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嘴,讓我當騎士!

雷文写手。

宿桑

新生

*设定

*剧透有

*此文ooc,大概对于周老三也就是周哥消失之后的不满产物

*老实说我真的没办法把现在的周玄业和周哥当做一个人quqqq

*也许腐向,CP为周老三×苏天顾或者周老二×苏天顾

苏天顾从海上回来之后就一头扎进了自己的孤儿院——美其名曰回家探亲。

当然,他是探不到什么亲的,毕竟他唯一活着的亲戚傅楠正忙活着恢复那些神经病科学家搞下的傅家的烂摊子,即使让苏天顾站到傅楠面前,恐怕那小子都不会看他一眼——傅安已经死了并且随时跟在他身边是不能算的。

苏天顾向两位老板请示了假期,周玄业倒是没说什么,只是笑眯眯的招呼着他回去,还塞给了他不少的钱——当然不是给他的,是给孤儿院的,说是权当做好事积德。

苏天顾收下表示十分感动。

不过与周玄业态度截然相反的是谭刃——一如既往的臭脸,一如既往的龟毛,如果不是苏天顾阻止及时,恐怕从那种薄薄且又冷血的唇中又要吐出“扣工资”几个字了。

苏天顾恶意的想,如果在之后的几天没有自己给谭龟毛指股票,恐怕等到他回来之后,谭刃就真的改名谭黑脸了——当然,现在他是不会改变回孤儿院的主意,就赔死那龟毛——虽然也许等到他回来之后那家伙有可能就把火撒到他身上去了。

唐琳琳倒是没什么表示,只是在钻进自己的房间之前摸了摸他的胸肌表示不要太忧伤早点回来。苏天顾是想当场就糊这小妮子一脸的。

当然,他最后也没有这么做,因为看得出来,唐琳琳很累,而且她显得不是太开心。

苏天顾拎上自己的行李上了大巴车——行李比他意料中的还要多一点。

然后,在嘈杂的大巴车里,从早上起就强制自己向上吊起的嘴角终于不能控制的垂了下来,垂成了一个极为难看的弧度。

或许更难看的是他的表情。

苏天顾想,然后又是苦笑。

老实说,这种逃避的做法实在不像他,但是他现在也别无他法。

明明已经在波涛汹涌的海上接受了事实,但是如今回到事务所了却——

即使不想承认,即使已经把自己劝通,即使正视了现在的周玄业,苏天顾心里还是像卡了点东西似的不痛快。

因为他意识到了,或许现在的周玄业是周老三,但是周老三却不是现在的周玄业。

而且,之前周哥如此担忧身为副人格的自己会消失这件事——而现在发生了,在苏天顾他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在悄无声息的暗地里……

苏天顾的心随着驶下斜坡的大巴车一沉。

——如果就这样干脆的吧周玄业当做自己的过命的兄弟,之前的周哥……真的会开心吗?如果心安理得的把现在的他当做周玄业,周哥……真的不会痛苦吗?

苏天顾没办法知道。因为好不容易想通的事情现在再翻出来的时候却像是鱼刺一样梗在了他的喉咙里让他痛苦无比。

他深呼吸一口气,想要尽力平复自己的心情。

他也明白这次所有人都这么简单放他出来其实是为了让他想通一些事,毕竟现在的周玄业才是最原本的他,是最有资格生存的他——而周老二和周哥,也算不上死亡,只是人格融合了而已。

——这是件好事。

苏天顾把指尖捏得发白,然后像是洗脑般的告知自己。

他把嘴唇咬出了丝丝铁锈味,但是自己却全然不知。

然后,他感受到了一股冷气——是傅安摸了摸他的头安慰他。

苏天顾苦笑不得,他一个大男人,即使是被自己的大哥摸头,也是不怎么愿意的。

不过苏天顾最终还是手链起了自己的情感——无论如何,他不希望自己的亲人担忧自己。

——即使他脸上的苦笑怎么都无法抹去。

回到孤儿院的三天里,苏天顾成功占据自己曾经的房间,然后安安心心当个米虫。

当然,如果没有他带回来的钱和他的积蓄,恐怕院长和看护员不知道要怎么看他,虽然现在他们已经已经是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在孤儿院当宅男的苏天顾了。

苏天顾原本的计划是回到孤儿院之后好好平复心情,然后玩上几天之后就安心回事务所——不过现在他发现,他的活动圈根本就脱离不开这个房间的范围。

就连傅安都已经宅不住打着他带来的日行伞出去玩去了,但是苏天顾还是没有丝毫想要多活动几分的欲望。

——懒癌犯了。

苏天顾趴在床上懒洋洋的总结。

而莫名的,现在这个窄小的房间,给他一种饱满的家的感觉。

不过,除此之外,他宅在这里的同时却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有两个孩子,似乎每天都来看他。

苏天顾没有看到他们的脸,但是觉得难得有人对自己感兴趣,想了想决定如果那两个孩子再来找他的话就邀他们进来打游戏——他把自己的游戏机带回来了,虽然这三天他完全没有开机。

也就是傍晚时分,苏天顾看到窗口有了一丁点毛茸茸的黑发,只是站在门口透过窗缝微微向里张望。

——虽然他们看起来不太想被我发现,说不定只是害羞呢?

苏天顾想了想,干脆直接拉开了门,笑眯眯的打算打招呼。

但也就是门被拉开的一瞬间,门外的拥有一模一样脸庞的两人瞬间脸色刷白,苏天顾的脸则是即刻充满惊色。

他大惊失色的喊到:

“卧槽周哥的孩子吗这是!!周哥什么时候有孩子了?!!!”

“天……天顾……”

白衣少年嘴角是一丝苦笑。

“啧。”

黑衣少年锁死眉头只是十分不屑。

两个人都是少年形态,不管是优秀的外貌还是身材都是像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而外人唯一看得出差别的便是他们或显温柔或显戾色的表情和神色了。

苏天顾仍旧处于余震状态,全然没有注意到面前一人逐渐变黑的脸色。

只是在震惊过后,他紧接着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因为他面前的两个孩子,严格来说都是少年,年龄应该处于初中或者高中阶段了才对。

苏天顾开始捏着下巴考虑周玄业的人格哪一个的下半身会更禽兽一些。

“……不,应该不是周哥,周哥是三人格应该来不及——”苏天顾沉思,“那就一定是周老二或者主人格了……”

“天顾,你在想什么?”

“周哥,别闹!”苏天顾挥了挥手,“我在想周老二和周老大哪个这么禽兽生了这么大两个儿子。”

“……啧。”

毫无防备的,苏天顾突然嘭一声被其中一个黑衣的少年踢倒在地,紧接着后者只是皱着眉又狠狠踢了他几脚。即使自诩脱离了宅男行列,他却又完全没有发现这个黑衣少年的动作。

“痛痛痛——你干什么啊……等等,你刚刚叫我什么?”

如同终于意识到了什么,苏天顾瞪大了眼看着一旁微笑着的白衣少年。

“……周哥?”

他颤颤巍巍的问,造型直逼风中的一株凌乱的杂草。

白衣少年微笑着点点头,笑容和煦无比,熟悉无比。

然后苏天顾又苦瓜着脸,犹豫着伸出手指了指黑衣少年。

“周老二?”

白衣少年又点点头,黑衣少年则是嘁了一声也不知表达的是同意或者反驳。

“……我的天……”

苏天顾直直倒地。

“我在做梦吗?”

“你死了才不会做梦。”周老二嗤笑。

“但是——你们是怎么?”苏天顾有些摸不着头脑,“周哥也就算了,但是连周老二你也……”

“你的意见很大?”周老二眉眼全是戾色。

“不不不完全没有,只是有一点疑惑。”苏天顾深知周老二的坏脾气,连忙改口。

“哼—”

周老二也不理会,只是把头扭过去不再看苏天顾,莫名的,苏天顾居然从中看出了几分诡异的萌感。他想,或许这就是年龄偏小的好处。

“总之,算是好事吧,终于不用担心消失了。”周老三笑着说道,看得出来,他是真心实意的。

“真是……恭喜了。”

苏天顾有点想哭,而在他眼前的,只是分别身着黑白衣的少年二人。

-TBC or Fin?

——————————————————————

评论(3)
热度(15)

© 宿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