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嘴,讓我當騎士!

雷文写手。

宿桑

泰阳>Room No.9

为了爽。

#腐向,织部泰长×房石阳明
#黄色废料,来源Room No.9设定,但主要采用两方承受不同种类伤害的监禁游戏模式,与原作基本无关。
#会避免剧透成分,有相当一部分瞎扯和私设。
#ooc,新手司机开假车。
((((没有写完,写得太雷只打CPtag了看到随缘

前言:休水之谜的两年后,来到东京念大学的织部泰长与房石阳明再次相遇,两人在咖啡店叙旧道别后,遭遇了突如其来的绑架事件。

Day.0

……
……
……

一片朦胧,意识远去又归来。
迟钝的大脑如同被涂抹润滑油后开始缓慢运作,房石阳明感到有人在轻轻推着他的肩膀。

“房石桑。”
对方加重了力道推动。

“再五分钟……”
房石阳明推开那双稍显烦人的手,翻身后再次陷入模糊的意识。

“房石阳明桑!”声音的主人一把抓住房石阳明的肩膀将他拖离床铺,前者的声音在阳明的耳边越发的放大,“请清醒过来!”

——!
抬眼的刹那意识便清醒了。

映入眼帘的是苍白色的背景。
聚焦后、处于视野中央的是留着黑色短发、戴着眼镜的青年人。身着病服般的白衣,青年推了推眼镜,还保有一丝青涩的面孔上没有显出过多的感情符号,只是目光镇定地注视着房石阳明。

“织部泰长?”
按揉着酸楚的太阳穴,房石阳明辨认出面前的人。

织部泰长似乎松了一口气,“终于醒过来了。”

「再遇」
「咖啡馆」
「分别」

房石阳明脑海里闪过意识断片前的记忆画面。

对了,他和织部泰长叙旧交换联络方式后,就在咖啡店门口分别了。
——但现在的状况是……

房石阳明扶着额头支起上半身打量四周。

主色调为苍白色的奇妙房间,就像是他曾经造访过的医学院的实验室一样——甚至还要显得更加空洞。
房间里设置着最基础的家具和摆设:偏大的双人床、玻璃茶几、沙发以及水杯一类的简单用具,除此之外便再找不出多余的东西。

织部泰长此时退到了沙发边看着他,房石阳明则注意到了自己不知何时被人换上的白色T恤。
——还有更在意的东西。

注视着黑发青年脖颈上的金属项圈,房石阳明用指尖小心触碰上自己的脖子,果然也摸到了一个坚硬而窄细的物体,金属此刻已经染上了他的体温,显得温热无比。

——糟糕了啊。
大脑一阵接一阵的传来痛楚,脖子已经适应了枷锁所以没办法在第一时间察觉到,这不管怎么想都不会是一件好事。

——这可真糟糕了啊。
稍带焦虑与好奇的、房石阳明起身想要继续探索房间。

“再坐下休息一下吧。”织部泰长按住房石阳明的肩轻轻摇头,“我们应该被注入了什么药物,虽然不清楚成分,但清醒过来后还是多休息一下为好。”

“没关系。”
回以礼貌性笑容,房石阳明感谢青年的关心后还是执意起身。

——嗯?
——这是什么?

左手边的墙面上贴了几块小巧而方方正正的液晶显示屏,液晶板正下方则是标明了数字的方形凹陷线条,看起来像是什么在墙体内的储物柜。房石阳明伸手尝试拉动标号①的方形,但果然毫无反应。

“剩下的也都拉不开。”
织部泰长以平静的口吻陈述,用目光示意剩下的方形。

“明白了。”
房石阳明点了点头,便不打算再做无用功。

“这里还有那里。”织部泰长指了指他正前方的墙壁——那里被一整块漆黑色的显示屏所占据,“所有的显示器都是休眠状态,房间内应该没有启动它们的方法。”

织部泰长的表情没什么变化,显得相当平静——或许这只是表面上的伪装,但事实上房石阳明清楚对方的个性相较两年前愈发沉稳了。

——那么……那里是?
房石阳明看向房间里唯一的、几乎与墙体融为一体、同样也被漆成白色的门。

织部泰长看起来像是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也没有开口。

房石阳明径直走过去,不抱期望地抓住门把扭开—门“吱呀”一声后便被直接打开了,只是果然不是通往外界的出口,而是一间大小适中的浴室。

如同高级酒店自带的独浴,洗手池上方摆放着牙刷、漱口杯和毛巾之类的杂物,此外也有着马桶、浴缸和淋浴器这样的基本设施,只是尤其显眼的、那张占据了整个墙面和天花板的镜子夸张得吓人。

算不上失落,房石阳明转身回到了最初的房间。他此时没穿鞋,看起来房间的主人也没打算给他鞋穿,不过地板上铺设着毛绒绒的白色地毯,脚掌直接接触地面的话一点都不会冷,只是柔软的触感让脚底稍微有点发痒。

“泰长君,有什么想法吗?”
他开口询问纯白空间内的另一个人。

“抱歉,现在有用的讯息太少了。”织部泰长摇了摇头,“我们从咖啡店分别后走的是不同方向,按照时距,也应当产生了一段距离——但现在我们却同时出现在这里,所以这应该是一起有预谋的绑架。"

“事实上,今天我们的相遇完全是偶然,如果有人事先盯上了我们中的任何一方,并不必同时绑走两人,所以可以基本认定为:在咖啡馆时有人盯上了我们,之后临时起意做出了这样的行为。”

“但观察这间房间的设备,并不是短时间内能准备完成的,所以我认为,这是有预谋的犯罪,只是恰好选中了我们两人。”

织部泰长的口吻仍旧十分冷静,倒是让房石阳明回忆起了久远记忆里,青年尚且还是少年模样时,在「宴会」上冷静发言的模样。

“是的,我也这么想呢,泰长君。”
房石阳明点头回应表示认同。
只是可惜的是,他们去时正好是咖啡店内的营业高峰期,客流量很大,他并没有留意店内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人员——毕竟他猜不到自己居然又会面临这种倒霉事。

“泰长君,能帮我一个忙吗?”

“好。”织部泰长没有犹豫地答应。

“和我一起检查一下地板吧。”房石阳明用轻松的口吻说着,“房间里没有多余的门了,算是我的疑心,我想要掀开地毯看看。”

“好。”
织部泰长并不对此抱有太多期望,不过此前他的确也没有考虑过这种可能性,保险起见的确应该仔细调查整个房间。

“浴室我大致检查了一遍,很遗憾的确没有门啊。”
——不过,那面镜墙确实十分可疑,稍后有时间的话他会去仔细调查。
房石阳明利落地挽起袖子,走到房间边缘抓住满是绒毛的地毯。
“现在来把房间可疑的地方都调查一遍吧?”

织部泰长淡淡“嗯”了一声后便也走过去,半蹲下来和男人一起卷地毯。
不过,他其实将大半的注意力都放到了身旁这人的身上。

之前在咖啡店的时候就仔细打量过了,房石阳明比起两年前在休水时要更瘦了些,头发倒还是维持着茶色。
与他相比的话,房石阳明算不上有什么大变化,甚至连嘴角微笑的弧度都与两年前如出一辙——当然这只是单从外表判断,毕竟织部泰长清楚几乎没有人会在长时间后还保持一成不变。
——只是在看到房石阳明这张脸后,他的心里也不由得升起了一丝对过往的怀念。即使那件事件本身并不是值得回忆的东西。

地毯没被压上东西的部分很快就被掀开检查了,而被沙发、茶几和床压住的地方则要麻烦一些,但随后也被他们二人搬开了。

房石阳明用手背擦拭着额头的汗水,看起来似乎有点脱力,面对这样的场景织部泰长并不意外,或者说是在预料之中。
两年前还在休水的时候便注意到了,面前身形精干修长的房石桑,其实并不擅长体力活,换句话说,在这方面相当的弱。虽然在村中时也的确帮忙做过一些重活,但相比之下有时甚至还不如休水村中的女性。

——我在想什么呢。
突然清醒过来一般,织部泰长暗自检讨自己。

检查完整个房间的地面后,房石阳明放下了最后还对地板抱有的一点期待。
——果然啊,没可能的,像是密室脱出的出口就在脚底下什么的。

地毯下的地板倒不是纯白色的,而是原木的木地板。
虽然对家居材料没太多了解,但房石阳明也已经发现了,他脚底的木地板质感并不一般,应该是价格高昂的类型;而被他们二人掀开的地毯,从触感上而言相当柔软,虽然对毛织品没什么研究,但他推测这应该不是普通的动物皮毛制品。

——精致的鸟笼啊……
他对这种东西可没兴趣。

“现在的时间……”
即使发出这样的疑问,织部泰长也清楚并不会得到任何回应。
原本穿着的衣服被换下、收走电话一类的通讯工具他并不意外,不过连佩戴的手表也一并被取走了,看来将他们关在这里的人并不希望他们得知现在的时间。不过最终,织部泰长还是采用了更为宽慰的安抚性语句。
“我们在咖啡店时是周日,此后的周一我有课。”
“我的室友会注意到我的缺勤和不归寝,他们会去报警。”

“嗯,是这样呢。”
虽然面前青年的语气笃定,但房石阳明清楚这只是安慰他的话。
即使织部泰长的室友、包括他自身的友人发现了他们二人的失踪,但在目前而言也是无济于事。既然绑匪敢在大街上堂而皇之地绑走他们两人,又让他们待在这种屋子里,那么推测对方做了万全的准备也不为过。想必即使警察真的找到了他们现在所处位置,但那恐怕也是另一段时间后的事情了。

“嘛,既然如此,机会难得就这样休息吧。”房石阳明这样说着便讲自己埋入了柔软的床铺里,“把我们带到这种地方来,总归是之后想要我们做些什么吧。”

“说……说的也是。”
织部泰长稍微顿了一下,然后才坐到了离双人床稍有一段距离的白色沙发上。
虽然他刚才说出了那样的话,但果然房石阳明并不需要他的安慰,而后者的接受度也远比他想象中更强——与两年前的「宴会」一样。

这种感觉对房石阳明来说是熟悉而新奇的。
自两年前的宴会之后,他就少有机会再面临这种需要他尤其投入危机感和脑力的事件了。另一方面——两年前「休水」事件中的角色之一,这次居然也出现在他的眼前,不管从哪方面而言都很有趣。

——不过啊,这一次可没那只羊的帮忙了。
房石阳明闭上眼睛,让自己陷入黑暗。
——这次稍有不慎会面临真正的死亡吧。

进行预先判断的话,不管是哪面墙的显示器都很突兀——让他进行推测,看上去倒像是什么实验用的房间……

——不,现在做出这样的判断还太早了。

张开眼睛,双眼接触天花板上稍有些晃目的苍白日光灯后,房石阳明定神用余光打量端坐在沙发上的黑发青年。

熟悉的人吗……

如果是两年前,他大体还有着自信能够拿捏织部泰长的想法。不过面临这段不算短的时间,即使之前进行了叙旧,但也不能仅凭此就确信织部泰长现在是什么个性——单说现在泰长君的体型比两年前可看起来危险多了,还是不要轻易招惹他为好。

——希望之后不要面临什么危险的东西啊。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沉寂的房间内发出了“咔哒”一声后,便响起滑轮的细微声音,房石阳明和织部泰长几乎同时抬头,四目相接后,便将目光移向了发出声响的墙面上。

标号为①的屉子滑了出来,四面摊开的方盒子一般,中心放上了装着食物的托盘。

——牛排?

怀着疑惑靠近墙面,织部泰长看到了里面盛着食物的餐盘。

紧接着,如同要解答他的疑惑一般,正上方的液晶板里显出了方方正正、无丝毫情感的黑色电子字体。

【①号窗口:
提供食物、餐具。
食用后请将餐具放回此窗口 。】

织部泰长伸出手指触碰屏幕,但果然这只是普通的显示器,并没有其他作用。检查这个所谓的食物窗口,也没有可以进行调查的地方。

“嘛……”
久违的、因为好奇心得不到满足、对未知感到不满而产生的奇妙感。
只是……面对这种情形,以大多数人的判定而言都是会感到厌恶吧?

轻轻督过一眼织部泰长,后者果然微蹙着眉。
房石阳明将餐盘取出来,然后摆放到茶几上。

食物倒算得上丰盛,餐前汤、牛排、甜点,单是看着就让人很有食欲——如果不是在这种情况下的话。

“房石桑?”

“稍微有点饿了。”
房石阳明将食物取出来放到茶几上,便随意地盘腿在地毯上坐下来。
“要吃点东西吗?”

只是一瞬的迟疑,织部泰长也直接在地面上坐下了。

想想就清楚的事实,既然有能力将他们关在这里,那么自然是没必要再他们的食物里下毒药的——即便食物真的有什么问题,但应该也不会再短期内显现出来。更何况,现在除了遵循幕后黑手的意图,也没有其他的方法来进一步探索。

“我开动了。”
虽然是西餐,但房石阳明还是双手合十,说出了日本人餐前惯有的话语,紧接着便将餐前汤送入了他的口腔。
“呜啊——好香——”

同时发出唔的感叹的还有织部泰长。
不只是单纯的夸张,因为的确是非常美味的食物,非要形容的话,脑内本能的只能浮现出单纯的「美味」二字,某一瞬甚至产生了“这是毒药也想要吃下去”的感叹。
——当然也只是一瞬。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的织部泰长立刻便将这种想法打消了。

“牛排也很好吃啊。”
房石阳明慢慢咀嚼着牛肉,他姑且还是吃过不少美食,不过在这种场合尝到美味还是头一次,这倒让他开始忍不住推测起了黑幕的背景。

带着两名成年男性从市中心不被人发现的离开、顶级的料理、被改装成这样的房间。
——全都太可疑了啊。

待到房石阳明用完餐后,织部泰长将茶几简单打理,然后将两人的餐具都放回了标号为①的窗口里。

感应到了餐具的存在,被摊开、伸出的不知什么类别的金属材料的板重新聚拢成盒型,接着便悄无声息地滑了进去,又只在墙面上留下凹陷的线条。

——①号提供食物吗……那么剩下的几个用处是?
织部泰长还在思考的时候,房间里却有响起了嘟的一声。

毫无遮挡、处于沙发对面的占据墙面的显示器,忽然明亮了起来,像被人启动了一般,亮起来的屏幕上逐渐浮现出了黑色的字体。

【你们已作为行动分析的实验对象被选出。
想要从这房间出去,需要收集100点点数。
你们每天必须从提出的多个课题中选择一个,并完成指定内容,获得点数。】

“——哈?”
从口中发出近乎愚蠢的感叹词,还来不及说些什么,之前的字体便立刻消失,被另一批所代替了。

【规则:
每天至多获得20点点数。
每日三餐由2点点数获得。
开启商店功能,可用积分获取所需物品。
开启点数显示功能。】

【特殊规则:
三日未获得1点点数,扣去10点点数并开启惩罚系统。】

规则显示得很快,但在场的两个人却都看得一清二楚。

“……课题?”
忍不住咋舌,房石阳明心中不详的猜想被证实了。
房间的摆设很少,但都感受得到一定分量的价格,却着实又算不上精致,不过作为他最初猜想中的观察室而言,已经足够了。
——糟糕啊。

“每天至多获得20点点数,使用2点点数获得三餐,那么最少是6日后才能脱出。”
织部泰长扶住额头。
——但显然没那么简单,既然有特殊规则的存在,那么他们面临的课题大概会很难完成。

眼前出现了休水时全然反人性的“游戏规则”,织部泰长的太阳穴开始刺痛起来。
——还是先和房石桑讨论一下吧。

“房石桑。”
他看向茶色发的青年,房石阳明的表情变得有些阴沉,自然他也想到了这一点。
“你有什么想法吗?”

如同意识到自己的表情变得有些可怕,房石阳明放松神情摇了摇头。
“之后……之后大概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了。”

——TBC.

评论
热度(1)

© 宿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