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嘴,讓我當騎士!

雷文写手。

宿桑

择日而亡

*我的妈我突然发现我好久没产帝受粮了。

*ooc轻松欢乐向(也许)

*十三卷剧透有。

*ABO梗,终于我也下手了。

*AA向。

*以上可以接受请食用。


龙之峰帝人是个标准的Alpha——起码他自己是这样认为的,虽然他在别人眼中比起Alpha的形象更接近于Omega。


——但是完全都没关系,我就是个纯Alpha。


帝人以散发着黑气的背景板微笑着拒绝了向自己告白的他之前连名字都没记住的男性Alpha,即使是散发出极具侵略性的、大概让正常Alpha一闻就会吐的信息素也只是让后者微微晃了晃神。


“我是不会介意帝人前辈是Alpha的!帝人前辈的美是超越性别的!!”

和帝人同样具有着童颜属性的矮个子男性愣神片刻后便如此呐喊道。


——但是我介意啊!谁他妈要和自己双重意味·同一属性的Alpha啊!

——我想要的可是个香香软软的Omega啊!


对方如果是Omega帝人也许还会开心的心花怒放一下然后认真考虑——不,即使不是也没关系,是个Beta、Alpha都没关系——只要不是个变态就好了。


即使好脾气如帝人,面对这个三番四次缠着自己的陌生Alpha语气也不由得加重了起来。


“请容我直言,你的行为让我真的感到不适。”

头一次毫无掩饰的、帝人对着一个自己还是完全陌生的家伙说出了这样的话,信息素也因为他波动的情绪而溢了出来。


按照生物课上的标准教育来说,两位Alpha,尤其是两名男性Alpha,在一起总是相当容易擦枪走火,并非情色意味而是真正上的物理斗争,本来两个Alpha处于同一空间超过一小时不打架都已经算奇迹了,帝人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明白这家伙为什么会对着自己发情的。


——对对对……就是这模样。

帝人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努力压制住自己想要食用暴力的冲动。


黑沼青叶略带着迷醉表情的感受着帝人的信息素,忍不住露出了有些迷恋的笑容。

老实说,他一开始也没想到会变成这种状况。

一开始他是抱着吃点DOLLARS的利益来会面龙之峰帝人的,虽然只看照片和资料是觉得他看起来很纯良,但是他还是做了十全的准备来以防各种情况。


即使各种准备各种猜测都做全了的黑沼青叶,也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被一个男性的信息素给吸引住了,还差点提前进入了发情期。

于是,黑沼青叶同龙之峰帝人的第一次会面(他自以为的),以龙之峰帝人用一种看变态的眼神而告终。


回去之后,黑沼青叶看着龙之峰帝人的性别一栏沉默了很久,天知道他为什么会对着同性别发情,虽然以前没考虑过,但是从现在开始,他大概要搞A*了。


黑沼青叶本来也不是一个能够正常形容的男性,所以他极快的接受了自己性向的改变。而同时,他又是一名行动力极佳的人,所以很快的,他又展开了第二次行动。


第二次的结局也是惨痛的教训,因为他在自己快要冲上去的时候被人突然截胡了——龙之峰帝人被一个穿着黑风衣的青年勾肩搭背的拉走了。

黑沼青叶还不想这么早就和青年碰面,所以他只好咬碎了牙往肚子里吞,而后对此他的评论也只有一条。


——日了狗的折原临也。


不过即使如此,被黑沼青叶称为“日了狗”的折原临也还是一如既往的勾搭着在非日常中尚且懵懵懂懂的龙之峰帝人,即使是觉得自己绝对胜了一比的他也没想到自己原来早已经被帝人草草发了好人卡。


“临也先生真是好人啊。”

和折原临也逐渐熟识起来了的帝人如此对自己说道,脸上全然是善意的微笑。


此处临也先生应吐血,此处我们应为临也先生点蜡。


啊不——当然现在沉浸于喜悦之中的折原临也是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三振出局了的。


真是可喜可贺。


另一头的黑沼青叶自然是不知道这些的,他首先把折原临也列为自己的敌人,紧接着又把帝人身边的每个家伙都查了个清楚——虽然刚开始也是有所了解,但是完全没想到居然会这么麻烦。


青叶恶狠狠的咬着牙,紧接着在印着黄头发的少年照片上划了个红叉,顺带着还恶意的画了个乌龟。


——看来得把娶帝人学长的日程给提前了。


黑沼青叶如此思考着,完全没想到帝人其实脸自己名字都不知道的惨痛事实——不过相比之下他更应该悲允的则是,他现在还没有和帝人正式接触却已经刷满了帝人的好感度,当然是负的。


不过少年你还记得你一开始的计划是要通过DOLLARS拓宽蓝色平方吗(划去)?


果然恋爱中的鲨鱼都是不理智的(划去)。


此后的黑沼青叶面对各路情敌、面对妖魔鬼怪、面对龙之峰帝人,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当然,与此同时,也更加坚定了帝人觉得这家伙就是个变态的想法。


虽然此后的见面同上文中几乎无差,但是值得高兴的却是,黑沼青叶终于让帝人完完全全的记住了他的名字,包括他的信息素——只要出现在帝人十米以内,帝人就能迅速的觉察并以最快的速度退散开来。


帝人对于自己的如此敏感,黑沼青叶还是决定先庆祝一番,对于他来说,这或许是一个好兆头。至于帝人的退散?那种东西对于他黑沼青叶存在影响吗?


“帝人前辈,这次我来其实不止是为了这件事哦。”黑沼青叶笑着向前跨了一步,帝人也随着他的动作而往后退了一步。


“不不不——我觉得我们应该没什么共同话题。”帝人强硬的想要打断这次谈话,脸上努力保持亲和的表情,“况且你不要再往前了,老实说我觉得我们需要保持一定距离——距离产生美这句话你听说过吗?”


黑沼青叶的动作迟疑了片刻,即使再不舍但是帝人的姿态已经强硬成这幅样子他也不能再怎样了,所以他只能略带沮丧的停下了脚步僵持在了原地。


即使对面传来的眼神再哀怨、哀怨到连帝人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的时候,黑沼青叶开口了:


“帝人前辈和我结婚吧——呸呸呸我错了!!!”


——我·果·然·还·是·太·年·轻·了!


帝人扬起笑容,收回了自己最后的一丝愧疚感。


这也许就是常言道的自作孽不可活吧。


虽然完完全全是心底话,但是即使蛇精病如黑沼青叶也明白自己说得不是时候,或是为了挽回刚才无意识说出的话,他清了清嗓子,顶着帝人质疑的目光再次开了口:


“帝人前辈……你需要清道夫吗?”


故事非常正统的展开了(并不),龙之峰帝人也终于迎来了他人生当中第一个可以自由使用的带团小弟——在消耗了他一只原子笔、一卷绷带和一瓶消毒水之后。


当然,黑沼青叶的故事并没有就这么结束,像是个变态一样的在各路情敌面前晃了晃自己家绑着绷带的手,恨不得贴上「帝人前辈」标签的他捧着手开始了日常的思帝人。


同时,在帝人眼中,黑沼青叶除了童颜变态又再次增加了属性,而这在帝人脑海中好一阵的刷屏。


——好一个变态的抖M。


帝人简直觉得自己就可以这样将就着唱出来了。


即使痛苦如帝人但日子却还要过下去,而在日复一日中,帝人终于也对日常看着自己泛滥信息素的黑沼青叶熟视无睹了。


再次可喜可贺。


“青叶,要一起去水族馆吗?”


某日,龙之峰帝人突然向黑沼青叶发出了邀请。


“诶——!?”

听到帝人对自己头一次的邀请,没有想象中的狂喜,黑沼青叶更多的感受到的是一种风雨欲来的危机,但是为龙之峰帝人处理着脸上的伤口的他自然不能说出自己的疑惑,只是笑着用棉签沾酒精处理帝人脸上的划口。

“好哦。”


“我就知道青叶你不会拒绝我的。”

帝人笑着,但却不慎扯痛了脸上的伤口,登时被拉开的伤口就涌出了猩红色的液体。


黑沼青叶皱了皱眉,但看着帝人全然没有变化的微笑却又说不出一句话,只是沉默着又继续处理帝人的伤口。


有什么东西开始变质了。


去水族馆的时间定在了周六的下午,已经提前来到的黑沼青叶却更早的看见了捏着门票以柔和目光注视着他的龙之峰帝人。


莫名其妙的,黑沼青叶觉得现在的帝人陌生得可怕,这是不同于之前任何姿态下的帝人,简直感觉下一秒就要流逝于指缝了一般——永远也抓不住的挫败感。


黑沼青叶其实不喜欢水族馆,这一点他是没有告诉龙之峰帝人的。


但是相反的是他喜欢水生生物,在海洋中的庞然大物,无论看几次都会觉得十分震撼。

尤其是代表了蓝色平方的鲨鱼,正是他最喜欢的生物。


讨厌水族馆的原因其实很多人也猜测得到,被囚禁在狭隘的水箱里供人观赏,简直想想就要吐了。


黑沼青叶是鲨鱼,同时也不是。

鲨鱼既然可以被人类抓住,那么就证明人类远远强于这所谓的海洋霸主。

所以,黑沼青叶是人类。


整场下来青叶都是一种要吐了的心情,但是只要靠近帝人,嗅到他的些许信息素便能安心了下来,黑沼青叶觉得人类也真是一种奇妙的生物。


但是同时,一整天下来,他却更加不安了起来。


——快要看到结局了。


莫名其妙的,黑沼青叶出现了这种连他自己也不明白的念头。


其实龙之峰帝人和黑沼青叶的发情期很接近,这件事他们两个人都知道,所以当晚他们直接去了青叶的公寓,进一步的成长为了真正的男人,你情我愿,挺好的。


一切回归了日常,只不过两人的见面次数却逐渐减少了起来,但是蓝色平方的行动还是正常的持续着,一如既往。


时间一天天的流逝——然后,黑沼青叶再次见到龙之峰帝人的时间是来良中学新学期的开学期间,地点是在医院。


重症监护室里的龙之峰帝人看起来很平和,躺在床上的他除去了那些医疗器械之外看起来就像是睡着了一般,只是一切都是惨白色的环境刺得黑沼青叶有些不适。


然而比起惨白色更加扎眼的是和他处于同一空间的两个身影。


“哟!好久不见了!”

青叶坦然的打着招呼,丝毫不畏惧面前的男性会对自己做出什么过激行为来。


“黑沼君……”


“没什么没什么,我什么也不会做的杏里学姐。”青叶笑着侧开了杏里的身影,“我只想和纪田君谈谈话——保证什么也不做,毕竟我向帝人前辈保证过的呢。”


肆无忌惮的碾压他人伤口,黑沼青叶仍旧是一副乖巧的做派。


原本只是低垂着头一言不发的正臣顿时捏紧了夹在腋下的支架,抬起头几乎凶恶的瞪着扬起恶劣弧度的青叶。


“那么——稍微借一步谈话咯?”


没人会反对。


他们顺利的转到了医院外,毕竟如果一会儿真的打起来他们也都不希望有人来打搅,虽然在要求安静的医院打架本来就很不道德。


“你要说什么。”

纪田正臣的声音沙哑得可怕,稍微有点理智的人都会知道现在纪田正臣的心情有多糟糕,不过十分有理智的黑沼青叶不包括在内,所以他毫无顾忌的开口了。


“我和帝人上床了。”

这一次黑沼青叶没有加上前辈的后缀,相对使用了更为亲昵的帝人一称。

然后纪田正臣一拐子挥过来干脆的把黑沼青叶额头砸出了血,回应的则是黑沼青叶的拳头。


应验了那句Alpha不能和平共处的话,然后他们顺利的打了起来,一切都在两人的意料之中。


最后是黑沼青叶干脆的取胜。

健全人打半个残疾人?


呵呵。


但是不能否认的是,正常人的黑沼青叶其实也被打得挺惨的。


双方发泄之后都稍微冷静了下来,黑沼青叶有些吃痛的揉了揉自己被敲出痕迹的手臂,继续了刚才的话题。


“你啊——知道帝人学长在和我做的时候喊的是谁的名字吗?”


黑沼青叶漫不经心的说道,顺便捡起被自己扔在地上的外套,随手把它扔在了肩头。


“啊——我记得是什么来着?”


黑沼青叶脸上表现出刻意的疑惑,随后的笑容和眼神便是赤裸裸的恶劣和作弄之意,眼神中带着轻蔑,他快步跨进了医院,独留下了瞳孔紧缩的纪田正臣。


——嫉妒。


——嫉妒。


——嫉妒。


——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


黑沼青叶的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了自己的心头,同时被碾压着的还有他的胃,简直像是下一秒就可以吐出来的一般。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痛苦痛苦痛苦痛苦痛苦痛苦痛苦痛苦痛苦痛苦痛苦痛苦痛苦痛苦痛苦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


黑沼青叶狠狠的抓住了自己已经青紫的手臂,像是寻求些什么开始折磨自己的伤处,迷醉般的快感也同时涌了上来,但是却完全比不上龙之峰帝人信息素为他带来的那种悸动感。


——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不够


黑沼青叶开始忍不住泛酸,头一次如此鲜明的表达出自己的情感。


——凭什么那家伙什么也不付出就可以得到那么多。


——凭什么所有人都会喜欢他。


——凭什么帝人前辈他……


“不不不——不不不——绝对不是这样——”


黑沼青叶无视在医院里来来往往的人群,浑身冰凉的蜷缩到了墙角,明明穿的已经很多却还是忍不住瑟瑟发抖。


“绝对,不是这样。”


像是哪里传来了轻微的笑声,然后越来越近,似乎就在耳膜的不远处——


“——诶?”


青叶抚上了自己咧开的嘴角。


“什么啊——原来是是我在笑吗?”


他只是如此笑着。


几月后。


“帝人前辈!欢迎回归!”

青叶再次喊出了这句话,从帝人一苏醒过来他就直接把帝人接到了自己家,而帝人因为也在青叶的公寓长期居住过一段时间所以也不觉得奇怪。


“这句话你今天都说第三次了。”帝人笑了笑看着自己的公寓大门,“哎呀,感觉一切都还是昨天呢,但是没想到现在居然马上就要和青叶你是同一年纪了。”


“嘿嘿……”青叶拿出钥匙帮帝人开了门,“帝人前辈为什么要这么着急回家啦,我家难道不好吗?”


“也不是啦,只是太久没回家了。话说——青叶。”帝人转向了青叶,眼神中掺杂着些许的疑惑,“你——是不是,有哪里变了?”


“啊啊——难道是帝人前辈觉察到我长高了吗?真是感动啊!”


“或许吧。”帝人笑了笑踏进了家门,“对了青叶,你怎么会有我家的钥——”


龙之峰帝人来不及说完眼前便逐渐黑暗了起来,甚至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

在他身后的娃娃脸少年手上拿着寻常人绝对不会拿在手上的危险物电击枪,只是淡淡的笑着,一把接住了帝人瘫软下来的身体。


“啊啊——还是做了。”少年挑了挑眉收回了电击枪,全然没有犯罪的姿态,只是轻柔的抚摸着帝人的头发,“所以说——全都是帝人前辈的错哦,如果不是这么着急回家的话。”


“如果帝人学长不是这样的话,我也不会出手的哦。”


少年随手打开了帝人家的座机,电话开始自动播放留言:


“喂!帝人吗!你在家吗!?如果在的话给我回电话!还有千万离黑沼青叶那家伙远一点,那家伙已经疯了!”


“兹——”


“喂…是帝人君吗?那个,我是园原杏里,虽然——不,请你离黑沼君务必远一点!”


“兹——”


“喂……”


名为黑沼青叶的怪物没有再继续听下去,因为他已经得到自己最想要的了。



FIN.

———————————————————


*搞A:相当于搞基

帝人会和青叶上床是因为他之后和正臣见面本来他是抱了必死的心态的,然而有杏里。

5400字左右,本来只打算3000+,现在看来我还是蛮拼的。

最后我就问问——糖好吃吗wwwww


评论(8)
热度(228)

© 宿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