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嘴,讓我當騎士!

雷文写手。

宿桑

Ikebukuro

*有生之年,我知道

*总之,乐乎这里投放的东西我一篇也没放弃,说真

*发出来求个luck(闭嘴)

其四

气氛显得有些沉寂——当然,这只是指旅馆的他们所处的房间内的气氛,事实上,这间房的房门正在遭受严峻的考验,从他们逃进来开始,就停的被人撞击。

虽然说帝人也想吐槽这每章急剧变换的场景,但是现在他却只是默默在心底吐槽嘴上说不出半个字眼来。

老实说,现在和一个陌生男人待在一佳旅馆的情况无论怎样都是出乎他的意料的——更不必说现在还完全是里世界的设定了。

——所以需要感谢九十九屋真一居然还好画上旅馆一类的事物吗?

不过即使有什么怨言和槽点,帝人也不可能当着这位声名远扬的人的面说出来。

况且,比起那些——现在更重要的事情是——

帝人抬眼看了一眼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的静雄,后者额头上绷起骇人的青筋,似乎调动着全身仅剩下的力气来强迫使他的身体运行——不过当然没有起到任何作业,金发男人还是没能活动丝毫。

——还是…打破僵局比较好吧…

——虽然我也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帝人深呼吸了一口气,下意识的攥紧了自己的衣角,双眼焦距移向角落。

从从前起,在信息显得相当不流通的乡下的时期他便听闻了有这样的一个存在——平和岛静雄,即为池袋最强的男人。

帝人对于最强这个词明没有明确概念——所以在亲眼见到之前他心里最多的也不过就是怀着一种真是了不起的好奇感——当然,在刚才亲眼目睹的时候就是另外的感受了,不过他也大胆的猜测着,这或许只是一开始。

——真的,稍微有点可怕啊。

然后缓缓的将气体吐了出来,帝人露出尽可能让人觉得安心温和的笑容。

“平和岛先生,那个,我觉得,你现在还是好好休息一下比较好。”

染成张扬金发的青年抬眼看了看他,虽然还是额冒青筋,但是眼神却并无丝毫杀气或是恶意。

“你现在的手机还在充电啦,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大概这这手机里的电量其实……应该代表我们的生命值这样的感觉吧。”

帝人注视着静雄的表情,小心翼翼的说到。

虽然现在静雄并没有什么多余的体力来进行恐怖举动,但是帝人却还是因为他身上所萦绕的暴力气氛而略带胆怯。

尤其是在说完这种近乎可笑的话之后,帝人几乎不敢再看静雄的表情。

——不过这样并不代表他不会继续说下去。

——毕竟,赶快分析好现在的处境和局势比起其他什么都好。

帝人苦笑了一下,又开始暗暗埋怨放了自己鸽子的某个竹马。

“从刚才我就注意到了,我身体遭受到攻击的时候,手机的电量也跟着扑簌簌的往下掉。”帝人顿了顿,看了一眼摆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但是平和岛先生你的更糟糕,电量进来的时候只有百分之几了,刚好这房间里有充电器,我帮你充电的同时,你身上被那些东西所造成的伤口却开始慢慢好了,虽然觉得非常奇妙,但是我还是这样大胆的猜测了一下。”

“所以,麻烦您稍等一下吧,我想用不了多久您就可以动起来的。”

沉默。

沉默。

沉默。

平和岛勉强动了动自己的手指,虽然较刚才有了进步,但是需要面对的事实是,他现在脸都动不了。

焦虑不安的心情从他的心房开始顺着尚未冷却的血液流动到全身,从一开始就被砸响个不停的门板更加剧了他的这种欲望,想要破坏一切的焦躁心情现在全都被不能动弹的身体压抑了下来也不知是好是坏。

平和岛静雄看了一眼坐在自己床边的少年。

看起来很普通的学生,不过因为娃娃脸不知道具体年纪,不过现在的话——大概和自己这种人是现在唯一的同伴大概他自己都觉得不满意吧。

并非自卑,平和岛静雄深刻的明白他人对于自己力量的恐惧,即使是极其关爱他的上司汤姆先生也是对他免不了几分的恐惧,更不必说眼前这个看起来就弱不禁风的少年。

——也没什么,如果自己是普通人也会是一样的。

静雄叹了短短的一口气。

他开始想要抽烟,也许尼古丁真的是会上瘾的。

“多谢了。”

静雄说道。

“不不不,平和岛先生您言重了!”

少年还是一副弱气的兔子模样,不过现在看起来没有刚才惊慌了。

事实上是,平和岛静雄被他灼热的目光盯得稍微有点头皮发麻。

静雄回瞄了少年一眼。

少年的眼神中并无丝毫恶意,澄澈异常,但是却饱含着好奇与兴奋,也掺杂着某些静雄所无法理解的情感。

——非要形容出来的话大概就是他弟弟平和岛幽常常被粉丝所注视着的,那种热切的崇拜表情。

——搞不懂,自己有什么好崇拜的。

静雄想挠挠头,但是身体还没有缓过劲来,不过事实上,他现在躺在这张算得上异常舒适的床上,心里有的,却只是满满的别扭。

通过刚才的搏斗,他也大概明白了自己目前的处境,静雄注视着自己被蹭上红色液体的双手,这是被他打伤的那些灰影血管里的液体。

老实说刚开始也吃了一惊,没想到这些怪物里居然也是血液,但是一闻便觉得没什么了,而且被蹭到他身上的液体也没什么流动性,立刻便反应了过来这并非血液而是颜料。

——异常清楚的认知……

——这里是画作的世界。

“那个,平和岛先生,请您在这里好好休息,我觉得,可以稍微调查一下这个房间,老实说……”帝人挠了挠头显出几分羞涩,“其实刚才虽然也是在逃命,但是我也把周围一圈的房间推了个遍,但是到最后却只有这一个房门打开了。”

“简直就像是……”

“简直就像是刻意引诱一样吗。”

静雄淡淡的补完了帝人没说完的话。

这个很快就能理解到,狼群有这种习惯,因为是群体行动,所以会喜欢把猎物刻意追赶自己的圈套中去,直至最后显露出本来的真心将猎物撕碎再吞入腹中。

简直就像——不,简直就是他们现在的处境一样。

“是的呢。”

帝人露出略有些难堪的笑容。

他们现在所在的是一间单人房,和很多城市中的宾馆客房一样,有着一张床和简单的摆设,对了,还有一台电视。

帝人把放在静雄身上的目光移到黑着屏幕的电视上。

不过这只是摆设,完全打不开。

而重头戏是静雄先生用来手机生命值充电的东西:一节数据线连接着方形的蓄电池。这个房间里并没有任何插座,所以能够给手机充电的也只有这一个工具,也就说明,他们两人只有一个人能够补全遗失的电量。

相比起活蹦乱跳的他,连基本的动弹都做不到的平和岛先生则更是需要这个。

不过事实上他也只是粗略的打量了这个房间,如果想要他们进来,应该不只只有这些东西的。

——绝对,绝对还有隐藏的因素。

“平和岛先生,请容我稍微调查一下这个房间。”

帝人对着床标准的鞠了个躬。

“叫我静雄就好了。”

“还有,不要太过于焦虑。”静雄想了想,发烫的血液丝毫也因为气氛而逐渐冷却了下来,“如果有人想要直接杀了我们,刚才就已经可以做到,不用拐弯抹角。”

少年显得愁苦的表情让静雄看着也不是个滋味,或许从平日的怪物姿态退下来到了真正的怪物身边,他也开始能够理解普通人起来了?

——话说安慰人是应该怎么做来着?

“所以你可以安心一点。”

“我明白了,静雄先生!”

帝人点了点头,终于表露出略微释怀。

——是的,现在自己并不是一个人,自己身后还有着池袋…不也许是人类最强的男人。

平复一下心情,帝人转向了房间。

帝人首先打开了悬挂式电视下摆放着的电视柜。

虽然看到的是实木家具,但是指尖接触到的时候却明明白白的告诉了他并非如此,虽然摸起来有些相似,但也只是相似。

——看来静雄先生躺在那张床上肯定不是很舒服。

意料之中的,电视柜中几乎没放什么东西,不过帝人还是注意到了角落里躺着的物体。

“这是……”

【入手原子笔】

【入手美工刀】

——啊,完全只是些美术用品……

帝人拧了拧眉头,露出有些微妙的表情。

——不过应该带上还是挺有用的吧。

——稍微做个设想……美术用具……说不定会对美术品的伤害力更大?

——应该没问题。

莫名的,帝人也就认同了自己这个凭空出现的想法,鬼使神差的把收罗到的物品随手装进了口袋里。

帝人思考着搜罗着其他的地方,虽然按照静雄先生的推断目前他们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不过却总是无法安心。

从刚才起就咚咚咚杂乱无章响个不停的门板最终也没被打开,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现在声音却逐渐安静了下来,但是帝人也没胆子打开门确认那些浑身晦暗的怪物到底是否真正离开。

——而且不能冒险,现在自己不是一个人。

帝人在心底补充道。

不过片刻之后他便开始思考另一个更为重要的问题。

“从一开始自己从那恶劣的电车下来的时候身边就是那些灰色的人……”

帝人按了按太阳穴,记忆和思维也逐渐变得清晰。

“如果没记错的话,那时候他们对我完全没兴趣才对。”

——所以说,是静雄先生的原因?

“不,还是太冒昧了。”

“这边搜查得差不多了——那么剩下的就是……”

帝人把目光投降了入口侧的半掩着的门,因为昏暗的光线而看不清里面到底有着什么。

——这个是自带的浴室对吧?

评论(4)
热度(37)

© 宿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