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嘴,讓我當騎士!

雷文写手。

宿桑

透松/新航道

*ooc向注意

*阴暗表演×病态情感有

*略有不良描写?

*总之我就是喜欢写这种东西啦(你滚

*大量私设,例如绿宗分开之前一直都是交往状态

*以上就是食用说明


雪村透看着在自家料理台前忙着收拾餐具的金发青年用手支起了脸颊,不自觉的就透露出了几分笑意。


现在是他们临近TGC比赛的前一周的一次聚餐,当然,是由在三人当中料理水平最好的松岗正宗负责。目前因为时间已经很晚了,而身为高中生的立花萤在第二天还有课程,理所当然的就被他们赶回了家休息,如今也就身下了他们两人来处理卫生。


雪村透有些着迷的看着松岗正宗修长匀称的身体在洗碗池面前晃动。


——小松很适合围腰。


他想到,然后又开心了几分。

——这样和松岗正宗同处一室让他很有老夫老妻的感觉。

雪村透露出浅浅笑容,其中只含有一种单纯的满足和喜悦感,为他的这种设想。如果说现在用他所擅长的漫画手法,大概他现在就是处于粉红色的背景而周围开了一圈的小花。


最近以来发生的事相对来说都还算不错,虽然不满于以往的二人世界被第三者打破,但是久违的TGC比赛也是时候迎来他们的队伍了——即使是现在对于松岗正宗来说完全不适合。


是的,完全不适合。

倒不是说小松不适合比赛这件事,而是说他面对今日的绿永将还是太早了。


——才不过一年而已。


雪村透想到。


但即使如此他却也是希望他的小松来参加大赛,相当于某个喜欢把「打破希望」挂在嘴边的人来说,他目前几乎是卑劣且极度期盼的,希望那个恶劣的人渣再一度的打破小松对他仅剩下的好感与期盼。


——也许也就是他说的那样没错,自己早就期盼他的退出了,自己扭曲的这一点,对于小松可怕的独占欲。


虽说如此,不过他对于能够「杀掉」绿永将的这件事也是期盼着的,而新入队的第三人立花萤也许就能带来这样的希望。


虽然侵入了两人之间长久以来的关系,不过目前看来他对于生存游戏的兴趣远远大于名叫松岗正宗这个人,所以目前雪村透还保存着好感与善意。


——如果在不涉及到小松的方面,或许也真的能够成为朋友也说不定,那家伙的确是个好孩子。


雪村想到。


而且立花萤的机动性很强,如果能够善加培养的话,绝对是最可怕的战场武器,对于杀掉绿永将这一点,也不是不可能——而这恰恰是他所无法做到的。


两害相比取其轻的道理他也还是明白的。


抬起头再次打理金发青年的模样,雪村透缓缓的吸入一口气后又缓缓的吐了出来,一如过往他所做这个动作的时候希望自己能够平复心境。


——冷静一点。

——慢慢来,不要着急。

——已经等了这么久,绝对不会功亏一篑。

——是的。

——他迟早都会是你的。


如同给自己洗脑一般,雪村透却又是忍不住弯了弯嘴角,以往空洞又带有几分浑浊的双眸此刻却绽放出异样的光彩。然而此刻他只是低垂下了脸,并没有人看到他透露着几近扭曲的爱意的目光和神情。


和小松的恋爱关系是在绿永将离开两周后建立的,老实说直接说他是趁人之危也没错,毕竟那时候的小松脆弱得不得了,似乎不随身捧在心窝了看着就会碎成一片一片再也无法拼凑起来。


——这时候的小松是无法做出正确的选择的。


雪村透自然明白这一点,所以他选择了告白,毕竟,如果错过这次机会,下一次的话不知又要等到何时。


——这是何等的卑劣、自私、又可怜啊。


心底有个声音如此嘲笑道,然而对于雪村来说已经毫无意义。


雪村透透露出略有些病态的表情。


——应该说,只要能和小松在一起,他就绝对不会放手,但是必要的手段还会采取,但是,绝对不会放手的。


如此思考着,雪村透弯了弯嘴角从地板上站起来走到松岗身后干脆的抱住了他的腰,把自己嵌入了温暖的后背。


松岗正宗被突然缠在自己腰上的双手吓了一跳,然后才意识到这双显得苍白修长双手的主人是谁。


“哇呜——小雪你干什么啦,我还要洗碗啦!从刚才开始就在发呆,也给我一起来帮忙啦!”


因为还有很多的碗筷没有处理,所以他犹豫了片刻便打算推开抱着自己的人,然而因为双手沾满了白色的泡沫所以他只是侧了侧身子希望雪村透明白。


“那我就这样帮小松洗好了!”

后者只是用略带兴奋的与其晃了晃从松岗腰侧伸出的双手。


“这样你怎么可能看得清啊,我可是比小雪你高哦。”


松岗忍不住笑了一声又回到了自己的工作上,然而他身后的人并没有打算就这样放过他。


在心底长叹了一口气,雪村透伸出左手贴近了松岗的腰,试探着的顺着腰线缓缓的抚摸了上去。

他画的工口漫画不少,自然知道哪些动作能够挑起人的欲望,更何况他已经基本掌握了他的小松的敏感带。


——就像是这里。


带着冰冷气息的指尖伸入松岗的衣内轻轻触碰了他腹部的皮肤,后者因为不适而微微颤抖着身体。


——看吧,就像是这样。


雪村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连带着另一只手也不犹豫的动作了起来。

冰冷的手指因为松岗的皮肤而染上了他的温度。


不经意间,松岗发出了一声小小的喘息声,这让雪村更加兴奋起来,动作也稍微大胆了点。


于是,他趁着松岗下意识弯腰的时候凑近了松岗的耳垂。


松岗的耳朵显得很薄,还带着两只耳环,或许是因为他之前的动作,又或许是因为他现在呼出热气打在了松岗的耳朵上,现在松岗的耳朵呈现出异常粉红的状态。


——小松的耳朵真可爱。


带着这样的想法,没有犹豫的雪村干脆的舔了上去,耳畔上也带有小小绒毛导致松岗左耳显出水润的状态,包括耳环上都因为有凹槽的原因变得湿漉漉的。


而让松岗耳朵变成这样的结果,是后者涨红了快要滴出血的脸直接推开了雪村。


“抱歉,我太过火了。”


——啊,是的,害羞的小松也非常可爱。


“喂!小雪你——”


雪村低下了头,像是犯错的孩子一般不安的绞着自己的手指,左脚也小幅度的画着圈,一副即将要受到惩罚的模样。


看到自己恋人的表情,耳朵旁缠绕着的热气似乎仍未散去,甚至有着扩大一只,逐渐蔓延到松岗的脸颊上来,松岗虽然还是觉得害羞,但却下不了口说雪村些什么了,只是捂住了自己的左耳避到了一旁。


“小雪你你你你——”


“怎么了?”


——看吧,心软的这一面也非常迷人。


“你今天是——”

松岗想问「你今天是吃错药了吗」,然而他仅仅吐出前几个字就被雪村干脆的截断了话语。


“因为穿着围腰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小松很色气。”

雪村透露出小小的羞涩的笑容,像是春天栀子花绽放一般的纯洁,然而口中却吐出与之完全不符的糟糕语言。

“我是正常的男性,所以不能怪我哦。”


“你这家伙!”松岗的脸更红,简直难以理解自己恋人说出了什么让他当机的字句,“你都不会害羞的吗?”


“小松,我可是工口漫画家啊。”


松岗正宗稍微有点想要撞墙,为自己恋人的职业,或许如今劝阻他已经太晚了,但是这样毫不在意的说出令人羞耻的话来也太——


松岗没有得到思考完的机会,因为雪村又凑了上来,把他夹在了冰箱和人墙之间,干脆的把自己的脑袋埋在了松岗的脖颈里,没等松岗反应过来就伸出舌头舔舐了起来。


舌苔的小颗粒小心翼翼的触碰着松岗颤抖的皮肤,留下了一道又一道的水渍,雪村甚至是用牙磕碰,在松岗健康色的皮肤上留下细微的红痕——属于雪村透的痕迹。


松岗没有反抗。


雪村意识到了这一点。


然后,他忍不住的狂喜了起来,努力抑制住从喉咙里泄出的笑意几乎就花尽了他全身的力量。


但是身体还是小幅度的颤抖了起来,雪村仍旧把脸埋在了松岗的脖颈,细细的感受着松岗汗液的气息。

而松岗因为他颤抖的身体,选择了干脆的抱住他。


肌肤接触到自己衣物的一瞬间,雪村透知道自己赌赢了。


是的,他所赌的就是松岗对他感情的转变。


虽然一开始提出交往意见的是他,松岗一直作为着被动方,然而最后最为愧疚的却也是他。


雪村透很了解松岗目前的心情。


——大概他的小松陷入了自我厌弃,觉得玩弄了自己对他的感情。


——但是不是这样。


雪村可以明白自己的卑劣之处远超松岗。


但是他不打算解释,也不会道歉,更不会主动分手把他的小松拱手让人。


——小松只要对我有一丝情感,那么我就会绝不放弃,愧疚转为真正的爱,即使再困难,也绝对会拼上性命去完成。


——而试探到了现在,总算是有了结果。


死死的抱住松岗,他把松岗修长脖颈上渗出的汗液舔了下来,然后吞入腹中,带着咸味的液体一进入体内,雪村透便觉得全身燃烧了起来,尤其热烈的地方是在下腹,全身都热量都朝着一个方向进发。


“……小雪。”


“嗯。”


气氛显得尴尬了起来,空气似乎也开始凝结,即使是雪村透也着实害羞了起来。


他把脸微微脱离了松岗,后者则是低下头用唇触碰了过来。


雪村透舔了舔松岗的唇角,露出来满意的笑容,从双眸中泛出幽幽的、如同野狼一般的光芒,


“小松,今晚你需要记住,我们这里的隔音其实不是太好哦。”


———————————————————


“啊,小松原来这么缠人我以前都没发现呢。”


“你闭……”


“进去的时候推着不要但是出来的时候又死死缠着不放甚至是吐一点嫩肉出来勾——”


“你闭……”


“虽然嘴上说着不要但是身体上却……”


“雪村透!!!”


黑发的青年噗嗤的笑了出来,注视着床上卷成一团仅露出些许金色发丝的青年,又缓缓的抱了上去。


——绿永将真是白痴,不过我不会给他后悔的机会。


评论(6)
热度(38)

© 宿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