者却是毫不动摇的往他的目标前进。

“到了。”

“?”

“你的手受伤了。”影山律拧开水龙头,把影山茂夫的袖子挽起来,慢慢清理少年的伤口,“必须处理一下才行。”

水流流过伤口带走血污和泥沙,影山律动作尽量轻柔的进行着清理工作。但或许是由于伤口还是被触碰到了的原因,影山茂夫整张脸都微微皱了起来,但也正是这样天然的可爱表情,才让影山律小心翼翼的偷窥着觉得欲罢不能。

“好了。”
影山律收回自己的手,把影山茂夫的袖子放了下来,影山茂夫尝试着活动了一下手指,但没有预料到的是,才清理干净的伤口会因为他的动作而重新撕裂,血珠掉进洗手池里跟着水流卷入了下水道中。

“……没,没什么哦。”
影山茂夫摆了摆手,的确,对于他来说,这的确算是家常便饭了。

但让他始料未及,甚至连影山律自己也吃惊的动作发了。
稍显年幼的少年,直接把影山茂夫流血的手指含进了他的嘴里。

——我在做什么啊!?
等到意识清醒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么。
影山律用略有些粗糙的舌苔缓慢的舔舐过影山茂夫的手指,给后者留下黏腻的触感,铁锈味也随着他舌头的动作被卷入腹中。

——是甜的?

和味觉相反的感受在大脑中响彻。

影山茂夫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影山律即使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的兄长如今恐怕是从脖子红到了脸,不过他也无法停止自己的动作——更何况,哥哥并没有推开他。

渍渍的水声在不甚宽广的空间里回响。

“律……够了。”
影山茂夫低呼到。

“口水是能够消毒。”影山律的嘴角和影山茂夫的手指间牵起银丝,“伤口必须处理,保健课的老师也教过吧?”

“但是……”

影山茂夫的话并不能阻止他面前少年的动作,实际上,影山律也更喜欢看到他兄长面红耳赤的样子。

与此同时,影山律的脑海中出现了极其可怕的设想。

——这个世界的哥哥,从最初开始就是多余的东西,并不属于这里。
——如果某一点,多余的东西回到了原位。

影山律攥紧了影山茂夫的手。

——不,不会有这一天的。
——如果真的要发生的话……即使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让哥哥留下。

Fin.

评论(2)
热度(87)

© 宿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