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嘴,讓我當騎士!

雷文写手。

宿桑

未遂

四月末的产粮

设定是火种组+有过抑郁症的很黑又坏心眼的帝人

很多顺序都直接打乱了,比如,帝人和青叶认识很早。

戳雷注意,ooc注意,食用愉快

龙之峰帝人自两年前开始和一个名为奈仓的男人通信,虽然说来男人和男人之间互相通信对于一般人来说有些难以理解,不过龙之峰帝人却非常满足,满足于现在的生活。

帝人和奈仓的结识最开始是因为自杀网站,是的,自杀网站。

说起来还有些不好意思,也就是某一天,他突然发现自己似乎是患上了抑郁症,发现的时候已经到了拿起刀开始自残的地步了。看着鲜红的液体从手腕里缓缓流出来,帝人几乎没有任何吃惊的感觉,虽然以前没有意识到,但是潜意识里却明白了自己迟早会做到这一步。

没有处理伤口,帝人为了应竹马纪田的邀请一直都在认真学习,他明白,单单只是他切开皮肤流出来的这点血是不会造成他生命上的危险的——虽然一会儿处理地板会很麻烦。

借此机会,帝人干脆就凭借着自己的电脑开始寻找个自杀网站,一开始点开页面的时候,帝人才开始吃惊,因为他发现这些网站大大小小的竟然不下百家,虽然抉择有些困难,不过帝人还是点开了一个看起来比较正经的页面——毕竟他是真的想要找到和自己自杀的同伴。

说起来也是奇怪,帝人其实连自己都不认为自己是会自杀的类型,毕竟他的家庭还算是美满,他的各方面也并没有什么太多的烦恼,非要形容的话,他应该是无忧无虑的长大的典型人物。

不过他还是走到了这一步,绞尽脑汁的来想,帝人最后得出的结论也就是他自己本来就是个异常存在。

——自己,或许天生就是个怪物,所以才会与众不同。

虽然这样说起来像是什么中二病的口吻一样,不过帝人还是在心底默认了这个结论。

也就是怀着这种想法,帝人遇上了奈仓。

和他想象中自杀网站里的人的阴沉恶劣不同,奈仓是个非常温柔,能够倾听他一切烦恼的男人。

很难理解为什么这么温柔优秀的人也会想要自杀,不过介于自己也是没事找事的类型,帝人还是闭上了想要问的嘴。

时至今日,帝人已经和奈仓联系接近两年了。

【奈仓先生,还记得我前段时间和你说过的事情吗?】

趴在新家的被褥上,帝人感觉自己像是恋爱中的少女一样,斟酌了半天才犹豫着把修好的邮件发了过去。

一瞬间,帝人其实担心过如果奈仓先生万一忘记了该怎么办,不过片刻之后也就抛在了脑后。

因为一如既往的,一眨眼的功夫,奈仓也就回复了过来。

【欢迎欢迎,帝人是来到池袋了吗?我记得实在来良中学读书对吧?真好,我以前在那里的旧校其实读过书啦。】

【诶,真的吗?】

帝人激动了起来,指尖迅速的在手机键盘上敲打了起来。

【奈仓先生也在那里读过书吗?真是太好了!因为认识的人和我不在一个班级还想着我这种不擅长和人交流的人该怎么办,但是如果奈仓先生在那里读过书的话就感觉安心多了。】

【帝人是只要有我就会很安心吗?】

【说起来像是奈仓这样优秀又温柔的人,应该会很出名吧?】

生硬的转移了令他害羞的话题,帝人更加期待有机会了解到现实中的奈仓会是什么样的人,曾有一度,想要「了解奈仓先生」这件事几乎超越了他想要自杀的想法。

【要真的是就好了,可惜的是我非常普通啦,我还记得读的那一届有个高三的前辈叫狮子丸,整个学校三分之二的女孩子都喜欢他呢。】

【奈仓先生明明就很好。】

想不出更好的形容词,帝人开始怨念自己平时为什么没有好好上国文,现在找不到更好的话来褒扬奈仓。

不过同时,帝人也害羞于如果奈仓万一凭着他的话继续调戏他该怎么办这件事,毕竟这种事是奈仓先生常常会做的。

【帝人,要见面吗?】

【诶——?】

突然其来问句砸的帝人几乎说不出任何的言语,一直以来期待的事情,居然在现在被奈仓直接提起来了!

——不不不不对啦!现在是该紧张的时候吗!应该想想怎么回复才好吧!

朦朦胧胧迷迷糊糊的,帝人在恍惚间潜意识的耳边想起了竹马的嘱咐:「帝人,千万不要和奇怪的人见面哦。」

鬼使神差的,帝人恍惚的就打下了字——极其令他后悔的——

【……还是再等等看好了,最近开学其实有点抽不出时间——非常抱歉!奈仓先生!】

——诶诶诶——自己一直期待着的……自己刚刚做了什么混蛋事?

【这样吗?的确高中很辛苦呢,那么就算了吧,帝人一定要加油适应起来呢。】

——等等……奈仓先生……你该——先劝劝我吗?

——这种时候不该这么果断同意我的话啦!

——啊啊啊我根本想说的不是这个啊!

面无表情的,心如灰烬的帝人打下来干巴巴的同意话语。

沉寂了片刻,帝人回想起了白天里的一切,开始重新敲击键盘。

【那个,奈仓先生,请问,你知道dollars吗?】

【dollars?帝人对这些独色帮很感兴趣?】

【也不是啦……】

【虽然我没有亲眼看过那群叫做“DOLLARS”的人,不过一直听到很多传闻。”因为他们好像不喜欢出现在台面上嘛!可是,现在网络上大家都在谣传喔!】

【喂喂——奈仓先生,这个,明明就是前不久你在聊天室说的话啊。】

【毕竟我真的没有亲眼见过嘛。】

【那么,奈仓先生知道平和岛静雄和折原临也吗?】

脑海里突然浮现起了这个两个名字,想也没想,帝人直接求助了在他心目当中接近万能的奈仓。

【诶——为什么突然想要问他们?感觉这两个名字列在一起真是微妙外加好久不见的感觉啊。】

【嗯——因为我朋友说他们很可怕,不要接近,结果反而,唔啊现在充满了兴趣呢。不过,微妙?为什么微妙?】

【唔,不太了解折原临也,毕竟据说他在新宿,平和岛静雄倒是远远的见过见面,名副其实很可怕的男人。而这两个从中学开始就不和啦,每次碰面都会打架呢,帝人如果以后碰到一定要离得远远的。】

【真像我妈妈啊,奈仓先生。】

接下来又聊了几句,因为已经半夜了,虽然帝人还想接着再聊一会儿,不过却还是被奈仓给劝着晚安了——以身为学生青少年要好好关注身体的理由。

——真是温柔的人啊。

帝人感叹着,窝进了自己的被子。

即使是面对温柔如奈仓,他也仍旧隐瞒了一些事情。

比如,像是他是dollars的创始人这件事。

比如,像是微妙的察觉到了奈仓先生真实身份的这件事。

比如,早就已经把他的模样牢记于心的这件事。

——最好不要太低估我啦,临也先生。

怀着这样的想法,帝人并没有躺在床铺上很快就进入睡眠——他从枕头下掏出来另外一支手机。

从刚才起就在枕头下震动个不停引他的注意,虽然知道这支电话的另一头的少年会是如何的期待如何的等待他的回复,不过坏心眼的,帝人现在才开始理会它。

「黑沼青叶」

屏幕闪现个不停。

来电显示当中的名字在他的意料之中,毕竟这台电话也只存了他一个人的号码——想必以后也是不会多的。

没有再犹豫,帝人接起了电话。

“喂,青叶君……”

“帝人前辈……”电话另一头的声音显得格外幽怨,直接打断了帝人的台词,“太过分了,太过分了,今天比昨天延迟了接近一分钟啊!和折原临也那家伙聊得就那么开心吗!”

“青叶君……”颇有些无奈,帝人还是决定先安抚少年。

“不要不要,我吃醋了!吃醋了!太过分了帝人前辈!把可爱的后背放在一旁和一个老头子聊天有什么开心的!”

临也先生哪里是老头子了?

心里虽然这么吐槽着,但是帝人还是打算先做好手头工作。

“非常抱歉啦,明天一定会注意的。”

——虽然是有一分钟是他刻意延迟的啦。

——他是不会说看到青叶着急的脸是有几分开心的。

“帝人前辈每次都这么说,真是欺骗我的少年心。”

“那种东西还是早点碎掉好了,槽点都不知道从何吐起。”

“诶诶诶——真是——过分啊!!!”几乎算得上哀叫的声音从手机的扩音器里传了出来,帝人几乎想象得出少年此时此刻到底是什么样表情。

“话说,白天我和临也先生见面了,真人的,不过看起来他似乎意识到了我是dollars的创始人这件事——不对,应该是他本来从一开始就知道,现在网站里三分之二的人至少都是因为他的原因才来的。”

“那家伙。”

“青叶君也用不着这么不满啦,说起来真是太感谢青叶君你了,我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全都是青叶君你的功劳呢!”

想都没想的,帝人决定称赞少年,老实说,如果不是当初刚巧遇上了黑沼青叶的话,恐怕如今很多事都不一样了,就比如,现在的他恐怕就是完完全全被捏在临也先生手里,变成「一切尽在掌控之中」的情况了——当然这是相对于临也先生而言。

所以,必须好好感谢才对。

“不过,帝人前辈为什么对那个情报贩子那么执着啊?”黑沼青叶的语气听起来反而更加不满,“其实他能够做到的事情我也都能做到哦!”

“不一样的。”帝人轻笑出了声,“含义不一样啦。”

“临也先生,真的是个很温柔的人,不过同时,又是我见过的,最过分最恶劣的人。”帝人微微低垂下了声音,“持续两年的时间,真是了不起呢,差一点都会信以为真他的谎言。”

“帝人前辈……该不会喜欢上……那家伙了吧?”咬牙切齿的,黑沼青叶吐出了自己长久以来,从最开始遇到龙之峰帝人便产生的疑问。

“诶——嗯——可以这么说吧。”

“…………为什么……不……反驳。”

“毕竟是老实真心话嘛。”毫不留情的,帝人继续补刀。

“心…好累。”一瞬间,少年的声音便如同被雷击中一样微弱了起来,不过大部分都是夹杂着少年的病弱表演。

“不过,和喜欢青叶君的量是等同的。”

几乎是沉默着拖延到了时间不能再长的时候,帝人终于以极其小声的、羞涩的夹杂着电子音的声音飞快完成了句子。

“诶——什么帝——”

直接的挂掉了电话。

帝人冷静迅速的按下了终止键放下了手机,拍了拍自己泛起红晕的脸蛋。

——那么这样就再可以多控制一段时间了。

以极其冷漠理智的眼神扫过了摆在自己面前的两部手机。

——现在这样就好了,以前还担心过青叶不好控制要怎么办不过现在看起来还是蛮简单嘛。

——临也先生的话,想要和我玩的话那么也就随时奉陪好了,不过事先声明,我可从来都不是棋子。

想着想着帝人突然微笑了起来。

“果然还是活着有意思。”

少年这样小声嘟嚷着。

———————————————————

好的,又是一如既往的写到了最后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东西,不过这一片真是意味不明,大概就是因为我脑子有病吧

thanks for watching.

评论(4)
热度(117)

© 宿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