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嘴,讓我當騎士!

雷文写手。

宿桑

透松|一墙之隔

“呼……”


空气中传来浓重清晰而新鲜血腥味,夹杂着松岗正宗未脱下的工作服上的脂粉味一齐钻进了他的鼻子。

但他并不在意,只是用打火机点燃一根香烟,吸入一口尼古丁之后又狠狠的吐出烟圈。


不过现在他除了被点燃的香烟头在黑暗中的一点闪烁星火之外,其他的一切都是黑暗的,他甚至没办法看到自己的左手。


——该死的。


十分钟以前,一切同以往无差,身体和以往一样随着地铁而微微晃动。

十分钟以后,被塞在压迫到变形的地铁凹陷下的铁皮所构成三角安全区域里,他只能嗅到浓重的死亡气息,以及在点燃打火机时看到离自己十厘米左右的被折断建筑斩断的一条还在渗血的断臂——那大概从手肘的位置被折断的。


打火机点燃匆匆扫过一眼之后,他便不愿去接触第二眼。

虽然一直以来都在玩生存游戏、接触枪支,但是这并不代表他能够很好的接受真实的血腥,再多看几眼,也许就真的无法承受了。


老实说他这种时节选择吸烟并不是什么明智想法,虽然被关进这个连身子也无法舒展都狭小空间里的他毫发无伤,不过糟糕的却是从刚才开始就逐渐混沌的空气,使他不得不意识到这或许是个完全封闭的空间。


——窒息而死不是个什么好选择。


香烟的长度随着他大口大口吸入肺部的烟雾而快速减短,还未完全燃尽的时候松岗正宗便随手在地面捻灭了烟头,他昏厥之前的记忆逐渐涌了上来。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块路段应该是离地最深的一段,而且那种碰撞和车顶受到重击的话,应该不是地铁故障而是出现了道路坍塌将他们活埋了才对。


“嗤……”

他忍不住一声冷笑,这也是头一次他知道自己可以发出如此冰冷的声音。


——阿拉,这样百年难得一遇的事都被自己遇到了,我松岗正宗真是有幸。


他不由得如此讽刺自己,但是即使不抱什么期望却还是开始默默等待有可能的救援。不过他也并非想要单纯等待,因为光坐在这里什么也不做就是最可怕的事情,更别说或许还有其他人活着。


这样的信念激励着松岗,所以他首先尝试着移动支持出安全区域的白色铁板,不过压得十分牢实所以他没有成功。这事也没有使他沮丧,毕竟如果能够轻易撑开或许现在的他也就不是毫发无伤了。


然后他选择了用碎石有规律的敲了敲四周的铁壁尝试与外界或许活着的人进行联系,不过五分钟后也是未果,或许被掩埋得严严实实的幸运儿只有他一个人。

——好吧,孤身一人,八成活着的也就只是我一个人,值得高兴。


但是松岗正宗却涌不上任何称得上侥幸存世的窃喜或是丝毫的愉快,相反,莫大的悲哀感和从骨子里升起来的寒冷却在时刻不停的刺激着他的骨髓,周围或许全是死尸的事实更是灼烧着他的大脑。


——一切都如此令人作呕。


狭小的空间中,熟悉的机械电子音响了起来,碰撞到四周的铁壁折回,然后通过介质传达到松岗的双耳。


“诶——?”

“诶诶诶???”


松岗正宗发出了他醒过来之后的第一声。

然后他手忙脚乱的从口袋里掏出了显示着收到邮件的讯息。


“——”


——啊啊我是笨蛋吗?!!

松岗正宗发不出任何声音,他不由得捂住了自己的脸。

——居然连最简单的求助方法都忘记了。


电子音还在持续的响着,松岗正宗不得不抛下自己在一边纠结的心情,然后正式打开了手机的收件箱。


【小松??你现在怎样!我看到新闻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的联系人不多,除去店里比较熟悉的客人之外也就是平日的那几位熟人,所以看到通信人显示的时候,莫名的却安心了起来。

出了这么大的事,恐怕小雪他们要在外面急疯了吧?但只要这样一思考,便觉得全身也暖洋洋了起来,即使现在是独自一人身处地下百米的深渊。


松岗的手指在屏幕上敲击了起来,思考了片刻,他打算先发出自己安全的讯息,连带着也让雪村透通知其他人不要过于担心自己。


【还好,我很安全,超级幸运啦,完全没有受伤哦,也请小雪转告其他人不要担心。】


【真的?】

邮件像是在没有收到地面的阻隔一般迅速的传达,松岗正宗第一次如此感谢通信公司。


【真的( •̀∀•́ )】


松岗正宗还特意在末尾加上了颜表情,不过想来也不会让雪村透多几分安心。


【我说,小雪,你陪我聊会儿天吧?】

难得的,松岗正宗会用这种撒娇一般的语气来和雪村透说话,毕竟一般来说,把现在的身份倒置才是他们相处的常态没错。

虽然是同龄人,不过雪村透倒真的是很喜欢对他撒娇就是了。


【……嗯,小松你真的没关系吗?我根本挤不进警察的防护线,怎么办?】


【没关系,不要太担心我,我会很快就出来的,给我好好回家看新闻,说不定那样你知道我的消息才更快呢。】


【然后就是,我现在手上提了很多东西,现在我……就回家,边走路边打字可能有点慢。】


【嗯,没问题,非常感谢。】


松岗正宗轻轻敲击了屏幕键盘,然后开始想象现在雪村透的模样——或许他现在提了一手的R18游戏,应该还有些手办和漫画——总之按照他的话来说应该丰盛不小。


松岗正宗忍不住笑了笑。


——果然还好还好,自己今天的感觉是没错的。


【真好呢。】


【哪里好了?小松你现在明明在地下被活埋着吧?】

雪村透的语气中明显夹杂着几分不满和几丝怒气,不过松岗正宗知道这不是对着他,而是对着这场来得突然的意外。


【我是说,你在外面真是太好了w】


【…嗯。】


气氛诡异的沉默了起来,时间间隔了几分钟后,联络再度恢复了正常。


【小松,你那边是什么情况?外面的天气好冷啊,还下雪了,很冷,我想要赶快回家。】


【我这边是地下啦,冷到不至于太冷,不过我处在的安全空间倒是很小,老实说多活动一下都很头疼呢。】


松岗正宗伸手感受了一下四周,没有风,甚至没有丝毫的气体流动,只能单纯凭借他摆动的手指而搅动空气,说起来也就是无济于事。


【……是吗?小松你要务必多注意!!】


【好的好的。】


松岗正宗和雪村透就着平日使用不多的邮件开始了你一言我一句的对话,虽然说起来每天几乎是每天都黏腻在一起,但是这样真正认真的通过文字来交流的机会却是少之又少,所以,自然而然的,松岗正宗也想象到了或者两人会聊到不太一般的问题。


【手机快没电了……必须赶快回家……】


雪村透的打字越来越慢,现在几乎是几分钟一条邮件了,要不是知道他提着很多东西回家,不然松岗正宗或许真的会以为是和自己说话太无聊的原因,也许雪村透都要睡着了。


【老实说我也快糟糕了——这里的氧气完全不充足嘛。】

大脑逐渐混沌了起来,周围的二氧化碳浓度随着松岗正宗的呼吸和微微颤动的胸脯而逐渐变浓,似乎呼吸也被人抓紧了喉咙一般变得困难了起来。


【小松?!!!你没关系吧!!!】

雪村透的话语显得格外的焦急,一直以来他都是异常真实的用自己的情感面对着松岗正宗,而这一点松岗并讨厌,甚至是还有些喜欢——因为真的有人在乎自己这种感觉真的很棒。


——所以,自己也不能光是抱怨啊,不能再让小雪担心才可以。


【没哟!老实说我觉得我也想离营救不远了w总觉得不远处有人要来似的,从刚才起就有这种感觉了——所以,不要在意,继续陪我聊天啦。】


【……好的。】

【小松,我一直想要问……你…喜欢绿永将?】

【对——对不起如果觉得我太唐突也没关系!很抱歉!不想回答就不回答好了!】


松岗正宗皱了皱眉,手指却没有停下。


【为什么这么觉得?】


【因为你一直……】


【一直以来都对绿先生很执着?】

看到雪村透略显得别扭的回复,松岗正宗却忍不住笑出了声。

【绿先生一直以来都是我非常尊敬的人,但是也仅此而已,你都想到哪里去了——我可不记得你是腐男哦。】


【这—这样吗!】


【的确如此呢,反而是我……】

松岗正宗敲击屏幕的手指停了下来,他删去了将要发送的打好的话语,然后又敲击回去,又再次删除,再次恢复,以此循环往复。


——啊啊,真的如此卑劣真的没关系吗?


一个声音从心底响起。


——松岗正宗,你就是个如此卑劣的家伙。


像是耳畔有数台复读机,劝阻,同时又推动自己,即使觉得自己可恶,但是怎么也无法停下的却还是自己的双手,他恍惚着敲好了字点击了发送。

也就是指尖触碰到发送虚拟键的一瞬间,他似乎看到了自己轰然倒地失去生机的模样,看到了小雪抱住自己悲嚎的模样,看到了自己无比卑劣的行为所导致的系列结果。


——但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放弃,因为这或许就真的是最后的机会了。


【倒是我……其实,一直以来——我喜欢你——不,我是爱着你的。】


这次雪村透的回复是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后,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松岗却睁大了双眼死盯着屏幕希望迎接下一条邮件的第一秒到来,但是它却长到足以让他以为自己已经完全失去了资格,完全失去了松岗正宗对于雪村透的唯一作用。


——朋友的关系说到底也十分脆弱。


【这样说的我很过分,但是啊,我最爱的就是小松你了。】


雪村通信速度越来越慢了,松岗猜他应该正在爬楼梯。不过即使如此却不减他心中的热潮。


【过分的明明是我,偏偏这时候告白。】

松岗正宗忍不住窃笑,他知道自己的表白被接受了,很显然,他担心过头了。


【不,等到小松你出去之后就知道了,我啊——真的是个超过分的人哦。】


【是吗——那么我一定会出去的。】

即使如此宣告,心情越来越轻松的同时,但是与之相反的却是逐时逐刻消失的氧气以及他已经因缺氧而混乱起来了的大脑。


【对的,你必须出去,你马上就安全了。】


【出去之后,就交往吧。】

松岗正宗只是凭借这最后的一点意识敲下了连自己也意识不到的字句,单纯的表达自己的所想。


【是结婚才对。我有机会一定要好好蹂躏小松你。】

记忆中这条最后的邮件是在约莫十五分钟后。

然后思考最终也由此中断。


朦胧。

朦胧。

朦胧。

黑暗。

黑暗。

黑暗。


松岗正宗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里,病床边是坐在的意料之中的立花萤,不过意料之外的没有雪村透,病床外则是不停闪烁的照相机和一听就明白的属于记者的杂乱声音——不过松岗正宗显得没有丝毫的不开心。


“立花,我睡了多久了?”


“大概三天左右,医生说大脑你有点缺氧,不过并不严重,因为松岗先生你的求生欲望很强。”

立花的表情显得有些古怪,没有意料之中的松岗想象的欣喜若狂,开玩笑的想着这孩子也有安分的一天,但是松岗却真的发现立花的精神状态不佳,而紧闭的嘴却像是时刻要吐露出什么糟糕的不应该话语一般。


——怎么回事?


脑海中闪过一瞬这样的疑惑,不过他没有太过于在意,他现在更应该关注的是自己未来的恋人。


“小雪呢?他人呢?”


立花的表情像是有了一瞬间的僵硬和微妙绝望般的阴沉,最后便是全然的死灰。

“雪村先生的话——”

“他一直在你的隔壁。”


Fin.









算是揭晓伏笔吧

*松岗说你在外面真好的原因是因为雪村透本来今天要跟着他行动的。

*不过事实上以上那条不成立。

*小雪打字很快。

*猜猜松岗一开始看到的胳膊是谁的。

*你觉得立花说的隔壁是几个意思。

*所以说最自私的其实是小雪。


评论(5)
热度(24)

© 宿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