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嘴,讓我當騎士!

雷文写手。

宿桑

翔叶/all叶|次元游戏

*关于主翔叶向的乱七八糟真人游戏设定。

*于此之前的设定为翔叶均为游戏UP主。

*虽然好想说食粮向啊但是有人可以告诉我食粮是什么意思吗。

*角色有自己的私设。

*我觉得写了自己觉得有点雷。

*以上可以接受请食用。


00.


空间狭隘的四方房间正如同一个四方的盒子,没有丝毫缝隙的空间之中似乎连空气也都是凝结的。


漆黑和惨白的色彩将墙面色彩生硬的切成两半,而在黑白两墙的墙根下分别靠着两个男性。


叶修被强迫拘禁在这个房间已经三天了——或许它用空间的形容更为贴切。一开始匪夷所思的事情是在这个没有门窗甚至没有一丝缝隙的房间自己是如何进入的,而在原本以为自己会在这种情况下因为缺氧致死,或是因为完全没有进水或进食而亡,现在即使过了三天,即使随时都硬绷着精神也没有丝毫的困倦感。


——啊,对了。


叶修摸了摸自己的下颚,如果是以往三天不剃早就胡子拉碴了,但是现在却……


——简直就如同时间空间也在这个房间里凝固了一般。


准确来说他推算出来的三天并不准确,因为在这个房间内完全没有办法得到计时手段,同时自己似乎还在这个房间内昏迷了一段时间,那么就也必须更加严格的推算。


——而现在……

叶修瞥了一眼目前还处于昏迷状态的高大男性,因为自己对于凭空出现一个人看得很清楚,所以如果从他那里得到准确的日期的话,那么也就可以知道自己究竟失踪了多少日了。


虽然更加引人注目的是男性突然出现这件事,但是事实上看到全然没有出口的房间和自己的状况他大概也明白了,这绝非是正常现象。


“唔……”

高大男子扶住额头,微微颤动睫毛睁开了眼睛。


眼神中带着迷蒙,他微微转动脖颈打量四周。


“我说——来交流一下?”

叶修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笑眯眯的看着他,后者立刻警惕起来,如同猎豹一般绷紧全身肌肉做出战斗姿态。


“喂喂喂——别紧张。”叶修稍稍往后退了一步以免激怒面前的人,但同时却又伸出左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以示让他放松。


后者的姿态放松了下来,但是表情却更加的疑惑,同时也带着一种不可置信的惊喜感,“一叶之秋……君莫笑?”


“——诶?”


叶修的表情僵持了数秒,然后也觉得对方的声音略微耳熟了起来,但是终究没有立刻想起来是什么。

但是对方所念出的两个名字他并不陌生,正是他的实况游戏所用过的网名,君莫笑很出名他是知道的,但是面前这个人能把他初期使用的没什么名气的一叶之秋也说出来,就稍稍让他有些震动了。


叶修沉默了下来,现在他反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老实说,在这种超现实的情况下还遇到认识自己声音的家伙实在是出乎意料,不论对方是粉是黑。


叶修开始想念烟草味,他的嘴里已经快淡出鸟了。


靠在墙根的男子似乎终于清醒了过来,眨了眨眼接着拧紧了眉头,“这里是……”


“如你所见。”叶修耸了耸肩搭话到,“虽然很不幸但是我们应该是被某种超自然现象绑架了。”


“你开什么……”话还未说出来,男子自己却安静了下来说不出剩下的话,因为呈现在他面前的四方体没有丝毫的缝隙。


沉默了许久,叶修看着男子仔细摸索完了不大的空间后不可置信的表情上前拍了拍他的背。男子所做的举动是他在这间屋子里做过无数次的行为,虽然这种想法很自私,但是叶修却莫名的安心了起来,因为这冰冷的房屋里终于不止有他一个人了。


——真是恶劣的想法。


“即使沮丧也没办法,你最好还是接受现实。”叶修正了正色,“而且我有问题需要你。”


男子点了点头,但是同时他也提出了问题,“你是君莫笑。”

严格来说这并不是一个问题,因为提问的人用的是陈述句。


叶修点了点头。

“你还记得你在外面的时间吗?”


男子拧紧眉头点了点头,“我记得刚才刚刚上传录完实况。”然后他又转向了叶修的方向,眼神似乎有些哀怨,“你已经两周都没有更新了。”


叶修被噎了一下,他倒是没想到面前这个人在这种情况下还关心自己的更新问题,不过此刻他注意到了重点。

“……两周?”

叶修确定自己醒来顶多渡过了三天,老实说他不认为自己光在这个房间就昏迷了十几天,因为面前这家伙从出现到醒来也不过只用了三个小时。


“我也是上传完实况才变成了这样,也就是说,我已经失踪了大概两周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男子一拳捶向了墙壁,其力度叶修甚至认为能够粉碎他自己的骨头,不过事实上却是连一道红痕都没有留下。


男子也茫然的看着自己的手。


“那么自我介绍一下吧。”叶修叹了一口气,但是尽力露出了柔和的笑容,“你可以叫我君莫笑,或者叶修,当然,我觉得叫我的本名更好 。”


“……孙翔。”

男子不知为何突然有些别扭的别过了脸。

“我的名字。”


01.


孙翔半靠在白色的墙面上,锁紧着眉头一副不甚耐烦的模样,但是事实上只有他自己知道,现在他攥紧了的手心里全都是汗。


孙翔作为一个刚刚开始发表实况的UP主其实算是一夜爆红的那种,对于这种状况孙翔接受得毫无压力,应该说,凭借他对自己操作的自信,不出名才是奇怪的。


而一开始录制实况的契机是一个男人,一个他素未谋面的男人。

从还是高中时代开始关注的一个实况UP应该说是孙翔一直珍藏在心底的宝物,仅仅是听着声音孙翔就觉得已经心满意足。即使后者一直都未出名,但是孙翔却还是喜欢着他。甚至是他不出名连关注他的人也很少的时候孙翔有着一种莫名其妙的满足感——就像是看着他的只有自己一人,只属于自己的感觉。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孙翔知道这是自己幼稚的独占欲,对着一个完全不知面目的男性。


然后他开始了第一次交涉,以一名粉丝的身份,其中的过程很顺利,他也逐渐和男性熟识了起来,紧接着,男性消失了。


应该说,这样的结局孙翔也预感到了,毕竟付出和得到的结果完全不成比例的情况是人都难以接受。

——但是他失踪了。


孙翔暴怒了一段时间后便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一般的模样回归了自己的日常,即使心里像是缺了一块儿的感受也被他强行无视——直到再次听到了那个声音。


孙翔强制性收回了发散的思维,上下打量着面前的男性,以一种他自己都不知晓的充满了野兽般侵略性的眼神。


有些虚胖的白净男性只是淡淡的笑着,因为过长的额发所以看不清双眼,只是看到了勾勒起弧度的嘴角。由于叶修穿的是有些宽大的白体恤,所以孙翔也很清楚的看到了叶修的皮肤,喉结,锁骨——


——等等,你他妈在想什么!


孙翔强硬的打断了自己趋于情色化的思维,咽了咽有点干涩的喉咙,试图转移自己的思维:


“你在想什么,还有我昏迷了多久?”


叶修抬起头,“我在想什么一会儿再告诉小朋友,如果我没有计算错的话,你大概昏迷了三个小时。”


“我不小!”孙翔反驳到,“你又没有表,你怎么知道。”


“这是大人的法宝。”叶修调笑到,老实说他现在已经独自窝在了这里三天而没有说一句话,现在他还真忍不住自己的嘴皮子。

他清了清嗓子继续说到,“成年正常男性的心跳一般是一分钟在60到100不等,一般来说是75次,我恰好就是这样,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是不会计算错的。”


“你……”


“这没什么,如果闲到没事你也会这样的。”叶修笑了笑,“我是个医生,如果你以后生孩子的话我可以打折哦。”


“你才生孩子呢!”孙翔微微涨红了脸,但是却又默默记下了叶修的职业,这是以前的一叶之秋从来没有告诉过他的。


现在推翻屏幕和他处在一个空间是孙翔完全没想过的情况,即使是立Flag他也想大喊一句此生无憾了。


自然也只是想想,连孙翔自以为和善的眼神也是他脑补出来的。

现实是他一脸凶恶的瞪叶修,后者摸了摸自己的小心肝想着这孩子怎么这么凶。


那么就为孙翔点蜡。


“等等——这是什么,刚才…有的吗?”


02.架空


被囚禁在高墙之中的叶家的大公子叶修有着能使外人狂乱的姿态,无关性别,只要见到他的人都会无一的迷恋上他。


“叶修少爷。”


叶修接过旁人递过的纸伞,撑开纸伞之后又开始循环今天的日常。


叶修确定自己是被送来了个鬼的不知道的可以让历史学家哭泣的朝代——还是半古半今的那种。


在外面关于他的传言叶修也不止听过一次了,但是事实上他知道自己除了瘦了点头发长了点之外啥都没变,也不晓得是哪个胡诌的。


除此之外他发现,自己虽然设定上是少爷,但是家里完全没有自己的地位,但是却又不是没人关心的小可怜儿,而想反却稍微有点什么大的举动都会被人注意。


——活像是供了个菩萨。


叶修如此评价道。


虽然现在他处的环境比起之前好了不知多少,但是仍旧没有改变他被锁住了的现实,如果不是他走卵石铺成的小路的话,按照他这种天天院子散步的情况,不管这院子花草长多块都得给他踩秃。


一开始被送到这里来的时候还稍稍有点吃惊,首先是被乱七八糟的塞了自己的人设,紧接着被告知了任务,玩了无数大型游戏的叶修,死活都没想到,居然有一天他要沦落到玩真人恋爱游戏的地步。


——真操蛋。


当然这种话叶修不可能说出口,不然他就ooc了。


是的,比起真人游戏更雷的是他的人设。


天知道长了一张嘲讽脸的嘲讽性格俱佳的叶修会在一日被强制安上干净天真的名号,他简直想想就觉得自己外焦里嫩——但是真的会有人对着他这张脸还不会被拉了仇恨吗?


叶修深表怀疑。


但是即使怀疑他也还是要继续玩下去,虽然据说孙翔也应该是在这个世界的,但是天知道那家伙跑去了哪儿。


叶修伸出了手,轻轻捻起落在地上的花,

层层叠叠的衣袖随着他的动作滑落下来,因为一旁就是池塘所以落入些许衣角,外衣被沾湿的同时一旁的小厮想要帮他捞起衣角,却没想到叶修干脆把披着的外衣松了下来顺着就滑进了水里。


初春的水很冷,所以叶修制止了小厮想要捞起衣服的举动。


“回去吧,很冷了。”


水很冷,自然温度也是,丢了外衣之后片刻便感觉寒冷了起来,即使硬撑着叶修却也忍不住微微瑟缩起来了身体。

小厮见状连忙引着叶修回屋,生怕这位爷出了什么差错,毕竟他可担当不起责任。


回屋后温度一下就回暖了,冰冷的皮肤搓了搓也变得暖和了起来,因为他的房间里安装着从西洋送来的壁炉,虽然不太了解外界情况,不过叶修也知道这八成就是这里的最高待遇了。


不过此时他只是半倚在了木质的窗框上看着窗外的落花和飘在水面上的白色外衣。


“差不多……也该出来了吧。”


——列表的第一人。


——TBC

————————————————————


我的妈我为什么作死,这种题材是我最不擅长的。


评论(4)
热度(39)

© 宿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