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嘴,讓我當騎士!

雷文写手。

宿桑

Ikebukuro

其三

电车轰隆轰隆的前进着,耳边斥杂着似乎要刺破薄薄耳膜的鸣笛声,帝人不得不捂紧了耳朵好减少噪音的影响,虽然徒劳但是帝人还是做着这样的行为。

“我该从哪里吐起好?槽点太多了吧,明明是电车却配上蒸汽车的鸣笛声——科学死掉了吗?”

——啊,到了现在科学本来就死掉了啊。

帝人在心里打着哈哈嘴里做到不停的吐槽,不过,从心底里涌起的冰冷和恐惧并没有显示出丝毫的休止的信号。

虽然说是在列车里面,物体之类的大概的放置也和自己从老家到池袋的很像,但是——

帝人看了看糊成一片的玻璃窗户,用手指用力擦了擦果然也没办法看起外面,反而指尖还蹭上了不少的颜料。

——所以说到底也只是画而已。

“但是——”太真实了。

——不,现在这里就说是现实也没问题。

——名为龙之峰帝人的少年的现实。

“哈哈——这样想——完全只是再给自己的心理添加负担嘛——”

——这样说也是没用的!

几乎是在想出稍稍能够安慰自己一点的笑话或是想法的片刻后就被自己的理智狠狠的、毫不留情的驳倒,龙之峰帝人头一次了解到自己是如此理性且冷酷无情的性格——毕竟连一丝的安慰都不给自己留下。

从一开始的兴奋褪去后剩下的果然就是恐惧,帝人开始有些后悔为什么刚才自己没有直接走进那扇虚掩着的门,或许那样就能成功的回到现实,然后到家后就打电话给正臣好好的训话他。

——不可能的啦。

但是内心中的声音却又如此嘲讽道。

帝人干脆的抱住了膝盖用着少女姿势坐在了电车的地板上,老实说他是在不想在那虚假的靠椅上休息,而现在用的姿势也只是因为只要一抱住头就可以完全陷入自己的世界里不看到周围而已。

“连去地狱都要坐上几小时的电车吗?效率未免太高了吧。”

黑暗中帝人又开始安慰内心的行为,不过这时候反而恐惧没有那么严重——不,还是说麻木比较好。

随着异常熟悉的身体摇晃,无论是鸣笛的声音还是电车的运动都停了下来。

“停下了?”

帝人抬起了头。

意料之外的场景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电车门打开后呈现出来的正是池袋,不,或许这样的形容并不确切,应该说是,画中的池袋。

——不是地狱真是太好了!

难得的坏心眼的想着如果自己就坐在车厢里不出来会怎样的帝人,下一秒就随着像是常见的垃圾车倾倒垃圾一样的被狠狠的甩出了车厢。

“嘤——好疼——”

干干脆脆的被甩到了水泥地上,龙之峰帝人几乎是觉得列车透露出几分傲娇情绪的一溜烟就跑得没影。

“这种速度,现实里大概还没上路就先被拆掉了吧。”

仔细的思量了几分,久久伫立于电车站的龙之峰注视着电车远去的身影最终吐出了这句话。

“诶——这里是?”

——不对劲……实在是太不对劲了……

“这里是——”

“诶诶诶——”

震惊到说不出任何的言语,龙之峰帝人只能沉默着。

——这里……

东京都丰岛区池袋站东武东上线·中央出口收票口前·伪

便衣少年所处之处,无论是衣着还是环境都和他初来池袋时没有任何区别。

虽然他是安静着,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的身边就是安静的。

“怎么回事啊。”

如此嘟囔着。

跟他脑海里掀起的惊涛骇浪比起来,这句话真是显得帝人无比的冷静。

虽然和现实世界几乎无任何的差别,连细微之处也找不出破绽,但是,龙之峰帝人深深的明白这并非真实的世界。

如果要说原因的话,那么就怪呈现在他面前、稠密的灰色的人海吧。

是的,九十九屋真一的作画特点,普通的人群虽然无论五官还是身上的饰品都非常细致的画了出来,但是,因为是普通人,所以是灰色。

而面前呈现在他眼前的人海,视野里一片都是晦暗的灰色。

“我……会不会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看着这样的画面,帝人这样问自己,自然得不到任何回答。

顺着当初自己来到车站时正臣领着帝人走过的道路,看着熟悉的风景和让人毛骨悚然的从他身边走过的人群,老实说,如果现在不按正臣带他走过的路移动的话,龙之峰帝人是完完全全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办了。

回忆起正臣当初给自己讲过的冷笑话也起不到丝毫的作用,不同于当初只是单纯的对陌生大城市和人群的恐惧,现在的龙之峰帝人充斥着他无法理解的感情。

从地下走出的时候已经不单单只是恐惧了。

不,从刚才不小心撞到一个人却没有遭受到攻击的时候就已经没有那么恐惧了。

对于龙之峰帝人来说,他最爱的事物是非日常,但是,他也恐惧于如果失去了性命,那么想要非日常对他来说就根本没有任何的价值了。

“天空……”

——这是《非日常》里看到的天空……从现在自己的角度看来果然扭曲的程度没有丝毫的减退啊。

“但是——”

“这也就意味着画的世界是连通的吗?从电车到地下的过场再到现在的天空,都是刚刚自己看到过的画作的投影。”

点了点头,帝人心里同意了自己的想法。

“不过——即使知道了也没有任何的作用嘛!根本想不到办法回去啊!”

忍不住喊出了声,帝人急匆匆的捂住了自己的嘴但注意到根本没有任何人有注意到自己的倾向才逐渐放松了下来。

“这样一直在这里也不是办法,那么……还是先随处走走吧…说不定能找到出口什么的…”

抱住侥幸心理行走于画中世界的帝人完完全全没有想到接下来自己会遇到什么。

———————————————————

“哈……哈……哈……平和岛先生,已经可以了……现在可以放下我了……”

嘴里吐出略显得软弱的话语,帝人把紧紧捂住自己脸的双手张开了指缝小心翼翼的观察着面前的人类。

——比怪物更加可怕的人类。

龙之峰帝人现在全身都是颤抖着的,并不是因为运动过度,毕竟他刚刚才被传说中的干架傀儡平和岛静雄公主抱着跑了一路,也不是因为在刚刚的战斗中恐惧过度,不,恐惧还是有的,但是,现在充斥满名为龙之峰帝人全身上下的能量叫做兴奋。

“啧……”

从牙缝里挤出面前唯一的字眼,平和岛静雄控制住自己的愤怒让自己尽量不把自己抱住的这位唯一的同类扔上天或是捏碎,勉强抑制住沸腾的血液把少年稳稳当当的放在了地面上。

浑身浴血的男人从怀里掏出打火机和烟来点燃,随后狠狠的吸入了一口尼古丁后才开始逐渐的回忆起刚刚发生过的一切。

最开始,是幽给了自己一张入场劵,然后,工作那边也没有事,想着不要浪费弟弟的心意虽然不感兴趣但还是来到画展。

画作大部分都是他熟悉的场景,刚刚想着是个取材池袋的画家后就立刻看到了自己的画。

字面上的意思,描绘着平和岛静雄举起了卡车向暴走族扔过去的画面。

说起来当时的反应是立刻开始回忆到底是什么时候打过的这一场架,但是等到反应过来后就不仅仅是回忆而是附带着生气了。

这种被当成动物园猴子的感觉着实让人不爽,尤其是在他人发现自己就是画作中的人物开始被群众围观的时候。

当时的确是想要揍人的,但是随着他随便的乱晃就到了一个乱七八糟的地方,紧接着就被扔进了这里。

再然后的记忆几乎就是模糊的了,干架就是干架哪里会想那么多。不知过了多久,记忆里的一切才开始重新清晰起来,战场边缘的少年也在被那些怪物攻击,也就是瞬间静雄就判定了这少年也许就是和他一样误入这里的人类。

虽然根本没有考虑过逃跑的可能性,但是片刻之后他也就抱起少年开始迅速的向往奔跑,然后,就是现在。

“呼——”

平和岛静雄吐出烟圈,深吸一口气丢掉了烟头在地面踩着熄灭了余火,“好了,冷静下来了。”

看了看身上破损的酒保服静雄心里却又开始涌上无名怒火,“你现在先呆着这里,我一会儿……过来。”

老实说,其实平和岛静雄并没有管闲事的性格,无论是他还是别人都是这么看来,所以,即使是进入了这种世界,他也是该对救助人完全没兴趣的。

正是如此,但是并不意味着平和岛静雄就是个冷酷无情的坏人。

所以看着少年一脸惊恐的无力的阻挡住那些怪物的攻击的时候还是选择尽量帮助了吧。

“那个……平和岛先生……”

少年弱弱的叫住了他。

“嗯——”

“咦啊啊啊——对不起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问问您的伤真的没关系吗放着不管会发炎的——”像只兔子一样炸了起来小心翼翼而又飞快的吐出了话语,“对不起我我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说刚刚您救了我非常感谢啊!!”

——————————————————————

想不到除了ooc静雄之外能让他停止战斗救下帝人的方法(跪

评论(2)
热度(28)

© 宿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