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嘴,讓我當騎士!

雷文写手。

宿桑

律茂/多出来的部分-上

*原作剧情的任意延伸妄想和操作。
*把教主拎到了平行世界,也就是说,采用了教主在脑内世界渡过半年的设定=无超能力的教主。
*大写的OOC,老实说对于one老师的作品下手……我真的有负罪感和惭愧感……尤其是看到教主越发正义的气质……
*结果我还是写了诶嘿☆
*CP为影山律×影山茂夫


一觉醒来后会发生什么变化?
这个问题影山茂夫从未考虑过,即使不经过大脑,身体也已经记住了。
一如既往的赖床后,通常弟弟律这时候已经因为学生会事务而提前出门了,而自己则开始解决妈妈做好的早餐,紧接着在小酒窝的陪伴下上学,偶尔会在路途中遇见自己的暗恋对象高岭蕾,在校课间会被同伴的米里怂恿参加锅盖头教招摇超能力,而在放学后通常会跟着肉体改造部去锻炼自己贫乏的肌肉――或许偶尔还会被师傅灵幻新隆用电话叫去除灵,最后在肌体累的半死情况下结束自己的一天。

――或许本该如此。

“……唔?”
――自己的房间屋顶变低了?
影山茂夫揉揉脸睁开了眼睛,虽然仍旧睡眼朦胧,但他微妙的觉察到自己所处环境似乎发生了改变。
――居然今天自然醒……好难得啊,妈妈没有叫我吗?

“……等等。”
――这是……我的房间吗?
狭窄。
很狭窄。
这是一间异常狭窄的公寓房间,双目能够触及的范围内略显杂乱的摆着各种家具和东西。而在靠近大门口的旁边还有一扇简易木门――这或许是厨房或者厕所的位置。

影山茂夫从床上爬了起来,即使还有些眷恋被窝的温度,但他认为自己也不得不起来了。
――是自己昨晚用超能力干了些什么吗?
――……糟糕,必须给主人家道歉才行,自己这样大摇大摆的躺在别人家睡觉,果然也太失礼了。
虽然学不会读空气,但基本的礼仪影山茂夫还是牢记在心的,而一旦考虑到这些,他便立刻觉得坐如针毡。

“……好痛。”
毫无防备的起身撞到桌子角,影山茂夫还来不及揉揉自己被撞痛的头,从桌面上因撞击而掉下来的相框就吸引了他所有的注意力。

那是他和一对年轻夫妇的照片。

————————————————————
优等生。
绝对的优等生影山律。
冷静聪慧,成熟稳重,完美主义者。成绩学年第一,体育万能,辩论与判断力都相当出众。并且因为相貌清秀相当受女孩子欢迎。

影山律自然明白别人对自己的评价,虽然由自己来说多说有些自恋,但他的确觉得自己配得上这些形容词。
但即使是这样的他自己,却总是会不符合常理的觉得少了些什么,不过无关记忆力,毕竟从小到大,影山律没有忘记过任何一件对他来说算是重要的事情。

空虚感却仍旧在影山律的内心蔓延,紧接着逐渐又开始侵蚀他的肉体,让他寝食难安的开始在脑内放映自己过去到目前的所有记忆。
——仿佛灵魂被不知名的东西刨掉了最重要的一部分。

同时另一部分莫名的想法又开始滋生,通常连影山律自己也无法理解,就比如,他一直都想要靠……或许是意念来弄弯汤匙。

——自己微妙也太奇怪了吧。

影山律不禁在心底里嘲笑自己,他不是热爱超自然或者超能力的人,但无法否定的却是,他产生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直到今日。

“影山君,这一部分资料就拜托你了。”学生会会议结束后,学生会的干部将桌面上的部分A4纸整理好,用夹子夹上递给了影山律,“接下来就是学园祭,大概会很忙吧。”

“好的。”影山律停下手上收拾自己东西的动作,接过了资料,“辛苦了。”

“不,没什么。”

“那我就先回家了,前辈明天见。”影山律微微点头,便直接离开了生徒会室。
今天的会议进行得很长,而按照他的原本计划,接下来就不应该耽搁丝毫的回家,但在路过鞋柜的时候,影山律却完全被还滞留在校的两名学生的对话所吸引了。

“不过说起来……最近我们学校的那群不良闹得有点过分了吧?”
鞋柜的另一头,一名男生漫不经心的谈论到,但语气和口吻却都带着些许嫌恶。

“的确,我记得是哪个班的……不过和学生会的影山一个姓……嘶,我记得叫影山茂夫来着?”另一名男性回答,而影山律穿鞋的动作一滞。

“啊,对对就是他。”男生的声音微微激动起来,“老是看见他被使唤,身上也有挨揍的痕迹——感觉最近还有升级的趋势,的确太过了。”

“告诉学生会吧?他们应该能解决的吧……”

“说到底其实我觉得学生会根本就不会管啦。”

两名男生在他鞋柜的对面七嘴八舌的随意谈论,虽然后面的谈话涉及学生会,但影山律并不打算打搅他们——说到底,其实他对于管教不良也没什么兴趣,所以最终影山律只是轻手轻脚的离开了原地。
事实上,影山律在入学初就知道有个大自己的学生也姓影山,最初偶尔还有人问他们之间的关系,但随着之后的了解,二人在学校的表现实在是天差地别,逐渐的也就没人会把他们俩联想到一起,而影山律也逐渐失去了研究同姓人的兴趣。

但此时,或许是由于他逃避两名学生的谈论话题,影山律亲眼见到了他们口中的校园欺凌。

巷口深处,留着锅盖头的少年被人按倒在地,虽然现在没人再进行攻击,但从锅盖头少年显露出来的部分皮肤和变得有些破烂的校服来看,这场单方面的凌虐应该持续的时间不短,这群不良也的确做得太过火了一点。

不过影山律素来对管闲事没什么兴趣,今天当然也不例外——这样想着的同时,出乎意料的他的脚却不能动弹似乎,仿佛被黏在原地一样踏不出一步,只能单纯的注视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说起来……你也姓影山呢。”不良集团中,不知道谁先提起来,影山律下意识往阴影处藏匿,才意识到并没有人注意到他。

“啊,学生会的那个影山啊,啧,看起来超欠揍的。”另一人颇为不满的说到,不过影山律并不记得自己在哪里得罪过他。

“那小子啊……明天我们去赌他不就好了吗!”像是想起了什么,一人突然说到,“我记得那小子回家也是这个方向,我也老早就看不惯他了。”

“反正也玩腻这小子了。”大概是领头的一人顺手捏起影山茂夫的脸颊,后者的脸上粘上了不少的灰,“那么今天就这样吧。”

——啊,怎么突然扯到我了。

影山律老实说并不担心欺凌问题,虽然这件事的确有点麻烦,而就在他打算直接离开的时候,一直以来无声无息遭受着攻击的影山茂夫终于发出了悲鸣以外的声音。

“请……请不要这样。”影山茂夫重重的咳嗽,但似乎因为遭受了过重的肢体伤害又只能发出又轻又细的声音,“只是找我就已经够了吧?”

“哦——你小子是在命令我吗?”
这句话在不良集团中显然刺耳无比,领头人将影山茂夫重重推倒在地,睥睨着他沾满泥沙的样子。

“不是的。”影山茂夫却没有停止劝说,这一次他一反常态的甚至带上了几分焦急,“我只是……”

“leader,仔细看这小子,不是和影山律长得有点像吗?”不良中有人突然惊奇的说到,像是为了确认,领头人再次抓起影山茂夫的脸,撩起他的头发仔细看了看。

“诶……真的。”他挂起恶劣的笑容,“那么这样就好了,既然你不愿意让和你同姓的倒霉鬼受罪,那么明天你也代替他就好了。”

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影山茂夫虽然没有开口,但从他的表情来看,他明显松了一口气。

——真是够了。

影山律忍不住无声的叹气。

——不管是不良还是……那个影山茂夫。
——难不成他以为是因为自己姓影山才给我带来麻烦的吗?
——那这样他未免也太蠢了一点。

“喂,你们。”影山律从转角里走出来,随手把书包丢到地上,他今天看的也够多了,“这么多人欺负一个人也未免过分了吧。”

从嘴里吐出老套的英雄台词,影山律注意到影山茂夫双眸中迸发出的光芒,突然觉得偶尔替人出头一次也没那么坏——当然,这戏出头也只是因为不良们提到自己了。

虽然体育全能不等同于打架全能,但影山律的确也不算含糊的解决了麻烦。

“……谢谢你。”
影山律抓起自己的书包,而影山茂夫一瘸一拐的向他道谢,原本以为他还会说些什么,但只是一句简单的道谢后影山茂夫便急急忙忙的离开了。

——不应该是这样的。
影山律感到莫名的焦急。
——不应该是这样的。
——应该更加的和我……更加和我……

“等等——”
意识猛然惊醒,影山律已经不自知的喊出口。

“……怎么了吗……律——影山君?”
影山茂夫疑惑的回头。

“……我就是……嗯,要去我家里坐坐吗?”
——我蠢爆了。
话刚刚出口,影山律就不由得在心底哀嚎。
——哪有一见面就叫人去家里的啊?!

“好的,律——影山君。”
但出乎意料的是,影山茂夫不仅答应了,而且从他按压喜悦的表情来看,影山茂夫明显非常期待。

——真奇怪。
影山律的眸子暗了几分。

“叫我律就好了,因为我们两个都姓影山,叫自己的姓氏老实说的确怪怪的。”影山律微笑着善解人意的说,事实上,莫名的,他想让影山茂夫称呼他律的想法是前所未有的强烈。

“好的,律。”
影山茂夫也笑了起来,自然到仿佛从前就是一直是这样称呼的一样。

“好的……哥——?”
影山律突然停在原地。

“怎么了,律?”

“不,没什么。”影山律脸色略有些难看的回答。

“不过……等等,抱歉,我突然想起了今天不能去我家。”影山律说着连他自己也觉得拙劣的谎话,“因为这两天家里要来客人,抱歉……我刚才忘了。”

“没什么哦。”
影山茂夫只是摇了摇头重新显露笑容,但他眼中闪过的一瞬失望和逐渐灰暗下来的神色,也被影山律捕捉无疑。

“明天我可以到……茂夫的家里玩吗?”
影山律尝试着问。

“嗯!”
少年的眸子再一次被点燃。

——想起来了。

思维像是在海面的漩涡中一样不停的旋转,过于庞大的记忆全部涌入大脑。

——哥哥。

——我的,哥哥。

全部都想起来了。

——不,这样说也不对。

——平行世界的「我」的哥哥。

——TBC.
———————————————————

写到这里我已经是条咸鱼了。
这还是我四月刚入骨科时产的开头,现在终于写完了后半。
(′д` )已经是条死鱼了。

评论(5)
热度(90)

© 宿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