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嘴,讓我當騎士!

雷文写手。

宿桑

将死之人

*正臣无数次轮回设定,每一次轮回的正臣总是面对了帝人当着自己的面自杀而无法阻止的情况,也就这样终于开始连思维感情也扭曲了的故事。


或许我不该这么做。


提着装着新买的休闲服装的口袋,纪田正臣打了个哈欠按下了通往顶楼的电梯数字。


半透明的玻璃展现出专属于只有在高空才能看到池袋的景色,同时反射出了他的模样——染成了黄色的短发,脸上一成不变的笑容,还有同样没有丝毫变化的来良制服。


“看来当时记下彩票中奖的号码还是有好处的嘛——果然我很聪明!”

漫不经心的打个哈欠,正臣看着脚下飞速流逝的景色和快速跳动而显得有些扭曲的电梯楼层数字,点了点头以称赞自己的高明。


如今,中了超级大奖的他,成为了不折不扣的亿万富翁。

与一切都断开了往来,目前他就居住在了这栋高级公寓之上。


虽然脸上还挂着笑容,但正臣却开始担忧起家中的幼时玩伴。


“今天不会闹绝食了吧?按照帝人的性格倒也是说不定……”

正臣叹了口气,却显露出一丝无奈却又甜蜜的表情——毕竟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已经同帝人同居,能够天天见到活蹦乱跳的帝人已经是极大的享受了。


“唔啊——早知道就直接网购好啦!我应该好好在家里陪帝人啊!”

揉了揉不算整齐的金色短发,正臣刚刚表露出一丝后悔情绪的时候却在注意到从眼前飞快闪过的、显出一片空旷的自己家楼下的几层楼显示出喜悦的表情。


“还好当时直接买下了顶楼这五层,现在倒也是不担心有人会来打搅我和帝人了。”


正臣再次点了点头,对于自己的这个想法也显得十分满意。


虽然他想要做事情是把整栋楼都买下来,不过还是未免太引人注目了只能作废———不过现在请人把能够通向楼下的楼梯口都封闭起来每层楼都安装上安全门这种计划显得也还是不错的。


——不管是想要上去还是想要下去都必须经过他的同意呢!


全然无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已构成犯罪,纪田正臣其人只是单纯的思索着自己已经同幼时好友居住在了一起的这件事——应该说即使是意识到了,也只是更加的义无反顾而言。


电梯稳稳的在最高一层停住,原本洋溢着笑容的正臣终于把僵持上扬的嘴角放下,如同涟漪一般接连不断,最后透过玻璃所投映出来的面孔已经恢复到了他最熟悉的、毫无表情,甚至是毫无丝毫情感波澜的状态。


连瞳孔也显得空洞起来,正臣只是条件反射的抹了抹自己的眼角——此刻并没有眼泪。


微微颤抖着嘴唇,正臣只是从裤兜里掏出了一把银色的钥匙。


恐惧。

恐惧。

恐惧。


咧了咧嘴,但却仍旧没什么笑容,用鞋子轻轻敲击着地面,正臣颤抖的双手并没有成功吧钥匙插入孔洞。


——这样的自己,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闭上双眼的同时,污浊的感情与如同在黑泥中翻滚搅动的记忆一同映上了大脑皮层,稍稍触碰的同时就什么也感受不到了。


帝人无数次于他面前死亡的情景无休无止的在正臣的脑内播放,也并非是重复播放的无聊卡带,一次又一次,始终无法阻拦的每一个世界帝人相同的死亡。


“哈…哈……”

由声带震动发出略微沙哑的笑声,纪田正臣忍不住在「自家」之外开始大笑了起来,甚至因为笑得太过开怀,甚至连腰都快直不起来只能勉勉强强的把身体支撑在了铁门之上。


——帝人还是帝人,那么纪田正臣也还是纪田正臣。


微微染红了眼角,像是卡带一般停止了大笑,正臣只是揉了揉脸又流露出无比虚假的一如既往的轻佻笑容。


——所以我绝对不会允许。


往常一样意味着什么?

正臣身体开始微微颤抖了起来。


——也就意味着,一切都是无用功。

——龙之峰帝人的生命会再一次从他的面前流逝。


正臣想,他的轮回与重生并不仅仅只是上帝的惩罚——更多的,他认为还是让他去拯救帝人,所以绝对不是饱含着痛苦的事情,相反,每一次都应该是新的希望才对。

而如今无法阻止一切发生的他本身才是最大的错误,痛苦的也绝对不只是他一个人。


那么对于此刻的他来说自己是纪田正臣还是其他人没什么关系了,是否需要同记忆中的其他人建立起人际关系也都没有关系了。


正臣认准了一个隐藏在心底的结论。


——现在的他不管是谁都只是为了帝人而生。


更多的时候,阻止着帝人向着命运途径前进的正臣也开始认真的观察这位儿时的玩伴的一举一动,直至今日,正臣经过日复一日的细致打量终于到了连帝人的头发丝也觉得可爱的地步。


不管是身体还是大脑还是心脏,无一都指向了一句话——


——我是爱着你的。


正臣微微按住了发烫的胸膛,脸庞和耳根也染上了鲜艳的色彩,不自觉的就喃喃出口:


“我是……爱着你的。”


储存于脑海中帝人以往的笑容如同一根细棍把胶着成一团的黏黏糊糊的正臣的爱意搅起了波澜,或许就这样沉溺于名为「龙之峰帝人」的爱之海之中就是名为「纪田正臣」的人类最好归宿。


——我爱你。


正臣稳住手成功的打开了公寓的铁门。


分割开两个世界的界限此刻就掌握在了他的手上。


“帝人!我回来咯!”


连自己也没意识到的流露出真心,正臣只听见内里的卧室一片叮叮当当铁链做响的声音。


其实并不用猜测,他也明白帝人又会在家中做些伤害自己的事情了。


眼神冷了下去,正臣提着新衣服的口袋慢条斯理的锁好了门,又慢吞吞的换上拖鞋终于移步到了卧室的门口——黑发的少年此刻探出了头显得十分拘谨的看着他,眼中夹杂着恐惧与数日以来却仍旧存在的不可置信。


正臣自然不会等帝人自愿走到他的身旁——这也不可能——他面前的少年脖颈上锁着由他亲手锁上的黑色的链圈,而链接着床头的一端也只能供他走到卧室门口这个地方而已。


无视了少年惊恐的表情,正臣快步上前紧紧的拥抱住了黑发的少年。


如果说之前还有什么愧疚或是后悔的情感,而现在双眼接触到帝人充满生机的脸的一瞬间,便是什么也都忘却干净了,只剩下了甜蜜的气息紧紧包裹于两人之间。


轻拍着少年的后背像是做出抚慰动作的正臣,习以为常的看到少年脖颈上的因为想要挣脱而造成的红色痕迹——倒是什么也并没有说,只是轻柔的抚了上去——略微冰凉的指尖触碰上微红脖颈的感觉让帝人身体也随之微微瑟缩。


“要上药才可以呢……瞧……这里蹭破皮了。”


正臣笑着轻轻触碰着少年的伤口,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回到了客厅拿出了医药箱又笑着回到了帝人的身边。


“现在乖乖站好,我要给你上药,不然如果感染的话就不好了~”


“正臣——纪田同学……”没有意识到自己话语中对于面前少年称呼的改变的帝人略有些窘迫的挠了挠脸颊,又指了指脖子上的项圈,似乎想要避开这双冰凉的手,“那个……可以把这个取下来吗?”


随着帝人的动作,连接着卧室的锁链发出叮叮当当撞击在一起的声音。


“抱歉——这个不可以哦帝人!”


“……”

露出果然如此表情的帝人,的确是不对自己能够摆脱限制住自己几米面积的锁链抱有希望了,与此同时,但他内心还是免不了有些害羞的情绪——面对着纪田正臣向他伸过来的手。


“纪田同学——我可以自己上药的——不…不必要麻烦你的。”


后者只是笑着拿出了药膏,动作轻柔的挤出了药膏将就着还套着项圈的帝人的脖子开始抹药。


冰凉的指尖触碰到被磨得火辣的皮肤让帝人微微瑟缩起来。


龙之峰帝人印象中的纪田正臣的确很爱笑,不过大多数时候都挂着轻佻且随意的充满暖意笑容——而如今,面前的人类的表情更接近温柔到了虔诚的地步。


背对着正臣,帝人忍不住开始微微颤抖起来,上下的牙齿也像是打颤一样细细的撞击。


——可怕。


——好可怕……这样的纪田同学……


即使脑子里下达无数条必须离开才可以的命令,但事实上帝人却不得不被囚禁在这算得上宽敞的也许大多数人一辈子也买不下的大房子里。


正臣并不太喜欢他拉开窗帘和窗户,所以帝人也很少拉开来。

被独自一人关在昏暗的卧室里的时候,帝人开始怀疑这名出现在他面前几乎可以称作他人生当中当之无愧的「恶魔」里子里到底是谁。


无数次想过这一定不是纪田正臣的同时却又一次又一次的被自我所否定。

——没人能够比作为纪田正臣竹马的他更了解纪田正臣。


帝人闭了闭眼让自己的心情尽量恢复到平静。


然而最让帝人恐惧的并非囚禁失去自由也并非纪田正臣这个人——


——而是,他惊恐的发现,自己似乎在这日积月累的寂寞与孤独当中却对正臣产生了不一般的感情甚至是说不清的依恋与爱慕。


——斯德哥尔摩症……


——我们相互点燃了。


帝人想。


也许——TBC.


评论(9)
热度(92)

© 宿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