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嘴,讓我當騎士!

雷文写手。

宿桑

口蜜腹剑

*生贺文,因为下周要考试所以现在开始准备,如果不出意外有上中下顺序(

*身份互换Paro,各种私设有。

*帝人⇔临也,Dollars首领⇔情报贩子

*苏苏苏帝人(

*OOC有

↑↑↑

以上可以接受请继续(

 

折原临也是来良学园的现任就读生,仅从外表判断,他除了锐利的眼神和略显青涩的俊美容貌外,看起来就是个随处可见的普通学生,而让一般的教师来看,或许会将他当做刚刚从补习班里走出来的乖巧学生也说不定。

 

当然,这是仅从外表判断。

如果从名为折原临也同伴的人类口中询问,大体上得到的答案都是不假思索的“重度中二”和“特立独行”

如果从被公认为乖乖女的眼睛班长口中询问,也许她会斟酌着字眼犹豫而客气的说出“折原君是个很新颖的人。”此类温和评价。

而如果从他临班的竹马口中询问,从染发少年口中吐出的话语则是干脆犀利而毫不留情的攻击临也,漫长的吐槽之后或许竹马君还会奉劝你远离该远离之人。

 

综上所述,年轻的折原临也君,是个不折不扣不怎么受欢迎的人。

但即使是这样的临也,也是有着他自己所心仪的对象——或许是他口中的全人类,或许是某些群体,更或许,是某个作为单体存在的人类。

 

“帝人先生!”

折原临也仿佛尚未长大的孩子一般,小跳着窜到了人来人往大街上某位男性的身旁。

“好久不见啊!”

 

“啊。”黑色短发穿着风衣的青年应声回头,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在看清临也的脸后却没显出过分的惊讶,仿佛已经熟悉了身旁会突然出现一个人似的,青年微笑着回应临也,“好久不见了,临也君。”

“真过分啊帝人先生——”临也拉长了声音,原本挂着明朗笑容的脸上露出些许寂寞,仿佛责怪对自己显得刻意冷淡的女友一般继续开口,“居然连招呼也不打的就消失了这么久吗。”

 

“非常抱歉呢。”被称作帝人的斯文青年脸上露出些许歉意,“毕竟这段时间的工作的确有些忙不过来,不过的确对临也君很失礼,毕竟上一次和临也见面的记忆都快模糊了呢。”

——但是明明你已经什么也清楚了吧,早就动用Dollars的情报网调查了。

帝人在心底如此吐槽,表情却仍旧温和,对于这名少年,他还是很有兴趣的。

 

“诶——”临也微微睁大了眼睛,“真的吗?那必须和帝人重新创造记忆才行啊。”

 

“你是哪里来的三流泡沫剧主人公吗。”帝人忍不住吐槽。

 

但临也却仿佛为青年的辛苦工作而感到为难一般,像是经过了努力的思考,他缓缓开口。

“既然如此,干脆把情报屋搬到池袋来如何?”

临也试着建议,脸上是诚挚的笑容。

“毕竟从新宿和池袋两头跑,即使是帝人先生也会觉得麻烦吧?”

 

娃娃脸的青年则是皱着眉,挠了挠脸颊如同在仔细思考过临也的提议后又被什么事物阻挡而不得不摇头,但即便如此,与总是露出显得有几分刻意感微笑、隐隐透出冰冷的临也不同,帝人脸上始终保持着恬静羞涩的表情,不符合他实际年龄的纯真感和仿佛从心底溢出的真诚被他体现得淋漓尽致。

“不行呢,毕竟,新宿那边也有人需要我啊。”

 

倘若让不了解事情的陌生人听到帝人的发言,也许他会将帝人当做勤奋工作、救死扶伤的医生,或是其他坚守岗位的优秀劳动者,甚至会为之感动而大加赞许并送上诚挚的敬意也说不定——

 

事实则是完全的大相庭径。

此刻表情温和,气质如同春风般轻柔的龙之峰帝人,正是身处地下世界,依靠贩卖情报赚取利益,从而维持生计的情报贩子。

而早在帝人情报贩子的工作被公开前,他的名字已经伴随着都市传说在各个领域声名远扬。而如今的知名程度,倒也不只是单纯因为他的工作能力和情报能力——虽然这也是其中的重要原因之一,但显然大众更加津津乐道的是他们能够看到的东西:情报贩子龙之峰帝人与他身为池袋传说的两名好友。

——无论是已被人目睹过「无头」的黑机车女,还是被誉为「池袋打架人偶」的平和岛静雄,都切实的被人见到过二人同帝人一起相处愉快融洽的出现过。

而听闻到被人冠上「驯兽师」之名的帝人,无论是黑机车还是平和岛却都没有明显的反应,更别提出现某些人所期待的大打出手的画面了。

而由此,对帝人产生好奇的好事之人也曾不下少数的去接触过青年,但无一的,最后却都被这名言行举止都斯文无比的青年苏折服——当然,仍旧心怀恶念的人被当做自动贩卖机扔出,又或是被城市里不知哪里出现的马踩踏受伤那都是后话了。

 

而以龙之峰帝人自我所见,他也只是单纯认为自己是一名最普通不过的人类。既会因为自己卖了过分的情报而惶惶不安,也会因为向警方提供重要线索后案情告破而觉得高兴不已。即使现在所选择的、或许正经人一辈子都接触不到的生活方式也已被帝人视为「日常」的一部分,再也感受不到额外的兴奋,但帝人不得不承认的,他现在已经离不开目前所维持的境况了。

 

“是吗……”临也露出有点惋惜的表情,但下一刻,他却仿佛看到了什么可能的未来一般滔滔不绝,“如果帝人来到池袋的话,我一定会毕恭毕敬的为你准备欢迎会——当然,如果需要,你的情报网络也会更加丰满,单纯凭借蓝色平方和黄巾贼的余党……不,恐怕你还有着其他不为人知的通路吧?”

少年如同人偶般刻意的偏了偏头,仿佛从口中说出的只是小孩子间天真的玩笑话一样,明明态度显得毕恭毕敬,但只要稍稍对其中几个名词有些了解,就知道到底涉及了何等概念的事。

 

“现在的小孩子都真是了不起,一个两个都非常的优秀啊。”

帝人忍不住感叹,但眼眸却深沉起来。

——都已经调查清楚了吗……临也的话……也许比起我更适合情报工作也说不定。

帝人产生这种想法后又觉得自己有几分好笑,毕竟以现在Dollars的影响力和情报网络而言,恐怕折原临也也不一定愿意屈尊做自己的工作。虽然当初Dollars的扩散也有他的几分助力,但身为创始人的折原临也的行动思维的确超乎他的想象……简直不像是这个年龄段的少年拥有的能力。

 

“哪里哪里——”临也摆了摆手,但拖长尾音的瞬间,他却流露出些许恶劣的情绪,紧接着满脸天真的问道,“不过明明帝人先生也才21岁吧?”

 

“二十三,我已经二十三岁了。”

 

“抱歉。”临也耸了耸肩,非但没有任何歉意反而还笑的有点不怀好意,“毕竟帝人看起来连二十岁都没有呢——啊,帝人先生不是会介意自己长得年幼的人吧?”

 

——对哦,我才不会介意呢。

帝人往前迈出的步子微微僵持。

——真会玩儿啊折原君。

——明明已经着手调查自己的一切了……那么也应该了解到自己也是稍微有点介意的吧?

片刻后,帝人重新开口,脸上的笑容此刻比春风更加和煦了,但口中的句子却明显的带有了几分报复意味,“临也也必须好好担心自己呢,毕竟现在才是国中生发际线就已经很明显了——可千万不要挑食哦。”

 

风水轮流转,这次语塞的换成了临也,或许老天对聪明人都有着天生的诅咒,明明现在才国中生的临也,发际线已经开始明显的往后发展——但不等临也反击,笃定了自己能够造成重击一般,帝人又愉快的发声——

“临也君的寒假作业写完了吗?”

“已经开始着手新学期的功课了吧?临也君?”

 

对学生最有效的永远都是学业攻击,这一点,即使是不羁如折原临也也不例外,少年有些哭笑不得起来,仿佛心中软肋被旁人捏在手中把玩,但他又着实无法反抗——

——这个…这名人类……

——龙之峰帝人……

——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这名人类比他想象的还要好上千百倍!

——实在是太有趣了!

 

临也来到池袋并非只是为了念书,几年前拜某位来到乡下旅游的密医所赐,他觉醒了一个不为人所知的兴趣,或许会让常人难以理解,但从那时起,折原临也仿佛找到了人生的目标一般,疾速在各个方面成长起来——

事实上,鱼龙混杂的池袋的确是片异常有趣的土地,所以就读高中的时候,临也才会完全无视了过去关系恶劣的竹马拒绝和他同校的email,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池袋的私立高中。

而至今临也也认为自己是个极其幸运的人,否则,他不会看到这么多有趣的人类,同伴妄想和他争夺人类的妖刀少女尚且不在考虑范围,但如今真实出现在他面前的龙之峰帝人,的确是个不折不扣的人类典型。

 

临也注视着身前比他高一个头的青年男性,儒雅温和的气质在帝人身上显露无疑,努力压抑下自己贪婪的表情,临也搜寻着记忆中过去对帝人外形的猜想——无论哪一次都比不上此刻真实呈现的模样。

 

而同帝人的第一次遇见并非池袋,如果深究,从临也还在乡下的时候,二人便已经结识——不过是作为知识渊博的田中太郎与开朗活泼的少年甘乐。

也是从那时起便怀揣期望,仅仅通过网络收集和旁敲侧击的询问纪田正臣,全然不能满足少年旺盛的好奇心和愈发蓬勃的欲望。

——奉劝纪田正臣不要过于张扬独色帮,却又毫无芥蒂和要求回报的为他提供情报和帮助,最终导致最初为他和纪田正臣牵线搭桥的少女受伤……到底是怎么想的呢?帝人?

 

少年简直要抑制不住自己因兴奋感动而自然流露出的扭曲笑意,仿佛毒蛇一般的猩红色双眼眯成一条弧线吐露出危险讯息。

 

倒不如说之后的纪田正臣的态度更加有趣,对于某种程度上罪魁祸首的帝人毫无怨言也就罢了,甚至将剩余的黄巾贼余党也托付与帝人使用,而其中的成员也正是心甘情愿的为他收集情报——果然不愧是他的帝人先生!最棒!最棒!最棒的人类!

 

临也脑海中浮现出竹马因他而显得不快的脸,以及在校内同纪田正臣见面后他不可置信到甚至有些扭曲的表情,临也心中便忍不住的涌出些快意。虽然那家伙一而再再而三的表现自己的厌恶,对他也毫不客气的要求不允许打搅帝人——但从始至终,临也都很清楚正臣那家伙,根本就不能妨碍自己去进一步的了解帝人。

 

折原临也爱着人类,他的爱毫无阴霾且一视同仁,所以,他自然也爱着当时从未谋面的龙之峰帝人——当然,在见面后,对于人类本质拥有着异常透彻观察力的临也,自然是更加的“深爱”着龙之峰帝人。

人类总是拥有着超脱人想象的进步——但龙之峰帝人却不同于外界,他的确在进步,且更好额游走在了黑白色的「日常」与「非日常」之间……但他却又毫无进步,明明已经是年纪成熟的大人了,但即使是此刻,临也也能从青年的心底感受到他那颗封存着的毫无改变的本心。

——完美的人类。

——完美的小丑。

——完美的欺诈师。

临也从心底忍不住的发出感叹和赞美。

从第一次在虚拟数字世界的接触再到现实世界真正意味的会面——每一次都能满足他的欲望并带来无穷尽乐趣的人类——所以更想要贴近也没问题吧?

他只是个平凡的人类,而人类绝大多数的行动,都是为了间接或直接的满足自身欲望或是自身利益——所以他想要得到什么也并不过分并不奇怪吧?

 

临也的意识从漫无目的的思考最终回归到眼前,嘴角此刻却往上扬出扭曲的弧度。

“那我就多谢帝人先生的关心了。”

 

——你就是人类啊……

——龙之峰帝人君。


—TBC.

——————————————————
*小声的说一句我还会写帝人和其他人身份互换的梗,如果有GN有什么意愿的话可以提出,也许我会参考。
*下一个交换的大概是杏里的罪歌梗或者小静的巨力梗(

评论(2)
热度(82)

© 宿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