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嘴,讓我當騎士!

雷文写手。

宿桑

夜朝>きみはペット

#伪宠物情人梗,有兽化情节。
#架空线,于TV开始时点之前。
#大量私设和OOC表现
#总之请忽略可能会出现的逻辑和设置错误(
以上可以接受请食用ww

00.

与另两人争吵闹别扭后,本着冷静一下的心态跑出来,却没想到会遇上僵格拉——从之前到现在,倒不如一切的一切都在和夜野魁利作对。

独自一人没有打倒僵格拉,这姑且还在夜野魁利的预料之中,只是也着实让他有些不快。

——但重点不是这个。

扯住外套的帽子遮住头顶,夜野魁利就蹲坐在就近公寓的楼道口旁。
与他发色贴合的毛茸茸、金棕色的猫儿从帽檐边微微探出耳尖,自尾骨生长出来的带着黑色斑点的尾巴也开始自由活动——

方才被僵格拉的光线击中后,他就变成了现在这幅模样。

——该死,他可没想到那个僵格拉的能力是让人兽化。

魁利微微拉开衣领敞口,似乎是受到兽化的影响,他的身体开始散发高热,紧接着意识和注意力也逐渐变得涣散。
——就维持着这幅丢人的模样,他怎么可能回到店里去啊。

屋檐外淅淅沥沥的下着雨,只是细雨的程度,但猫厌水的本性此刻却影响着魁利,让他不想从这个暂且干燥的地方挪开。

——已经近乎午夜了,当务之急是找到那只僵格拉才对。

雨更小了。

拖着发热的身体和脑子,思考着僵格拉的行踪,魁利摇摇晃晃地正要站起来,却忽然被身前的一道阴影挡住了。

“你还好吗?”
这是个青年男性,撑着透明的雨伞,身上穿着合身的西服与风衣,带有点婴儿肥的脸上是全然的关切。
“冒昧的打搅了,但现在天色已经很晚了,你需要帮助吗?”

“……”
魁利抬眼仔细打量男性,他的思维逻辑如今还保持着清晰。作为快盗他已经活动有一段时间了,面前青年的气质姿态、动作习惯以及现在的用语神情,无一不让他自然联想到警察。

“没什么。”
无论如何都不想和警察扯上关系,想着随意应付过去,魁利摆了摆手,但摇晃的身形却暴露了他此刻的虚弱。

“真的没关系吗?”
朝加圭一郎本来就不是能被简单应付过去的角色,方才他就注意到了这个人,介于青年与少年之间,虽然身形高挑,但看模样应该还只是在念书的学生。

——这么晚了还待在这里不回家,恐怕是和家人闹了矛盾,吵架后不好回去吧?
——而且现在这幅样子……应该是淋雨受了凉,已经开始发烧了。
凭借以往的案例和经验推测着,圭一郎便愈发的放心不下,从小以警察为目标、以保护市民为己任,他无法放下这个看起来就让人担忧的年轻人。

考虑着合理的说辞,圭一郎无意间抬起头,但立即便惊叫出声:“猫——猫——猫妖?!”

金发的青年只是随意地站着,但被他无意中拂掉的半边兜帽里却露出一只毛茸茸的耳朵,在圭一郎疑心真假的同时便抖了抖——

“尾——尾巴——”

年轻人的背后也探出来金棕色的尾巴,带有黑色的斑点,末梢的毛却全都炸开了。

咲也过去打趣般讲过的都市传说一瞬间充斥了圭一郎的脑海,下意识摸枪的瞬间,他才反应过来他已经下班了。

“太失礼了吧,警察先生。
留意到圭一郎的下意识动作,魁利便肯定了他的推测。但麻烦的不是这个,因为过分警惕警察,他反而疏忽了他自己身上的大麻烦……
微微蹙眉,魁利用稍显头疼的神情注视向圭一郎,他如今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想要倚靠向身后的墙体,却不受控的左右摇晃着将要倒下。

“喂——”圭一郎丢掉手里的伞上前一步扶住青年,但下一刻便被立即甩开,“你在发烧!”

描述着事实,圭一郎反而开始忽略面前年轻人的身体异状。
他作为国际警察调任来这个地区工作还不久,但面前这人却已经知晓了他的身份——说不定确实是咲也讲过的猫妖才对。而过往他也研究着僵格拉,但它们都是些怪人模样,不似面前青年是人形——但也无法排除他是僵格拉的可能性。

最终得出的结论也只是不能放着年轻人不管,与圭一郎最初的目的相差无几。

“既然被你发现了的话,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好似反派一般都台词,夜野魁利故意露出危险的笑容步步逼近,像是将要戏弄猎物的猫一样露出爪牙——但下一秒,他却直直倒下,直接压到年轻警察的身上,散发着高热的额头也贴上了后者的颈侧。

01.

将陌生人拖尸一般的抗回家里,圭一郎原本打算将他带去附近的诊所治疗,但一看到青年所生长的毛茸茸的耳朵,他就不得不考虑得更多了。
——如果送去医院,一定会被当成研究对象,在确认他是僵格拉之前还是不要轻举妄动。

家里还有退烧药,明天自己也正好休假,有充足的时间来照顾和询问这个人,如果不是僵格拉的话,这家伙也是市民,作为警察而言,照顾他也是自己的职责。

秉持着这样的想法,将病人安置在自己的床上,圭一郎照顾着发烧的「猫」,直到午夜,年轻人的温度才逐渐恢复了正常。
最后一次将湿毛巾敷在「猫」的额头上,配合上白天警察工作疲倦的累加,圭一郎不知不觉地趴在床沿,就这样直接进入了睡眠。

夜野魁利醒来后,原本是打算立即逃走的。没有一醒来就在惨白色的研究所或者警察局里就已经是万幸,但现在就这样睡在别人家里的床上也不是他计划中的事件。

——床板的画面使魁利停下了动作。

年轻的警察还穿着昨夜见面时的西服没有换下,原本打理得整齐的黑发因为趴着的动作而变得有点乱糟糟,眼睛下则是深深的青色。
警察西服的一角探入了床下的水盆里,已经被浸湿了大半几乎达到了饱和度。似乎因为过度疲倦的缘故,这家伙却完全没有察觉到衣服的潮湿,没有丝毫将要醒过来的迹象。

“笨蛋吗,这家伙。”
魁利低声嘟嚷。当着陌生人的面露出这种毫无防备的姿态,还带回自己的家里,就算是警察也天真过头了吧,倒是一点也不担心他是坏人或者真正的怪物。

轻轻翻身下床,魁利想要扒下这警察潮湿的外套。

“……司?”
忽的苏醒过来,猛地抬头的同时却撞上了背后人的下巴,捂住撞得发痛的头顶,圭一郎转头看向祸源,这时才彻底清醒了过来。
——是他昨晚上带回来的年轻男人。
——……如果姑且能够称作人类的话。
“你醒过来了啊。”

“你的衣服湿了,警察哥哥。”
同样捂住自己作痛的下巴,魁利心底暗自抱怨着警察的头硬,只是用另一只空闲的手指了指圭一郎的西服。
“全都要湿了哦?会感冒的吧。”

“啊!真的——”
手忙脚乱地把衣角捡起来,圭一郎几乎是瞬间心痛起来他的西服外套。
——必须得确认一下这件衣服被泡坏没有。

“浴室能借我一下吗?”
看着面前警察的焦虑模样,魁利稍微觉得有点好笑。
只是简单的思考后,魁利决定面对现实。昨天他只是大致知道他长了怪东西,但果然还是需要好好确认一下才行。

“好啊。”
揪着衣角呆呆地点头,圭一郎看着「猫」自己走进了浴室。

——等等……猫?

“你能自己好好洗澡吗?”
出于一瞬间产生的好奇与疑惑,出于对猫类习性的担忧,圭一郎忍不住向走向浴室的身影询问。
“——失礼了。”

“……当然。”
魁利没有回头,大致迟疑了几秒,他才进行了回答。
——应该是没问题的,虽然被兽化了一部分,但洗澡时没问题的。

这样想着的魁利完全忘记了昨晚他躲避小细雨的情形。

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淋浴声,朝加圭一郎从没想过他这间不算大的公寓里居然还会挤进另一个人,这这甚至还是被他捡回来的不明身份的男人,或者说……未知生物?

“是僵格拉吗?”
自言自语着,圭一郎感到由衷的困惑。他所了解的僵格拉同样具有智慧,但对人类抱有恶意,有着强烈的破坏性。而这借用他浴室的猫怪人却是显然的不同,更像是他过去看过的漫画里出来的卡通人物一样。

——不对,还是要保持警惕。
——如果是僵格拉或者具有危险性一定要尽快上报处理。
以面对危机的警察本能警告自己,圭一郎决心不能被这猫怪人无害的模样迷惑。

“……但是还是需要早餐啊。”
——毕竟这孩子昨晚半夜才退烧了,现在差不多也应该饿了。
考虑到这个,只是一瞬间的犹豫,圭一郎将他打湿的外套脱下用衣架挂起,换上日常的居家服,便往厨房里去了。

“糟糕透了。”
夜野魁利从浴室里出来,终于接受了这个暂时无法改变的现实。裹着浴袍,顶着毛巾,他的尾巴和耳朵都齐齐地耸搭下来。
——不过似乎兽化带来的也不全然只是坏处。

他嗅到了牛奶和熟鸡蛋的味道。
事实上,自昨晚的高热后,今早醒来后他就发觉他自己的嗅觉和听觉都变得灵敏起来,好在这年轻警察的家里打理得很干净,他并没有嗅到什么奇怪的难闻味道。

“热牛奶?”
通过鼻子确认,魁利走向起居室,似乎是因为半变成猫的缘故,他的步子也越发轻盈起来,与做快盗刻意训练出来的步伐不同,他此刻就像是真正想猫一样无声无息。

起居室里的年轻警察换下了一本正经的西服,正在摆放餐盘,突然起了点恶作剧心理,魁利漫步凑了过去。

“是煎鸡蛋呢!我猜中了!”
猛地在年轻警察耳边发声,注意到后者身体一颤后,魁利忍不住笑出声。
“大哥哥,早上好啊。”

“Neko!”
捂住自己的左耳,圭一郎放下餐具吃痛般地转过身。

“的确是猫呢。”微微眯起眼睛,魁利漫不经心般地回答,“没办法呢。”

“昨晚上多谢啦,大哥哥。”稍稍弯下腰低头,魁利对着圭一郎致谢,“不然我恐怕要露宿街头了。”

“没关系。”简单拂过感谢话题,圭一郎把注意力转向另一个方面,“所以说……你是?”

“我是「猫」,以人类的眼光来看,是所谓的猫妖呢。”随口扯出谎言,魁利面不红心不跳地接着说,倒不如说他以前就很擅长干这种事情,“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种麻烦的状态,没办法变回原形很头疼啊。”

“……那你的家呢,这样外出你的家人会担心吧?”
就算知道有僵格拉的存在,但猫妖这种东西还是太超现实了。圭一郎按揉太阳穴然后松开,上前替魁利拉开椅子,示意让后者坐下,“先坐下来吃点东西吧。”

面前的青年,或者说是猫,看他的年纪和外表气质,圭一郎无论如何都认为这只是一只没成年的小猫。
“头发也要好好擦干喏。”稍微往这方面想的话,就会忍不住开始用叮嘱小孩子的口吻。

“……啊,好的。”
稍微停顿了一瞬,简单地擦了擦毛发,魁利觉得他还是低估这警察的天然程度了,在这种遇到怪人的情形下不担心自己的安危,反而反过来关心他,甚至对他的话一点疑问都没有。
——这家伙天然过头也太容易相信别人了吧。

一时间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槽,魁利只是擦水的动作一滞,继续吐露半真半假的语言。
“总之放心好了,不会有人担心的,因为我是流浪猫呢。”

“……流浪猫吗。”

不知道对方究竟想到了什么,魁利再抬头的时候,面前的警察对他的表情就充满关怀了。

“别用这种表情啊,大哥哥……怪恶心的。”
忍不住吐槽,魁利稍微有点被这种几乎具现化的人性关怀晃到了。

“……啊,抱歉。”
下意识道歉,收敛起自己的表情,注视着面前年轻人的神情,圭一郎暗自把胆小这种属性归纳进了这只猫的性格里。
——尽量不能吓到他才行。

“请问你的名字是?”询问着对方的姓名,圭一郎又忽然想起了自己忘记的步骤,“我的名字是朝加圭一郎,请多指教了。”

“我的名字的话……”在脑海里搜寻了一周,将湿毛巾搭在椅背上,魁利点了点头,“是魁地呢。”

“另外啊,我有一个请求呢,大哥哥。”

“我能暂时住在你家吗?”

“求你了,大哥哥,无论什么条件魁地都会答应的。”

02.

“圭一郎,今天也这么早回去吗?”
本性为工作狂的朝加圭一郎一连三天都早早归家,这一点让明神司心生疑惑的同时又开始萌生八卦心理,出于女性本能的心态,她不禁开口询问,“女朋友?”

“不不,和那个没关系啊。”连忙摇头表示否定,圭一郎露出稍微有点头痛的表情,“是家里……嗯,野猫,是野猫的原因。”

“宠物?”

“不算是宠物,只是暂居在我家里而已。嘛,有点让人头疼的家伙,一到白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圭一郎回忆着这几天那只猫的表现。
结合实际想了一下,那只猫……暂且还是当做猫,总是来无影去无踪的,昨天白天中午回家时,也不在里面。不过家里倒也没什么东西需要他担心的,他也觉得这只猫并不像是贼猫。

“因为是野猫吧?”司思考了片刻,“虽然暂居在圭一郎的家里,但本质上还是野猫,所以会不习惯然后跑出去吧。”

“啊,或许是这样没错呢。”圭一郎右手做拳敲击左手,“不过还是有点担心他出门会发生意外。”

“他?是雄性吗?”

“嗯,是男性。”圭一郎回忆着,“不过其实晚上也会乖乖回家,所以其实也不是特别担心。”

“猫真好啊。”
忍耐着不要说出「好可爱」之类的台词,最终明神司只是如此感叹道。

朝加圭一郎回到家的时候,天色已经转为昏暗,家里的灯关着,打开灯后,映入眼帘的,客厅的小阳台倒是大大开着,夜风则一直从阳台上灌进来。

屋内有些过分阴凉。

“走了吗。”
明明才对司说过那种话,但今天回家后却见不到那张稍显轻浮的笑脸了,莫名的失落油然而生,但也只是一瞬圭一郎便振作起来。

——本来也是野猫……会跑出去玩也不奇怪吧。

圭一郎脱下风衣挂到置衣架上,关上窗后便开始准备晚餐。

咖喱差不多做好的时候,圭一郎听到玻璃被有规律敲击的声音。
从厨房里探出头,站在窗台外面的是那只野猫。

“为什么要关上窗啦,我明明还要回来的。”
这样抱怨着的魁利抖了抖自己的耳朵,尾巴耸立着,他脱下他自己带着寒意的外套。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夜野魁利,最终还是以这幅模样与另外两名鲁邦快盗汇合了。
事件与僵格拉还在调查处理之中,今天也和透真他们打过招呼了,在他变回他原本的模样之前,他暂时都不会回去了。

“晚饭是咖喱?”

因为半兽化的缘故,他现在的嗅觉和神经都比以前敏锐得多……或许个性也受到了影响,以前的他也不会就这么跳上阳台进来吧——当然快盗的工作要除外。

“是咖喱。”
圭一郎解下围裙,托着餐盘放到木餐桌上。
虽然一开始想到的是魁地或许不会再回来了,但考虑过后他还是做了两人份。
“欢迎回来。”

那天魁地提出的请求自然是十分突兀的,但目前为止,他还是让这只野猫把这里当做暂时的窝了。
不知道算不算好事,但这种情况下,圭一郎确实无法把这家伙移交到警署或者收容所,光是这双耳朵,他到现在还无法确定魁地到底是什么存在。

——或许真的是猫吧。
对小动物和小孩子有着共通的喜爱之情,对着面前本来能算作麻烦的未知男性,圭一郎此刻多出几分包容的同时,心情也似乎轻快了一些。
“的确做了两人份,你还没吃晚饭吧?”

“非常感谢!圭酱。”
拍拍手鼓掌,魁利围着餐桌坐下,作为猫而言他比之前更容易消耗体能,食量也变得更大。同时,他本来也是长身体的年纪,虽然之前在透真那边的餐厅里填饱了肚子,但果然还是完全不够。

热腾腾的咖喱饭被摆到面前,圭一郎在魁利的对面坐下。
“现在还很烫,是猫舌没关系吗?”

“等等——圭酱?”

“这样叫比较亲近嘛,至于猫舌的话应该没问题的。”
没有过度思索,魁利把勺子继续往嘴里放,但下一秒便立刻显现了结果。

“好烫!!烫!”
大口吞下圭一郎递来的凉水,魁利微微皱眉忍不住开始吐舌头——他现在舌头上也有些倒刺了。
——之前吃热食都还没问题……短短时间内便越发严重了吗。

“你也迷糊过头了啊。”
不管是以猫还是人的眼光来看,魁地这家伙都让人担心过头了。
见识到年轻人这一系列的表现,也源于自身的天然属性,圭一郎几乎开始把面前的男性等同于真正的小动物猫相处对待——反而有点忽略除了耳朵与尾巴外的人类属性。

“水溢出来了。”
已经完全进入照顾幼猫的状态,不假思索的,圭一郎伸手用纸巾擦了擦魁利的嘴角。

“——”
——哈?

脑子出现了一瞬的空白,魁利有点难以置信地看向照顾着他的圭一郎。
——这家伙搞什么啊?

“圭酱,事先声明一下,我是正常的、具有着人类思维的男性哦。”
放下杯子,魁利觉得他不能再继续给圭一郎灌输他是流浪猫的印象了,否则总有种之后事情会变得越发复杂奇妙的预感。

“和这个没关系啊。”
自己也开始用餐,圭一郎像是还没反应过来魁利本质到底是什么一样。

“超级有关系啦。”
散发着奇妙的轻佻气场,魁利对着圭一郎勾了勾手指,示意后者附耳过来,然后便微微翘起唇边。

有点好奇地靠了过去,带着热流的气息扑打在圭一郎的耳畔,想要后退的时候却被魁利按住了肩。
“继续做这种让人误会的动作,会让我对你动心哦。”

——哈?!
——这孩子怎么回事?!
按住发烫的耳垂,圭一郎想要一把挣脱野猫的手,后者却也立即松开。

“开玩笑的啦。”
对着天花板吹了口哨,魁利仍维持着轻浮的模样,看着年轻警察发红的耳根,倒是有了些微妙的心情——但这一瞬他并没有立刻便抓住。

“好好吃饭。”
最后也说不出别的话,把另一杯凉水塞到魁利面前,圭一郎只是这样语气稍显强硬的命令道。

——TBC.

评论(6)
热度(31)

© 宿桑 | Powered by LOFTER