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嘴,讓我當騎士!

雷文写手。

宿桑

圣杯

叶修把指间夹着快要燃尽的香烟狠狠吸了一口随手扔在了地上用角碾灭。


香烟火星在空中划过漂亮的弧线让他不禁想着再来一根。


其实就这样把爱因兹贝伦城堡的木地板烫个洞也挺不错的,添加一分生活气息嘛。


毫无愧疚之意的青年把目光投向了钉在墙面上的大!大量照片以及抵着墙的木桌上——那里散落着自己此次诸多对手的信息。


叶修拉过木桌前的椅子打开了他带来的便携电脑,老实说在这雪国的城堡住了这么久他还是有些不习惯,说起来也就只能怪那些自诩高人一等的老古董魔术师了吧。


名为叶修的异国男子来到于此只为了一个目的——圣杯,而迫切渴望着胜利的爱因茨贝伦也正是需要着叶修的存在——即使后者是被魔术世界所唾弃的邪门歪道。


不过这一切叶修都不在乎,毕竟如果他注意到一点的话,恐怕现在站在这里的也就不会是他了。

——总之,互取所需,何乐而不为呢?


叶修看了看被安置在墙角朴素的黑色长方盒,终究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


艾因茨贝伦对于他的能力还是存疑,不过这也是正常的,毕竟圣杯战争的机遇实在难得,艾因茨贝伦是无法忍受再一次失败的。


叶修已经打开看过了,放置在里面的,是属于千年前王者剑士的剑鞘。


——记得是叫冰雨对吧?


老实说叶修的的确确是不满的,其实凭借着他的资质也是有一定几率召唤出剑士,不过,重点是,叶修并不在意自己所属英灵的阶级,无非就是一柄利刃而已,再锋利的武器,但凡不称手那还不如不要来得好,况且对于这次的对手。


叶修眯了眯眼快速扫过了目前已知的令者。


他可从来都没说过自己要打正面战。


说什么saber是最强的战斗力,艾因茨贝伦那些家伙果然是老糊涂了,最重要的,明明是使用者与从者的配合。


叶修摸了摸手背上的令咒,现在也只有它让他稍微得到安慰一点。


——不过,无论怎样。

——会赢得桂冠的,只会有一人。


****

远东地区


喻文州收拾着自己不多的行李,开始细细回忆起自己同御三家之一的家主——王杰希的计划。


※按照王杰希的安排,他们故意将扭曲的事实公开发布。喻文州三年前已经被圣杯选中,然而按照王杰希的意思一直慎重地把右手的烙印隐藏起来,直到这个月才把得到令咒的事实公之于众。之后,就装作一名一起角逐圣杯的同行,与他决裂。


虽然说起来简单,虽然从一开始就是作为这位魔术师的助手而出现,然而,应该说,喻文州的心中还存在动摇。


他没办法理解自己是如何被圣杯所选中的。

按照他的性格和想法来看的话,着实是没什么渴望让奇迹的许愿机圣杯也注意到的。


喻文州笑着摇了摇头进入了王杰希家空无一人的客厅——本来之前其实这里还有一人,同为王杰希徒弟的高英杰。

喻文州和他现在也还算是熟稔,知道这也是一个极具才华的魔术师好苗子,虽然按照一贯王杰希的想法让他留下来旁观学习,不过终究风险太大,毕竟这是战争而不是小孩子的打闹。


——而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即使是如此问过千万遍,也仍旧得不到任何的回答。


目前已知的master除了于此的作为御三家之一参战的王杰希以及「意外」参战的他,还要远在重洋之外的作为艾因茨贝伦参战的背负着「魔术师杀手」之恶名的叶修和英国时钟塔的高级讲师张新杰。


——看来除他之外的每一个人濠头都很大啊。


喻文州苦笑了一下拿起已经熟悉过千百遍的资料,指尖无意识的再次抚上了打印纸上黑发吊儿郎当男人的脸。


——想要,更了解……


无意识的呢喃出口,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近乎魔怔了。


喻文州叹了口气,脑海中即刻浮现出黑发男人的脸,并非是油性颜料印在劣质纸上的粗糙面容,而是更加柔和且温柔的笑脸。


是的,喻文州作为代行者的时候,曾经几年前某个战场偶遇过名为叶修的男人。


除了当时心脏强烈的搏击,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


张佳乐下了飞机拖着自己的行李前往了自己早就预定好了的旅店。


作为时钟塔的在校学生,他本来是不应该在在校期间擅自离校的,但是……


张佳乐搓了搓被夜风吹的发冷的皮肤死死盯着由圣杯烙上的令咒。


——他还真不知道在自己老师也拥有令咒的同时还和他好好相处,不,光是想想明天见面要看着张新杰的那张脸都够炸的了。


——而且……


张佳乐扫了扫旅店。


“都到冬木市了总不能让我回去吧。”


——更重要的是,他也有非实现不可的愿望。


“真不知道圣杯什么心态居然在战争马上就要开始的时候才给我令咒。”


“现在该去买笼鸡还是买笼兔子啊?”


****


东木市遥远的彼岸,爱因茨贝伦城内,叶修正在确认礼拜堂中央魔法阵的完成情况。


“差不多了吧。”一边检查着水银描就的线条,一边取过了黑盒子里制作精美无比在月光下泛着幽幽蓝光的剑鞘摆在祭坛中间。


——踏出这一步,接下来,就不是他所能决定的了。


连自己也没意识到的点了点头,叶修开始吟咏咒文:


“溢满时却要破却。”


“素之银铁,地石的契约,我主我师修拜因奥古。”


位于东木市深山镇的某栋别墅内,别墅房内地下室与百米开外的教堂中正在进行同步的召唤。


收到另一边开始的允许信号,喻文州开始缓步沉稳的念出召唤过去时代英雄的台词:


“涌动之风以四壁阻挡,关闭四方之门,自王冠内现身,在通往王国的三岔口徘徊。”


就算是沉稳如喻文州却也忍不住被感染上了激动的情绪,在心脏如同受到压迫般的疾速跳动的同时拔高了声音分贝:


“宣告————”


深山镇郊外,张佳乐已经顾不上嫌弃被自己不小心弄上鸡血的衣服,两只眼睛都开始同时发黑。


“汝身听吾号令,吾命与汝剑同在。”

“应圣杯之召,若愿顺此意,从此理,则答之——”


魔术回路头一次以极其可怕的速度开始活跃起来,魔力从他伸出的指尖快速从身体各个部位流逝。


不过即使如此,他也并无丝毫停下的意图。


“于此起誓——”


“吾愿成就世间一切之善,吾愿诛尽世间一切之恶——”


一句一顿的念出禁忌的话语,叶修几乎是快要咬破了舌尖才能勉强看清法阵。


“然汝当以混沌自迷双眼,侍奉吾身,汝即囚于狂乱牢笼者,吾即手握其锁链之人。”


青年咬紧牙关,继续往下吟诵。


“汝为身缠三大言灵之七天——”


“自抑止之轮前来此处,天平之守护者啊!!!!”


随着飓风的卷起或是消散,相隔不过百米或是远在重洋之外地区的召唤者面前,各是响起了一把威严的、属于其他世界时代的声音——


“试问,汝乃吾之master?”


——————————————————

※原文

丢个fate设定预定坑,设定超级乱<

找到时间再写<


评论(6)
热度(23)

© 宿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