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嘴,讓我當騎士!

雷文写手。

宿桑

非典型勇者恋爱传说

*男女角色剧本交换

*帅气懒散微病娇狂气的猫系勇者(女)×傲娇谨慎内软害羞的牧师(男)

*也就是这样的爱情牧歌

*不靠谱注意


①非正统勇者恋爱传说。


山下静太郎,今年17岁,以前的职业是一名普通的高中生,目前——因为遭遇了不可思议的境遇,穿越到了异世界,顺带一提,和传统漫画中主人公一样,我也在异世界获得了奇遇,不过,不同的是,主人公往往是勇者主角角色,而我,则是加入了主角团。

以及,我目前是勇者团队里唯一会治疗术的牧师。

以上,感谢各位倾听我简短的解释。


「静,过来。」

外貌俊美无比整个人都散发着王子般气息的高贵金发人微微眯着眼用懒散温柔的腔调呼唤着我——用她凭借着不靠谱理由擅自决定的轻浮的昵称。

「勇者大人,我——」

我犹豫着迟迟不敢接近,这倒不是因为关系不好还是什么,而是单纯的觉得难以过于亲密起来,毕竟男女有别。

——啊,没错,在耀眼的阳光下,散发满满的雄性荷尔蒙,除了性器官无论哪里都是男性满分帅哥配置的、甚至比我还高上一个半头的在我面前的这位人类,是个不折不扣的女人。

——女人。女人。女人。

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完全把这家伙当做了男人,除了唯一的一块遮羞布未被扯下外,我和她,已经坦诚相见过无数次了。

——唔啊啊啊啊!根本冷静不下来!想想自己居然做出了如此多荒唐的事情简直想要跳楼的心都有了!但是这也不能怪我吧这家伙的胸部根本就是筋肉一样的东西怎么可能会认出是女性嘛!而且那种不自觉招蜂引蝶的动作行为我的世界里的正常女孩子怎么可能会这样嘛!

「静。」

呼唤着我的名字,见我迟迟不过来,龙树一向毫无波澜的脸上和眼里竟然浮出几丝淡淡的委屈,虽然配合着她那张王子般闪耀的脸会让我有几分想要揍上去的冲动。

「不要,我才不要过来,勇者大人也请自立,不要太依赖我。」

「静…」

「……不要,我马上就离开,魔法师和盗贼大人他们也在忙碌,你不要自己一个人闲着,也来帮忙。」

推了推金属镜框,我这样毫不留情的拒绝了,我知道面前这家伙似乎是对我有着特殊的迷恋感,虽然并不想注意,但是这家伙的行为最近也越来越过火了,洗澡被偷窥都还算清的,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静」

看着龙树越来越委屈了表情,虽然外人大概看不出这家伙的感情波动,但是和她相处了这么久的时间,我如果说说不明白都是假的。

「过来……」

喂喂!这家伙眼角的泪花是什么!真是的让人怎么说才好,不要做让人苦恼的事情啊!我根本没有欺负你好吗!

离去的脚步突然卡了卡机,抱怨的话也停缓了下来。

等等……这家伙也……是个……女性啊。

「!」

顿了顿要离去的脚步,忍不住回头看了看在他身后蜷缩成一团用小动物般眼神看他的勇者。

——糟糕,因为外表和行动根本就忘记了这家伙也只是个女孩子而已,而且,年纪可是比他还小。

——啧,自己怎么刚刚对女孩子说出了那么严厉的话!啊,糟糕!女孩子,难免也会有想要依靠别人的时候吧,即使这家伙像是个男人也是有着细腻的心思的少女啊。

「勇者——」

——呜啊自己真是。

还是忍不住回头心软慢慢走到了她的身旁,揉了揉金色细软的短发。

「你这家伙,什么时候也学着严谨一点吧,身为勇者就要好好担负起自己的责任啊……」

等等,再说下去就逆了初衷了。

「不过……今天例外,想要依靠我的话就随意,肩膀我就……」

这种羞耻的话,怎么可能说出口啊!但这家伙平时明明……不行了,感觉脸好烫……


「……静」

龙树呼啦一下就恢复了活力本来缩成一团的身体也立刻伸展向我扑了过来。

「呜啊——谨慎!谨慎!啊啊啊——要倒了啊!」

我这样哀嚎着想要躲过恶魔的拥抱,但是事实上是,身体还是普通人的我,是完全不能比上能够徒手打死老虎了这家伙的,但即使如此也并不想要放弃,虽然最后的结局也是被她着推倒在地死死的囚禁在了怀里。

——唔啊!不甘心!明明自己才是男人为什么连扭动都做不到!


「静…好香…和我…不一样。」

龙树把脑袋埋在我的脖颈里细细的呼吸着,我感觉到体温正在迅速上增,拼命的挣扎着想要离开。

「我身上没有奇怪的味道……你这家伙不要太过分了——放开我——」

我训斥道,努力的想要从这家伙像是枷锁一样的臂膀里挣脱,不过事实证明都是无用功。

「静…可爱…耳朵…红了」

龙树有些不舍的把头从我的脖颈里微微抬起来,把帅哥脸对准了我,然后她就顺理成章的注意到了我的表情变化。

「我自己知道——快放开我——」

「不要…好不容易…想要抱」

「闭嘴闭嘴闭嘴——你这家伙也有点女性该有的羞耻心和自尊吧!其他人看见怎么想。」

「不会…有人发现…我是…女性…我会…杀了——」

我立刻打断了她糟糕的发言。

「呜啊啊啊勇者你这家伙果然一点长进都没有啊!我都已经告诉你很多次要三思而后行啊!」

现在的重点已经不是自己现在的处境而是勇者着毫无长进的歪掉的三观了,自己的教育现在看来根本一点作用都没起到。

——不,不行,不能就这样放弃!自己可是立志以后要成为好教师的,现在即使是在异世界也不能够屈服。

我这样冷静着想要挣开枷锁,无果想要开口的时候反而她先说了话。


「……静是讨厌……女性?」

龙树维持着扑倒我的姿势把上半身扬起来面对着我,疑惑的歪了歪头,即使是这样的一个动作也是非常具有迷惑性的。

不过,我大概是属于那种天生不解风情的人,更别说面前这家伙的长相身材还像个男性。

而且,她的这个奇怪的结论是从哪里得出来的啊!

这样想着我也就询问了。

「你是怎么会这么觉得的?」

「静…在认为我是…男性的时候…很亲密…我很高兴…但是知道…女性…之后…就…讨厌我了…」

这样说着的时候龙树几乎是满满的委屈,阳光般灿金的眸子里这样述说着。


「……没有讨厌女性和你的意思,男女之间需要保持一段适当的距离。」

因为龙树有些松懈的动作使我的右手从她的铁钳里摆脱出来推了推眼镜。

毕竟,即使是身为男性,你这家伙也不好对付。

……居然是认为我冷落了你吗,真是个笨蛋。


揉了揉龙树金色的短发,柔软的触感使我忍不住把嘴角微微上扬,只是,在她下一刻的话出来后,就立刻凝固了。

「不讨厌……那么……静是…喜欢…男性?」

「龙树!」

「静…叫了我的…名字…也就是说喜欢…男性?」

白目而天真的勇者这样询问着,不等我再说些什么(虽然现在我也已经气到说不出话了)便什么也听不到似的自顾自的开口了。

「这样的话…梅帕里有种魔药…好像可以……转换性别……男人」

俊美的脸上又透露出几分担忧与害怕。

我立刻振奋了起来。

——果然这家伙还是知道自己是女性会害怕的!

「不过…现在…我还是…女…我要…好好守护」

这样一脸认真的表情,龙树按住了腰间的佩剑,表情危险了起来,就像是以往遇到了反派boss一样的神态——不,或许现在还要更危险一点。

「静…是我的……其他男人来……我一定……让他们都变成……静不喜……欢的女人。」

——不不不等等啊勇者大人!!等等你可是女性到底想要做什么啊!

「然后……我想要…把静——(此处略去)只要是男性……就一定可以……做到的……啊哈啊哈——」


眼里水润了起来,似乎起了一层白茫茫的雾气,忍不住,好想哭。

「我想我必须告诉你,我果然还是比较喜欢女性的勇者大人!」

否则以后我不希望天天担忧我的清白,女孩子果然会比男孩子安全得多。


「静…又喜欢…女孩子了?」

歪头。

「花心」


鬼啦,哪里花心了我从始至终都只喜欢正常女孩子好吗!我都快被你逼疯了好吗勇者大人!但是,现在又更重要的事情询问。

「嗯…龙树,我有问题想要问你。」

「?」歪头歪头。


「嗯,你看,我的实力这么弱,万一哪一天我突然死了怎么办?」

这样试探着询问了,我小心的看着她的表情,我知道她一直很讨厌我提起这种事。

「静不会死」瞬间毫不犹豫的回答了。


「好快——人怎么可能不会死,好好想想。」

「我不会…让静死的,如果…有人要伤害静……杀了静,我会知道…不会死」


「这只是个假设而已,想想!想想!」我推了推眼镜,又揉了揉太阳穴,死死的盯住了面前这家伙的脸,不希望放过丝毫的变化。


「唔…我讨厌这个假设…不过静非要答案的话…」龙树慢慢起了身,连带着把我也搂着拉了起来,维持着还在她怀里的抱住我把下颚撑在了我的头上,「静是……自然死亡……我就自杀,静是…因为弱小…被人杀了…那么我也…杀了他们……再自杀。」


喂喂,自己想听的可不是这种答案啊!皱起了眉头,保持着基本的礼数忍住不去揍那个家伙,我继续提问:

「如果是同伴,就比如盗贼和法师大人不小心杀了我呢?」

大家都是这么好的同伴总不至于——

「剁烂杀掉。」

「毫不犹豫喂!回答太快了——喂如果是你自己杀了我呢?」

——这样总没办法了吧!

但是,立刻就被打脸了。

「我不会杀你。」

「假设假设万一是意外呢!」

「意外也不……」

我瞪了她一眼。

「抱歉……那么,我是用哪里杀掉你的,我就把哪里砍下来剁碎,如果还能动的话就自杀,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先把静吃下去……」

「为什么这时候说话反而流利起来了啊!而且为什么要欺负已经死掉了我的尸体啊!不要老是自杀自杀的啊我告诉过你啊!」

「喜欢…喜欢…静,但是如果是…梅帕里她们,即使是摆脱了她们把我和你埋在一起或者是一起火葬,那群家伙…有时…很讨厌」

「然后……接下来我就可以……和静融为一体了」

龙树脸上泛起了红晕,少女这样扭捏着少女心开着口,但是我的表情已经完全的木然了,面前的这家伙,哪里是少女,简直活脱脱的变态啊。

——为什么这种人会是勇者啊!跟以前玩的Game里的传统勇者一点都不一样!

不过,我仍旧不想死心。


「提问——如果我要你去死你会照做吗!」

「不会…我要先让静体会到不一样的快乐……」

「闭嘴!提问——我要你的眼睛」

「亲手挖出来送给……」

「打断!提问——我要你的手指」

「折断」

「四肢!」

「砍下来」

「头发!」

「剃光」

…………


呜啊啊啊啊!

到头来根本一点长进都没有反而对我的依恋性更强了啊!

但是这种东西根本不可能说出来吧!根本就是一个人在这里苦恼啊!


这样想着就缩成了一团形成了阴暗的一圈,不必看就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有多糟糕。

「…静」略带委屈的腔调。

「勇者大人啊……」


——不!要谨慎!单单只是这样的话,自己绝对不能折服!迟早,把这家伙变成正常人!

——燃起,斗志了!


「勇者,老子是不会放弃你的,感谢我吧啊哈哈哈哈」


「静…要变强……不能死。」

——否则,我就会是魔王了啊。


评论
热度(10)

© 宿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