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嘴,讓我當騎士!

雷文写手。

宿桑

Ikebukuro

其二

“【不过果然还是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啊。】”
不自觉就吐出了内心低带有几分排斥的想法,意识到自己言语中的冒犯后帝人立刻小心翼翼的打量四周,注意到并没有人后才慢慢安心了下来,毕竟让其他人听见这样的评价就太糟糕了。
但是这份安心在片刻之后就化为了几分诡异的发毛感。
——像是被什么东西死死盯住了,如同被眼神舔舐了全身一样的恶寒。
——但是,明明没人吧。

环顾四周。
——没错,大概就是错觉。

“话说…会场的人……原来有这么少的吗?”
发出疑问的同时就立刻被帝人自己所否认了。
——不不,肯定是因为其他人都在仔细的一副一副欣赏而不像自己像是看漫画一样的简单略过吧。

但是即使如此安慰着自己,帝人也真切的注意到了,从刚才他注视这幅画起再到把视线移开的时候,一切都安静过头了。

因为是名家的画展所以开放在了市中心,但即使是定在了如何安静的地方也不会有现在像是死寂一样的感觉,更何况身为大都市的池袋本身也不具备死寂的能力。

那么,能够剩下的答案就是——

“呵~呵~哼~”

耳畔像是传来了什么人的轻笑,但是却也只能用似乎来形容,因为不仅辨别不出到底是男是女,连到底是不是通过耳膜震动接收到的声音都难以确认。
唯一能够确定的是,龙之峰帝人确确实实的听到了声音。

死寂。
死寂。
死寂。
无论怎样都是一片死寂,无论怎样都是空无一人。

——不,单纯的这么说也不恰当,毕竟身体切实的感受到了眼神,不止一个人的眼睛死死的锁定着龙之峰帝人。

心底里的恐惧全部都漫了上来,连牙齿都因此而开始上下打架,明明身处于炎炎夏日,帝人却仿佛感受到了如同浸入深海底部似的刺骨的寒冷。

——必…必须做点什么才好!
大脑里浮现出想法的同时,几乎是手忙脚乱的掏出了便衣口袋里的手机——电量目前还是满格,不过对于目前的龙之峰帝人却是毫无意义,毕竟信号为0可是拨不出求助电话的。
“怎…怎么办啊?”

然后,听到了声音,像是电车到站时的提示音和轰鸣声一齐从远处传了过来。

——跑,必须跑起来。
——必,必须要离开才行,如果连性命也没有了话,那么他想要看到实现的一切也都是妄谈了,必须,活下去才行。
脑内发出这样的命令,帝人没有丝毫犹豫的就开始冲着记忆中出口的方向跑去,不仅仅是因为听到了声音想要离开,更多的是因为现在已经活了的呈现在他眼前的画作。

转弯,转弯,转弯。
各色的人物影子在画纸与画框之间迅速移动着,颜料的颜色也如同流水一样从一个奔腾到另外一个,然后,也有从画框中出现具象化的,向着各个方向奔涌着出现在了现实世界的颜料和其他的器物。

但是,似乎全部都盯着他在看的感觉在帝人的心里越来越强烈。

「呜啊好险——」
抱着头翻滚过去,但抱住头的右手还是稍稍擦到了一点。
从一个画框里被扔出来的东西不过在空中停留半秒就立刻被扔进了另一个画框里,龙之峰帝人勉强躲过足以要他命的一击后便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光景。
——等等,刚刚那是自动贩卖机吧?
——没错绝对就是自动贩卖机啊!

手脚仍旧虚浮的从地面上爬起来,龙之峰帝人不得不因为内心的恐惧和激动而按住了自己的心脏。
——之前就听说过了,九十九屋真一大部分的作品都还是现实取材,那么刚刚在避开的一瞬间在自动贩卖机出来的窗口里看到了人影,那么也就意味着,现实中的的确确有着能够扔动贩卖机的存在。

“这是…颜料?”
帝人注意到了从手上传来的黏黏糊糊的感觉,被巨大物体擦过的右手并没有任何的伤口,但是却蹭上了其他的东西。
——就是黄色的颜料,那么,虽然被扔出来了,但果然也就是画作啊。

“呜哇哇啊啊啊…什么啊啊……”
像是启动了什么加速按钮一样,本来还以正常速度投掷流动着的东西全部都加速了起来。
来不及喘息片刻,帝人便只能再次跑动起来。

——这种,根本上就可以算是恐怖片片场了吧,哪里像是自己期望一样的小说电视剧一样的展开了啊!

「到这里来哦。」
「到这里来哦。」
「到这里来哦。」
电车的气鸣声越来越近,夹杂着如同魔咒一般的朦胧声音径直的刺入了帝人的双耳,不仅耳膜刺痛起来,连呼吸都开始急促。

然后,回到了最初的地方。
不,或许现在用最初来形容也不对,毕竟现在也已经完全的变异了。

以蓝色和黄色为基调的列车缓缓的打开了车厢的入口,伴随着几声气鸣和悠扬的乐声。
但是,并没有写明起点站也没有写明终点站,不过即便写出来龙之峰帝人也并不想进入。

呈现在他眼前的光景比起刚才更加的逼真,或许比上真实还要真实几分,但是在入场时看过了便知道是假象,更何况会场的出口就在另一边。
即使如此但却也不得不发出了从内心底里的疑问。

“真的,离开得了吗?”

转过身面对会场虚掩着的大门,和帝人过去看到的一般的恐怖漫画中描绘的不同,出口并没有用什么东西死锁着,反而虚掩着的模样简直就像是引诱着他过去一般。

现在无论说什么都好,因为从刚刚开始他就像是被人引导着来到了这个地方。
无论是画作的突然加速还是明明高速投掷的物体都完全没有伤害到他来看,果然,都是在引导他?

那么,也就意味着……即使从那个门走也是出不去的?

这种时候反而内心冷静了下来,或许这正是属于人类种群的一大优势。
帝人回想起了电视剧或是漫画里的主角,虽然情节老套但是果然他还是很喜欢,主角在困境中冷静了下来后,最后开启新传说或是大团圆结局的故事无论怎样都很棒。

“那么……我也要像他们一样吗?”
——走进这个车厢?

不安的握紧了手里的手机,龙之峰帝人露出几分犹豫又带有胆怯的表情轻轻打量着面前的列车箱的内部,光是看看的话和现实他所看到的所有电车并没有任何区别,如果真要说起来倒像是他老家到池袋的那一班车的模样。

“等等——”
——不是单纯的眼熟是真的很像啊!

少年这样在内心卷起巨大波澜,但是不过反应片刻后就被直直的撞了进来。

像是单纯的笑话一样,背后被猛的一击就不带丝毫停顿的滚了进去。

呆滞的看着被关上的车厢和似乎开始运行的列车车厢,手里紧撰着手机的龙之峰帝人大脑仍旧一片空白。

那么,现在属于少年的恐怖美术馆故事,正式开始了。

————————————

没想到还有人看所以抓了抓本章略水尽量在下一章回复手感(

评论
热度(32)

© 宿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